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TTY

在香港長大的女生。喜愛小朋友,現每天和幼兒及家長打交道。喜愛日本文化,曾到東京過打工仔的生活。

工作日常(10)—終要爆了

「爆Case」是工作常用的術語,用來形容工作員負責的個案發生不幸的事件,例如:虐兒、家庭暴力等,工作員猶如手拿「計時炸彈」(我知物化案主是不好……),隨時引爆出事。平常我和同事會用所謂專業用語「高危個案」來描述這些「計時炸彈」,最好當然是化險為夷,但我又不是救世主,這些「計時炸彈」往往有家人患上重症精神病或吸毒,或者「炸彈」由上一代傳到下一代,惡性循環下去,這些都不是一朝一夕能夠改變。我只能夠和案主一起想辦法,減低不幸事情的發生,或者預備好萬一再出事的應對方法。

有時,出事可以是「好事」,因為炸彈爆破可能打破案主一家的惡性循環,特別是虐兒個案。我曾遇見一個時常缺課的學生,母親總是敷衍回應我的慰問,進一步了解她未有處理好離婚的傷痛,失去照顧孩子的動力,經常睡過頭帶不到孩子上學。我對著這類缺課學生的家長軟硬兼施,有時無可奈何只好找著家長的「痛腳」,因為他們一般都用打孩子來管教,當學校發現孩子有傷痕,就啟動虐兒程序,主動引爆炸彈,讓家長知道打孩子和不帶孩子上學是有後果,逼他們面對照顧和管教孩子的問題。

近來,我手上有個炸彈爆破了。簡單來說,夫妻之間缺乏信任,一方咄咄逼人,另一方遠而避之,今次兩夫婦吵架後,婦女決定不再回家。婦女早已預料將被再次趕走,她預計帶不走孩子和手提電話,所以她手提包長期有我的名片,以及抄寫了朋友和婦女熱線電話的紙條,怎料有派上用場的一天……

至於那位婦女的孩子一直都缺乏安全感,可能因為她在吵個不停的環境成長吧,她比一般小孩需要更多時間適應新環境,入學初期就花了整整一個學期適應。現在她的母親突然消失一段日子,我彷彿看到她的心在淌淚,但她努力假裝沒事,在學校表現如常,依然沈默寡言。一開始我用「大人」的方式,以「言語」關心和慰問這個孩子,如我所料失敗告終,她的言語和行為並不相應,可能內心潛藏多種情緒,她都不知怎樣用「大人/言語」的方式表達出來,始終「遊戲」才是孩子的表達方法。我曾與那位小女孩進行遊戲治療,每次她都要求母親陪伴,沒有一次能夠獨自走進遊戲室。還記得第一次,她只玩自己附近的玩具,完全不敢走近我,連我半米以內的玩具都不敢觸碰,而且全程默不作聲。我當時心想:何以小女孩如此不信任大人?究竟什麼事情偷了她內心的勇氣?

她現在失去最親密的家人,對她是何等的震撼!我也有些怕和她再次走進遊戲室,不是怕她出現異常的行為和情緒,而是和這類稱為「不健康」的孩子玩,總有觸動我的時刻,例如:孩子拋球中了目標,興奮得跳起來,持續數十秒,簡單的玩意已經讓他們如此興奮,可能在現實生活並不常出現開心的事情,讓我感到孩子的可憐,他們沒法選擇自己的父母,被命運安排在這個家庭出生。每次看到類似的畫面,我只可用說話回應孩子:「你好開心!/你好鍾意呢個!」其實心裏很想擁抱他們說:「你是值得被愛的!」我不知道到時那個女孩子帶給我怎樣的觸動呢?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