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生存处境观察员

发达工业时代齑粉

自由主义左翼的想象力问题

听了林垚近期关于代孕的一个在线访谈。访谈中他的主要观点如下:1.“以前我接触到的罗尔斯、马克思等人的观点比较多,是主张彻底禁止商业代孕的,最近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改变了看法。”2.“要不要一刀切的禁止商业代孕,应当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开放的话,必须完善配套措施,禁止的话,必须考虑这一(强烈存在的)需求转入地下的后果。”3.“代孕商业化,也让之前被母性神圣等观念因素遮蔽的女性在生育上的劳动的(可能是昂贵的)价值给体现出来了嘛”。


——我总结一下,中心思想大概就是既要反自由至上的“右”,也要防马克思、社会主义的“左”。这些自由主义左翼,当然是要划出所谓可行性、现实性的障壁,而丝毫不敢去设想一个经过艰辛困苦的历史实践,彻底瓦解需要社会中的一部分人不得不去从事商业代孕的处境,即一个直至消灭阶级分化的社会从合理性展开为现实性。他们提供的方案,当然也无非就是多研究些实证的、关于法规政策、经验调查等等方面的(用于修补阶级社会的)具体问题。


如一些左翼的朋友已经部分的指出的那样,这些愿意委身于资本主义社会修补匠事业的自由左翼们,在当前政治立场极化分布加剧,社会政治运作越来越自律于理念在握的知识分子的背景下。按照他们关于现实性、可行性的判断,他们微弱的呼喊、泥牛入海般的谏言,对未来时局的影响,同样也会是非现实的。


当前可预期的绝望面前,观念型知识分子倒是派派平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