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藍

上一輪太陽顛覆了王國。 廢墟裡充斥著 夜晚和憤怒的狗。 流浪和血 失憶人擁著唯一的地圖的燈 思索縱去的上一刻, 只是上一刻 呼不出名字的黯淡銀河。 一日的市集流落名字眾多。 神明與奴隸的喧嘩 將要散去。 聰明人困於百年前 同一個做不出的選擇。 除非再重新呼喚獵鷹,掩埋 山谷,命名 風中的鹽與沙。旅行已持續一百年 還將繼續下一個。

默溫 (W.S. Merwin) 詩譯四首

發布於
又愛又恨的美國盛唐詩。

最近讀的 W.S. Merwin,美國桂冠詩人,因為自己需要選了一些翻譯,不作任何嚴肅用途。覺得有需要給想要讀的人,所以還是發在原本決定不再更新的 Matters 最合適。保留英文標題和時間供索引原文。《井》這首網上另外有翻譯版本,細節我覺得翻譯有誤,可以對照。

Well 井 (1970)

在石頭的天空下,水面
等待
它所有的歌聲都在其中
不朽的
它唱過
它將再次歌唱
日子
走過天堂的石頭
如午間的行星一樣隱密
但水面
看著同樣的夜晚

回聲如燕子般到來
呼喚著它
它不動地回答
但是用回聲
而非它自己的聲音
它們不說什麼是什麼
只說在哪裡

它是一座城市,許多旅行者到來
帶著清晰的頭腦
而拋棄一切甚至是
天堂
只為了坐在黑暗中,在一片寂靜中祈禱
為了復活


Tale 故事 (1970)

許多個冬天以後,苔蘚
找到了锯末般粉碎的树皮碎片
然後說,老朋友
老朋友


On The Subject of Poetry 關於詩歌 (1954)

我不明白這個世界,父親。
在花園盡頭,磨坊池塘的旁邊,
一個人懶懶地聽著水車的輪盤轉動,除了
這裡並沒有輪盤轉動。

他坐在三月的盡頭,他也坐在
花園盡頭。他的手揣在
兜裡。這並不是他所
想的,他傾聽的
也不是昨天。
是輪盤的轉動。

當我說話時,父親,是這個世界
我必須提起。他並不挪動
他的雙腳,也並不抬頭,
因為擔心打斷他所聽到的聲音,
就像沒有哭聲的疼痛,他只聽著。

我不認為我喜歡那種方式,父親,
他傾聽之前總是
用傾聽將自己準備。這是
不公平的,父親,像是同樣的原因
輪盤轉動,雖然這裡並沒有輪盤。

我替他說話,父親,因為他
將他的手揣在兜裡時,在花園里
盡頭聽著轉動的
不在這裡的輪盤,但那是這個世界,
父親,讓我不明白。


The Bathers 沐浴者 (1956)

他們在纏繞的水中做出鳥的動作。
鳴叫也是,他們交換
赤身裸體地,就像握在手中的鳥一樣
柔軟,一樣脆弱,和陌生。

這面藍色的鏡子厚待他們,直到
他們把大海當做了另一隻鳥:碎裂的
噓聲,最溫柔的海浪洶湧的
聲音將成為他的明亮的羽毛吹拂。

只有貧瘠的海灘克制著。但從這隻耐心的
鳥類身上,在如羽毛覆蓋的可能里,
每個人都可能學會深邃的形狀和飛翔的秘密。

海岸只是他們可以返回的棲身之所。
這面鏡子盤旋如大蛇,
他們唯一的太陽像聲音一樣被吞沒。


從厚厚一本里找了 Merwin 最有新鮮感的幾首詩,當然不是全部。他的敘事詩一般比較長,但感覺寫得並不好:不是每個人都有司馬遷的講故事的能力,這也是常情。但翻譯完了其中一首也可以 post 在這裡看看。

2021.8.13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