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TTY

在香港長大的八十後。喜愛小朋友,現每天和幼兒及家長打交道。喜愛日本文化,曾到東京過打工仔的生活。

離鄉別井

發布於

現在,移民是與朋友相聚必然的話題。

有數個朋友都問過同一問題:「你曾經在日本生活過,能夠說日文,香港現時如此局勢,為何不嘗試移民到日本呢?」

其實,這條問題不是一兩句就能夠回答……

在日本生活不是你懂得說日語,就能輕鬆找到工作,而且有穩定的工作不代表你生活得開心滿足。每天吃日本料理、買日本時裝和化妝品、看演唱會支持喜歡的偶像……這些都是以旅客的身份待在日本,你就會覺得日本真是個好地方。不過,當你長期在日本居住,所經歷的就不只是這些東西而已。

[註:找回當年的隨筆,和大家分享初到東京的辛酸。]

來到日本兩星期,心情起伏很大,有時寂寞,有時窩心,有時沮喪,有時起勁。在這裡經歷的總是不能預計,不能用香港的「常理」推斷,這就是在日生活的驚喜之處吧!
第一次經歷地震。其實也不是第一次經歷,而是我今年的第一次,在睡夢中感到床子搖動,然後迷迷糊糊繼續睡下去。朝早醒來在想,昨晚是不是地震 抑或在夢境中地震,於是立刻看看新聞,原來福島五級地震,而昨晚東京真的有輕微地震。看來我要慢慢習慣地震是件閒事。
開銀行戶口時,我最記得是那個日本年號與公元對照表,因為日本人填寫出生年月日,習慣填寫昭和XX年或者平成XX年。我當然忘記了,然後詢問銀行職員,他在櫃子裏找了好一段時間(大概沒有日本人忘記自己是在哪個年號出生吧),然後拿了一大張對照表,很厲害!
第一次在日本找工作。剛過去數天,開始找工作,日本這個社會不太接受外國人,加上日語會話差勁,工作絕不易找,有時會感到挫敗和氣餒。不過,感謝朋友仔的鼓勵,有種雪中送炭的感覺。而且在HELLO WORK(類似香港的勞工處)遇到很友善的職員,他教曉我怎樣用日語對答電話和怎樣寫履歷書,聽起來很容易,但日本實在有許多無形的規矩,例如:履歷書要用黑色原子筆手寫,我在香港從來都未試過手寫如此多份的履歷書。有種被老師罰抄的感覺,還要不可有任何錯誤,否則棄掉那份再重新寫過,連怎樣把文件入信封都有規格,真的佩服這個社會,算是一種體驗吧!
第一次在日本面試。經過一次又一次的失敗後,終於得到一次面試機會,這工作是購物商場的服務員,解答遊客的各種問題之類。雖然工作地方與我居住地方有點遙遠,儘管試一試,日本人事部是如何接見應徵者。一踏進商場的職員專用地方,感覺很破舊。首先我要完成一份簡單的問卷,很有趣,純粹問問我在日本生活如何,遇到什麼難題,未來想做些什麼。然後,人事部職員和服務員領隊問了數條問題,和我一起面試還有位台灣女生,胡里胡塗就完成這個面試,因為還不習慣用日語說話,經常詞不達意。算吧!成功與否就聽天由命。

離鄉別井是需要勇氣,放下香港現有的東西。正因為我曾在外地生活,體會到踏出安舒區很不容易,所謂「人離鄉賤」,一旦離開家鄉,沒有熟悉的人際網絡和環境,風俗習慣又不同,遇到挫折與困難時,只得自己落寞應對。我覺得自己算是樂天知命,但那時候初到東京,都曾有少許抑鬱的徵狀,失眠、情緒低落、難以專心等,幸好後來找到工作和建立到人際網絡,心情就慢慢好起來。

另一方面,決定留在香港也是需要勇氣。眼見香港最珍貴的自由和法治已經失去,不知道如何繼續在這裏生活下去,心裏的哀傷還未處理,不安和恐懼已找著我。每天看著聽著新聞直播或提示訊息,總是把我從工作和玩樂之中拉回現實,我要勇氣才能夠繼續消化那些新聞內容,接受逐漸被滅聲的命運。是的,我認同自己是港豬,看完新聞直播後,又回歸安穩的生活中,只支持無關痛癢的黃色經濟圈,讓自己良心好過一點,其實內心是不想打破現有的工作和生活秩序。面對如此怯懦的自己,亦是需要勇氣的。

壞時代正式開始。離開抑或留下同樣需要勇氣,為自己的夢想掙扎求存。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