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藍

上一輪太陽顛覆了王國。 廢墟裡充斥著 夜晚和憤怒的狗。 流浪和血 失憶人擁著唯一的地圖的燈 思索縱去的上一刻, 只是上一刻 呼不出名字的黯淡銀河。 一日的市集流落名字眾多。 神明與奴隸的喧嘩 將要散去。 聰明人困於百年前 同一個做不出的選擇。 除非再重新呼喚獵鷹,掩埋 山谷,命名 風中的鹽與沙。旅行已持續一百年 還將繼續下一個。

馬加里托 奎亞爾 (Margarito Cuélla) 選譯八首

發布於
墨西哥詩人馬加里托 奎亞爾。
馬加里托·奎亞爾 (Margarito Cuéllar),墨西哥詩人,出版有詩集《四月的街道》《動物實驗室》《畢業生之歌》《幸福時代》等。在墨西哥出版有三十年詩選,題為《石頭的音樂(1982-2012)》;小說集《愉悅的風險》及格言集《影子的夢·海菊蛤》等。

她的護士帽書寫世界醫院的歷史

那是星期五下午或者星期六上午
我的護士很快樂。
那名無藥可醫的病人興奮地念到她的名字,恢復了面色。
她用三個字結束了所有鐘聲的合唱。
她並非生於何人的肋骨
而上帝造了麵粉來做她的衣裳。
地球為了注視她而停止了自轉。
我的心停止跳動,然後在她的手中獲得新生;
她像撲克的老A一樣快樂地走過時,我很開心。
她的休息日死亡率增加。那如果明天她退休會發生什麼?
她的護士帽書寫世界醫院的歷史
儘管不下雨,她的睫毛也阻擋著雨水。
沒有她的日子是永夜
以前的悲傷會籠罩地球。
如果軍人都換成護士
這個世界將多麼不同。

履歷

我並非在這個村莊出生,而是跟隨最初的隊伍而來:
鳥兒、離鄉的人們、火車或疲於等待的野獸。
夜晚來臨後,我不知道街道的名字,鄰居的房子
甚至引導那個悄悄離去的人的那盞燈。
有時候一顆子彈穿過窗戶
窗簾拉開了,看看發生了什麼。
但是寂靜撲滅了外面的聲音
發出聲音的人迷失在暗夜
床頭重迴光明。
外面的人不時呼喊讓我別再說話。
我不聽,
看得見的東西以及像是其他的東西容納了這首詩。
我找的不是地上的魚而是天空的魚
掃帚沉睡之際,我撿拾院子裡最後的星辰。

顏色的詩意

現在我是暗色,像統治者的靈魂一樣
但是我曾有一天是白色的,像夏天洗浴過的棉花
因為大地是暗色,某些河流
和被奇特的根染色的湖泊也是。
如果土地是黑的,我的心為何必須是白的?
在這是個豬也要裝作好人的世界,未免要求太高。
你們可曾見過白天顏色的豹子?
石油像花開一樣洩露時,海面不是暗色麼?
被現實喚醒時,睡夢不是暗色麼?
我曾身處國家的戰爭,戰爭中的一切都是黑暗
而在地獄我沒有見過哪怕一個透明的靈魂。
如果膽汁是黑色的,血液也沒有理由呈現另外的顏色。
我有一匹黑色的馬,一隻黑貓和一條黑狗。
黑色的珍珠閃著亮光。
碳不總是同樣的顏色。
那麼肺呢,歷史呢,惡性腫瘤呢?
如果有時我是暗色,是因為白天沒看到我。

天空的旋律

夜晚的寂靜
由我父親遼闊的目光編織。
他製造墨水,
奉獻紙張
口授
我現在書寫的詞語。

隔離

趁現在還沒有被關進四面牆壁
我們的星辰還未被抹去
美元匯率尚未飆上天
到時候可憐的比索形銷骨立
留著它也一文不值
放在貨幣收藏冊裡也毫無用處
趁著螞蟻剛開始尋找我們
地圖上的雲彩還未被抹去
白晝尚未消逝在夜晚的監視器裡
趁著葡萄酒杯還未結晶
趁著如若想送上一個吻,還不須向一張
面具申請許可
趁著所有的星球還沒有爆炸
電話線還未變成危險的傳播媒介
無論你叫什麼名字
不管你居住在哪裡
說著哪種語言
做著怎樣的夢
我都將這幾行字
獻給你

我來到老房子,馴服傷口

我來到老房子
修補我母亲陰暗的日子
睡在陰影中,我是小偷
或是要求不存在的繼承權的兒子。
我是植物的火,由燈光和色調組成
的痛苦。

我來到是為用緩慢的龍舌蘭殺死健忘。
在枯萎的慾望的背景中,
時間漸長。
餘燼穿過我們的喉嚨
並給我們留下一個不自覺的顫抖——
一條熔岩的河流由
一群醉漢的合唱團的笑話贊助。

我來到老房子,馴服傷口
當瞎了眼的公雞
呼喚一天
的光明
無論它如何破曉,它都不會醒來。

幻覺是匆忙的

鳥兒正要離開
幻覺和悲傷一样長久。
我为馴服的野獸设下陷阱
但沒有一個落套。
白天有晚上說再見。
如果他們問起明天的風景
幻覺是匆忙的
而例行的公事慣於不睡覺。

在童年的花園裏

那些离开的人
順著風的痕跡
尋求他們的命運
在童年的花園裏。
那些還留在相冊裡的人
知道他們之間有
一根線,無論拉得多緊都不會斷。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