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TTY

在香港長大的八十後。喜愛小朋友,現每天和幼兒及家長打交道。喜愛日本文化,曾到東京過打工仔的生活。

胡思亂寫(12)—身體停不了

發布於

[註:只是把生活的事情和感想紀錄下來,內容沒有主線,胡思亂想後寫下的短/廢文。]

(1)身體停不了

新學期來臨,工作上有所調動,我還在適應新環境中,感受到身體啟動了「戰鬥模式」,下班後仍在思考學生和家長的事情,整個人像停不了似的。我知道要停下來,身體和心靈都要休息,否則就承載不了明天家長的擔子,壓垮自己,但切換身體模式並不是開關電掣般如此簡單,於是看看一行禪師的《怎麼鬆》,其實都是靜觀的概念。諷刺的是我在面談室不知與家長做過多少遍呼吸練習,但當要應用在自己身上,就不太有效,反而書中有幾句說話提醒了自己,靜止與療癒的重要。

叢林裡的野獸若是受傷,牠們會找一處安靜的地點休養,動也不動地在那裡待上許多天。動物自然知道那是療癒自己的最好方式。這種時候,牠們很可能不吃不喝。靜止與療癒的內在智慧依舊存在動物體內,人類卻喪失了休息的能力。
取自一行禪師《怎麼鬆》

(2)長頸鹿VS長頸巨龍

小朋友B仔和我相識約半年了,上學年經常擅自衝出課室、睡在課室地板、玩弄同學戴著的口罩、手搓泥膠變成腳踏泥膠……經過我和老師的調教後,B仔的行為已有所改善,他會定期來遊戲室玩耍,這是我和他建立關係的機會。B仔在遊戲室喜歡玩玩具槍和動物,我觀察到他拿起長頸巨龍(恐龍其中一種分類),就會說:「呢隻長頸鹿嚟。」但他能夠認到熊貓、老虎等動物,我起初沒有多理會,因小朋友來遊戲室不是認知學習,而是舒緩和表達他們的情緒。這個星期謎底終於解開,B媽一同進來遊戲室觀察孩子,我發現她教導B仔長頸巨龍叫做長頸鹿,原來因為媽媽分不清恐龍和長頸鹿!其實,B爸和B媽平時應對我的提問很奇怪,只會簡短回答,有時問非所答,例如請他們為B仔取英文名,竟然寫了Banana!經過長頸鹿和Banana事件後,我和老師都知道B爸和B媽的能力,溝通要簡單易明,直截了當。

長頸巨龍

(3)畀個心肝當狗肺

當新個案的家庭複雜,我的內心就有些害怕,因為這類家長一般都有多個社工跟進,習慣了和社工打交道,他們知道怎樣做才達到社工的期望,取得自己想要的東西。雖則我已經不會把家長說謊放在心上,例如:瞞騙我沒有動手打小朋友、講述有定時服用精神科藥物、假裝小朋友病了缺課等,但時常「畀個心肝當狗肺」,心裏總有點不是味兒,我的耐性和包容也有個限度。近日,竟有些家長向我主動坦承這陣子沒有服用抗抑鬱藥,但一直表達自己定時服藥,覺得欺騙了我對她的信任,因而感到歉疚,我聽後沒有感到生氣,反之有些開心,因為我和家長的助人關係更進一步,而且她敢於面對自己的軟弱,她的生命又再一點一點成長。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胡思亂寫(11)—満たされない気持ち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