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碎

關注政治發展、社會生態!坚若磐石地與台灣人民🇺🇦站在一起!

【個人感悟】致哀雙十國殤日

發布於

我最初意識到雙十節與台灣的關係,大概是在初中的時候吧。那時班裡轉來一位廈門雙十中學的問題學生,於是同學們的各種調侃就油然而生。雙十與“台灣國慶日”一聯繫,於是雙十中學被調侃為“反動中學”,雙十的學生也被調侃為“反動學生”。當然,雙十作為辛亥革命紀念日,這在大陸的初高中學生中算不上是知識盲點。只是台灣還有一個自稱是是“中華民國”的政權,並在其統治地區將雙十作為國慶日沿用至今,這在當時是需要孩子們課外學習才能獲得的知識。

中華民國時期的大陸對我們家來說是相當遙遠的記憶,我的外公外婆是在民國時期接受的教育,所以他們能寫得一手漂亮的繁體字,大陸的新華字典裡還保留的注音文,大概也是為他們服務的。但他們共軍到來前都不是政治活躍分子。當時縣城裡國民黨的存在感都不強,縣級以下地區更是如此,黨員都見不到一個,三民主義吾黨所宗是什麼更是一問三不知。所以國民黨會失去江山說來也不冤。

課本上的知識告訴我們國民黨的反動統治在1949年就結束了,剩下的只是剿匪工作。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了,國民黨則轉移到了台灣。所以台灣是內戰中最後一片尚未被解放的地區,那中華民國呢?有很多大陸的果粉朋友告訴我說”中華民國還在台灣“啊。可惜在阿輝伯和阿扁的年代,台獨的聲音在福建已經傳得沸沸揚揚。出國之後,聽說蘋果日報和自由時報才是台灣最大的報紙,我也真的坐在電腦前每日研究,一直到現在看著臉書上台灣網友在滿屏幕的刷著”支那“,而治理這個地方的政權居然還披著”中華民國“這張皮。如果中華民國是這樣的”中華“,這樣的”民國“,我倒寧願它1949年就徹底結束好了。

無論是大陸的自由派,還是民族主義者,如今的這個”中華民國“給予的痛苦都遠高於收益。它讓自由派看到了民主體制下動員勝過討論、身份大於價值的殘酷現實,讓自由派對人類”價值理性“的期望幻滅。它也讓民族主義者看到在廣泛的競爭性政治參與體制下,對立的民族認同所帶來的威脅,以及其它制衡力量在對面這種威脅時的脆弱與無力。朱雲漢老師在討論兩岸關係時曾經做過這樣的比喻:”The tail can wag the dog only if the tail is still attached to the dog (只有尾巴還在狗身上的時候,尾巴才能搖得動狗;這裡是對應了西方政治中”尾巴搖狗“的比喻,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搜一下)(1)“。現在這支尾巴還在嗎?如果它真的斷離了,留下的傷口反倒是容易引發感染、影響狗狗生命健康的威脅吧。

現在在這雙十節裡,看著刷屏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我只想說,請讓逝者安息吧,不要在羞辱他們了。我們都知道,那個推翻滿清統治,挺過軍閥混戰,打贏八年抗戰的那個中華民國,已經永遠的走了。人終究還是要生活下去,“讓悲傷盡情的來吧,但是要很快過去”。

圖片來源:https://www.bcc.com.tw/onair/twc_202009210730.jpg;來源新聞:台灣基進嗆黨父不是國父 國民黨愛拜捧回家拜,https://www.bcc.com.tw/newsView.4556141

(1) Chu, Y. H. (2012). China and East Asian democracy: the Taiwan factor. Journal of Democracy, 23(1), 42-56.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何來國慶?是十一,還是雙十?

1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