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碎

關注政治發展、社會生態!溫良友善愛台灣!

【個人感悟】一種對小粉紅可能的理解

發布於

所有對『小粉紅』客觀嚴謹的討論都會碰到一個難題:如何準確定義『小粉紅』。顯然國家主義者或是極端民族主義者都不是對『小粉紅』一個很好的定義,更何況國家主義與民族主義相互之間也存在衝突的可能,不同民族主義之間也可能存在衝突,諸如大中華民族主義就與漢族民族主義大不相同。對定義的混亂幾乎貫穿於所有有關『小粉紅』的討論中,甚至同一個人在不同情況下都有不同的定義。在這種情況下,『小粉紅』很難被作為一個嚴格的學術概念而被研究。我們往往只能通過不同研究者對其定義的概念之研究,而去管窺我們心目中的『小粉紅』這一群體的某些特質。

2019年發表在台灣民主研究上的一篇論文也是類似的研究(1),或許能為我們理解『小粉紅』這一群體提供一些思路。這篇論文主要是針對中國大陸民眾政治信任的研究。一直以來各類調查的發現中國大陸民眾對政府有著高度信任。作者重點關注兩個群體,即對中國大陸政府表現和政治機構的極度信任者極度不信任者。前者人數佔比較高(9.3%狹義),似乎較符合部分人心中對『小粉紅』的定義,而後者人數佔比較低(0.3%狹義),則有一些『小粉紅』的對立面的意味。

研究所列舉的調查中極度信任與極度不信任者所佔比例之比較


對政府表現和機構極度信任者的特質大多符合我們的一般印象中的傾向:受教育程度較低、城市戶口、主觀認為自己收入地位不錯但其實實際收入略偏低、年齡略微偏大。極度不信任者則是主觀收入地位偏低,因此可以用相對剝奪感來解釋。但研究者通過兩份調查數據發現,無論是極度信任者,還是極度不信任者,在都傾向於不認同財富重分配政策。對政府表現極度不信任者,有更強烈的反對政府對富人徵稅的傾向。對政府機構的信任則與對重分配的支持呈負相關。對政府機構極度信任者,更傾向於不認同政府為貧困承擔更多責任。看上去對立的兩個群體,其實具有某種共性。如果將這種共性,放到歐美的政治光譜上,似乎更符合右翼保守主義的特徵。

所以我們是否可以這樣理解呢?『小粉紅』群體的擴張,也只不過是當前全球右翼民粹政治復興在中國大陸產生的某種影響呢?

(1)He, L., & Yang, D. L. (2019). The Enigma of Political Trust in China: Survey Response Patterns and Preferences for Redistribution. Taiwan Journal of Democracy, 15(2).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举报与正义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