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wi🥝

無限♾️迴圈。

遺忘,與,忘不掉

發布於
我不是故意忘記的。我不是故意記得的。不是故意,但是會造成損失,所以我努力避免了。但我沒辦法控制我自己,我不知道我怎麼會把最重要的給忘了、最痛苦的牢牢記著。對不起。

前陣子掉了 Apple Pencil,我無比懊悔,在地方社群發文協尋,朋友幫我轉發,打電話到沿路去過的店家問,但都沒有回音。
掉了原價加上改裝和配件,價值 NTD $5000 以上的筆,痛的不只是荷包,心也好難受。

我邊掉眼淚編寫協尋文,一位前同事說馬上私訊給我,說要把用來擺著好看的筆借我。我不好意思用借的,我說,雖然筆尖可以換,我也會買筆套保護著,但是那不是我的私有物,不然打折賣我吧。前同事說他有刻自己名字,也不好賣我,而且他是跟朋友買員工價所以配套買來卻不使用,等我有賺錢自己買筆再還給他。於是接受了他的好意。

我媽也特地打電話來,說表哥看我文章好像很傷心,要寄給我一枝,我說前同事借我了,而且以防萬一我買了副廠便宜筆外出用,幫我跟表哥說謝謝。

文章刪掉了,因為 SNS 看到的朋友陸續給我好多安慰,怕大家太熱心(以及太擔心)。到底當初是怎麼寫到大家同情的(搔頭)。

掉筆的過程也很離奇,我帶出門,吸附在 iPad 上,以為自己會外出生產力,結果我吃了飯之後突然不想寫字,直接回家,iPad 和筆全程都沒拿出來。可能是我拿錢包付帳時不小心一起抽出來,在某個地方沒注意到筆離開我的包包。

有次在 Clubhouse 跟某位網友說,掉筆的時候我的哀傷是極痛而且無法發出聲音的,上一次同樣這麼痛而且無法哭出聲音是去年 9 月在 SNS 上看到親生姐姐離世的訊息。

朋友說這樣類比很不好啦,那樣怪怪的。但我覺得程度當然不同,能否彌補傷害和代價不同,但一樣都是劇痛呀。我是真的沒辦法當成掉了一個高價品就算了。那枝筆乘載了我剛到夢想 20 年的公司上班的喜悅;還沒發薪就決定刷卡分期買下平板和筆、和家人信誓旦旦我一定會努力到把這筆大錢賺回來、家人看我先斬後奏但知道我到 Apple 展示店把玩了數十次的繪圖和筆記 APP,所以只能原諒我⋯⋯這些都不僅僅是「錢」和「筆」呀!

然而有些事情,太久了所以可以忘掉,或是成為我前進的絆腳石所以不要放在心上比較好,又可能只是雞毛蒜皮小事不需要留在腦中儲存空間,我卻怎樣都忘不了,重複回想、無法停止思考迴圈、像跑倉鼠輪一樣,痛苦到每次回憶起就有傷念頭,可是無法抹除。

像是上小學以前那個混蛋問了我名字、我害羞所以含糊混過去、被他笑像是一個電器、然後我弟幫我正音正名的場景;像是那時候我隱隱約約感覺不對勁、所以不想告訴他的預感;像是他果然在我家無外人時、他真的把手伸進我衣服的驚嚇觸電感;像我國中一年級那幾天、故意帶男友回家過夜、為了讓他知道、即使我爸媽不在家、他也不能再猥褻我、為了讓他停手而費勁腦力計算如何達到威嚇他的效果。

那個用菜瓜布洗澡然後無聲大哭的下午,我還記得。

我不是故意忘記的。我不是故意記得的。不是故意,但是會造成損失,所以我努力避免了。但我沒辦法控制我自己,我不知道我怎麼會把最重要的給忘了、最痛苦的牢牢記著。對不起。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