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生存处境观察员

发达工业时代齑粉

关于施派的一些微博整理/“施派导师问对录”

因为讨论北外的福柯研究与“逆练”各西马、后现代哲学家的话题,我用了近十年的微博被封号了。整理搬运些此前关于施派的微博上来。

==================================================


施特劳斯学派通过划出封闭小圈子,建立“语言的城邦”,而这样的“语言城邦”恰好又能映照出永远无法臻于完美的人间城邦的积重难返——也算是政治哲学上的早移论了——和国内自由派早移论不同的是,施派强调对未来政治领导人的教化,不过当前城邦政治精英们的接班人到有着“最不坏制度”的城邦受教育同样是普遍情况。不同维度的“早移”体现了差等有序和多元主义的精神,它们都有光明的前途。



政治学的新权威主义,政治哲学的施特劳斯学派,真可谓是你国从各种竞胜机制里胜出、得以或多或少的攀附在大厦上精英们意识形态的左右护法了。 ​​




想起当年在某校游荡,一个搞国学的博士删我好友前说我有“致命的自负”,当时才大一结束,很多东西都不懂,现在每天饱读右翼政哲理论,算是逐渐明白了。既然按照施特劳斯的理论,哲学家有识别潜在的哲学家和庸众的能力,那么潜在的哲学家也能通过类似神启的、瞬间来电的形式分有这样的能力。当一个不尊重传统、习俗、理性自负、处于萌芽状态的建构理性主义分子出现在潜在的哲学家博士面前时(属极端恶性庸众),一道闪光后,一个完全体哲学家便暂时的附体在他身上了。



施派导师:来从文本学角度阐释一下这句话啊——“他们就觉得他们有资格批判这个国家吗?” 学生:“我们不认为我们有任何资格批判这个国家。” 导师:allright,隐微式教育迈出了第一步,可传。 ​




施派导师:今天来看看甘爸爸这句话——“教育一定是带有一定的强制性的”。 各位从其中领悟到了什么样的秘传?

学生:请老师狠狠地让我们感受那强制的一定吧!

施派导师:Excellent! 看来这届学生心灵禀赋充盈,隐微教育成果初显。

后排旁听的国学导师:然也,我常说,作为学生,就得极其的自律、克己复礼,可见吾道不孤。




题目:评析现代性。

 

作答:……例如阿多诺认为:伴随着技术理性的发展,整个现代社会实际进入到了一个愈益严密的体系中,个人成为没有特别意义的、有待管理的材料。人出于自我保存的需要,不得不服从种种比铁还严酷的逻辑,在此种技术和管理统治下的现代社会就是一种高度理性化的野蛮……

 

施派阅卷老师:这考生脑子瓦特了,虽然我派也批判现代性,但管理有什么问题吗?不经过我们的管教和引导,懵懂的学生如何能走出绝对的不成熟状态呢?我们的学生,迄今没有任何一个说咱的管理有什么不好的。庸众不堪,不可教,零分。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