赤藍

上一輪太陽顛覆了王國。 廢墟裡充斥著 夜晚和憤怒的狗。 流浪和血 失憶人擁著唯一的地圖的燈 思索縱去的上一刻, 只是上一刻 呼不出名字的黯淡銀河。 一日的市集流落名字眾多。 神明與奴隸的喧嘩 將要散去。 聰明人困於百年前 同一個做不出的選擇。 除非再重新呼喚獵鷹,掩埋 山谷,命名 風中的鹽與沙。旅行已持續一百年 還將繼續下一個。

年輕時

年輕時,詩所簡短,憑著:稀薄的決意。使字句睡於殺氣。

詩所簡短,憑著
稀薄的決意。
使字句睡於殺氣。
而我如今感到:
生活與我相悖。
詩人以性命相見故,
終為對手。
而心無忿然。無戚然。
無惶然、恐怖。
定然如林。安然如眠。
你且按捺住
離鞘的鳥的翅膀。
撫慰寂靜的心。
令這秋日的藍色和黃色
在來年的春天再生。

09.06 早四點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