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藍

上一輪太陽顛覆了王國。 廢墟裡充斥著 夜晚和憤怒的狗。 流浪和血 失憶人擁著唯一的地圖的燈 思索縱去的上一刻, 只是上一刻 呼不出名字的黯淡銀河。 一日的市集流落名字眾多。 神明與奴隸的喧嘩 將要散去。 聰明人困於百年前 同一個做不出的選擇。 除非再重新呼喚獵鷹,掩埋 山谷,命名 風中的鹽與沙。旅行已持續一百年 還將繼續下一個。

八月的詩

發布於
我撐開一張帷幕,好讓 / 風進來。我有 / 馬的形狀。

雪子 Yukico

談話是從餐桌上開始的
我們一開始談了她失敗的古董生意
合夥人捲款逃跑了
後來談了手沖咖啡,劍道,黑澤明和美國人
談了兩百年的佛像
談了國家的崩潰,我這輩子也沒有用過
這兩個特定名詞和動詞的組合
因為它屬於犯罪
談了那些自殺的人
其中包括她的父母
留下了六個孩子
和一個家紋——
「他們不知道前面有什麼」
8.24

青花

說出我的名字,
我不是你認識的任何人。
年月總是
更少的睡眠,更多的寂靜。
在這小小的世界
投下一枚後行的白子,
它將睡於青花
而深入死地。
~8.1

紅海

記得紅色的海,
讓位給了猶太人的頭。
一種爬行的
如紐約的繁忙的,
在人類中
在地面上偉大的。
事物,無處飛翔,
在最光亮處投下陰影,
日復一日的偉大,
席捲如黨衛軍章的塵埃。
睡夢中轉動一枚杏仁,
直到顫慄
直到復活。
~8.1

一張帷幕 A Wall of Curtain

我撐開一張帷幕,好讓
風進來。我有
馬的形狀。
我讓世界邊緣的
   𠹳𠹳笑聲
       進來,
讓古代的巴巴里海盜
   持著火炬
       進來。
我使你迷路
並蒙住月亮的眼。
我為你打開一座銀礦,
   為你恪守城門,
   為你分開洞穴中的海洋
       如鬃毛。
在一千個故事講完的時候,
一個無聲的人,還會
帶著做夢的夜晚
進來。
8.16 ~ 8.24

I raise the wall of curtain, to let
wind in. I have
a shape of horse.
I let the freezing shrill laughter
from the edge of the world
in,
let the ancient Barbary pirates
holding their torches
in.
I lead you to labyrinth paths,
and blindfold the eyes of the moon.
I open a silver pit for you,
and I keep a city gate for you.
I divide an ocean in the cave for you
like mane.
When one thousand stories are finished,
A silent one, will come
with dreaming nights
in.


8.22 布魯克林. Fou 畫廊.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