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靖

現職為東京、台北、南投趴趴走的菜籃族/專職投資人/Podcaster。 曾任中央與地方政府機關公僕、科技業工程師、工地女工頭、工廠女工、酒促、賣菜女…等百工百業工作。因只會國考,就開了個《國考驛站》podcast,無心插柳成為台灣國考人氣podcast。著有《關於國考:你不知道的那些事》。 🤝合作來信[email protected]

主婦的邂風港

何謂主婦的避風港?依據儒家傳統學說,答案想必是「老公的肩膀」,但若老公的肩膀是主婦的心靈支柱,就不會有居高不下的離婚率。

何謂主婦的避風港?依據儒家傳統學說,答案想必是「老公的肩膀」,但若老公的肩膀是主婦的心靈支柱,就不會有居高不下的離婚率。身為主婦的我,認為主婦的避風港是社區美髮院,洗頭價比起高級髮廊實惠不說,美髮師還附加談心聊八卦、抱怨老公不給力、咒罵婆婆心惡毒等功能。

尚未走入婚姻前,充滿粉紅泡泡的時期,身為OL,頭髮是第二生命,我要求設計師將髮絲染上與當前雜誌Model相同的棕髮色並燙了大捲,前面剪了齊瀏海,幾乎每周髮廊報到,但與設計師的話題僅限於造型好不好看。

當時在意的除了流行,最重要的是在髮型完成後拍照上傳臉書,能獲得好友上百個讚就是好造型,個人內心喜好比不上臉書按讚的數量。

結婚生子後,為了讓孩子有完善照顧,我辭去工作,經濟責任由老公扛,但柴米油鹽和忙著照料只會說「咿咿呀呀」外星語的嬰兒,讓我無暇整理外貌。以前的裝扮總是短裙絲襪加及腰秀髮,現在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穿著寬鬆運動衣褲,原是第二生命的秀髮忍痛剪到齊肩長度,而嬰兒二十四小時黏身邊,想喘口氣去洗頭根本是奢侈。

某日公婆來訪看孫,我衷心歡迎,暫時解救我的苦悶辛勞,跟公婆交代好寶寶的瑣事後,屁股像裝了火箭般,咻地飛奔!下一秒己出現在社區美髮院。

「歡迎光臨,請問要做什麼服務?」美髮師問。

「我要精油spa洗髮,有按摩的那種。」我回答。

美髮師打開櫃子拿出精油按摩我的肩頸與頭皮,我感覺緊繃勞累的身體漸漸放鬆,看著前方鏡子反射美髮師臉上的歲月痕跡,「她當媽媽的經驗應該比我豐富吧?」我這麼想著。於是問美髮師:「妳有孩子嗎?多大了?」

這一問才發現,原來天下的主婦都一樣!家裡錢不夠用、孩子不乖、婆婆討厭、公婆偏心、家事分工……講到共鳴處,淚水差點奪眶而出,美髮師以過來人身分開導我,婚姻生活就是睜隻眼閉隻眼,該爭取權利就堅持,該忍耐就吞下,並告訴我可以怎麼處理會更圓融。

經歷過這次的洗髮經驗,社區美髮院不再是單純弄頭髮的地方,它還能讓主婦倒一倒情緒垃圾,療癒主婦苦不堪言的心,釋放油煎火燎的靈。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