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TTY

在香港長大的八十後。喜愛小朋友,現每天和幼兒及家長打交道。喜愛日本文化,曾到東京過打工仔的生活。

工作日常(1) — 抑鬱

發布於

平日工作最耗心力是應對抑鬱症患者。

當我走進房間,傾聽著她們的遭遇,猶如看了一齣悲劇。不過,這是真人真事,坐在我面前是一個活生生的婦女,她要面對人生的苦痛、悲傷、愧疚、孤獨...... 是的,生命是沉重。假如我是她,我同樣會承受不了,跌入抑鬱的漩渦。

與她們對話就像能量交換。還記得學生時代,現場觀看教授進行家庭輔導,每次完畢後,教授總會邊吃東西,邊和我們談論剛才的個案,但教授平日授課連小休也不會進食。現在我終於明白箇中原因,與情緒低落的案主面談是耗用很多很多能量。有次,我和剛喪夫的婦女輔導,完結後,我的頭痛得要死,且有虛脫的感覺,整個身體是低能量(low energy level)的狀態,我的身體和心靈能量似乎被那婦女吸走了。

這是我的工作日常。隨著武漢肺炎襲港,避免病毒傳播,面對面的輔導亦暫停。

這兩個月,我只能透過電話或訊息慰問家長和小朋友,最令我擔心是患上抑鬱症的案主。因疫情肆虐,母親和小朋友長期困在家裏,有些母親獨自承受沉重的照顧壓力。當我聯絡一位母親時,縱然看不到她的樣貌,只能從她說話的聲線和內容評估她的精神狀態,我仍感受到她的身體就快沒電似的,她說差不多每天清晨才睡得著,頭痛得很,情緒比起平時暴躁,看來抑鬱的魔鬼又再次找上她......

香港自去年6月發生反修例事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現時又爆發武漢肺炎,身處於這個荒謬社會,我也感到很難受(自問天生遲鈍、不鑽牛角尖),何況天生感性的人。整個香港都是灰濛濛一片,我預見未來的工作將遇上一個又一個的抑鬱症患者,是由荒謬的社會造成。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