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TTY

在香港長大的八十後。喜愛小朋友,現每天和幼兒及家長打交道。喜愛日本文化,曾到東京過打工仔的生活。

不能再相遇的過客

人與人相遇是種緣份,有些人在某個時段走進我的生命,然後離開,彼此再不能相遇,但他們的說話和片段仍在我的心坎,影響著我的生活、思考和價值觀。他們佔據我生命中的時間與影響不成正比,匆匆的來,匆匆的去,不過他們的說話仍縈繞在我心頭。

你有遇過人生如此重要的過客,但已經不可能再相遇?

在我生命裏,我暫時遇過三位不能再相遇的重要過客。不再相遇的意思,除了是離開世界,還包含彼此決定不再見面,以及物理距離和時間的阻隔。

第一位是已過世的爺爺。他在我剛投身社會打拼就離逝。小時候,爺爺和我的家庭住在一起,我很愛他,因為他言而有信,總在我考試成績表現良好,送給我喜歡的玩意,例如:gameboy、他媽哥池、大富翁等。回想起來,我小學如此努力應試,其實有一半是為了那些物質的獎勵,家父家母對我的學業表現沒有讚賞,也沒有責罵。如果沒有爺爺的鼓勵,可能我不會做個乖乖女(好孩子),沒有考上好的中學和大學。

爺爺對金錢是沒有概念,在外十分慷慨,經常會捐錢,購買街頭銷售的產品,在內當然經常被他的子女責備。從另一角度看,我很欣賞爺爺的善心,他對人的那種信任,是超出我的想像,他經歷過日軍侵佔、偷渡走難、妻子早逝等,對陌生人仍不會架起防衛的高牆。那份對人的善意經常在提醒我,尤其現今人與人之間缺乏信任。

第二位是和平分手的前男友。在一段親密關係,雙方都會對自己和他人增加認識,而且要敞開心扉,讓對方見到自己的醜陋和軟弱,赤裸裸的內心被窺探是難受,但擴闊了對人和關係的看法,上了重要的人生成長課。我很幸運遇到那個他經歷過這個階段,因為不是每段戀愛都可以如此,有時當我鼓起勇氣談到沉重的過去或陰暗的自己,可能會讓人窒息、逃跑,同時對方也未必有勇氣提及往事,以致關係就此停步。

那個他,由於與我的成長背景和文化不同,教曉我時常在生活被忽略的冷知識,例如:我發現自己不太了解各種食物的營養價值,對味道亦不敏悅,因為我接受的學校和家庭教育都不重視食物一環,我沒有經歷過整個食物的由來過程:種植、收割、烹調、品嚐,久而久之,我對食物的認知是少得可憐。這位過客猶如我生活冷知識的補習老師。

第三位是德國室友Nela。我們是在希臘克里特島(Crete)舉行的青年義工活動相識,緣份讓我們成為室友,雖然只是短短兩星期,坦白說彼此認識不深,但直至現在我仍記得她可愛漂亮的臉蛋(講到好Lesbian Love,佢堅係靚女!)。Nela是我第一位認識的德國朋友,是我首次親聞德國人講述自己的歷史(我自認偏愛日本和德國),讓我體會到德國教育的厲害,她能夠坦承民族過去的歷史。

我最欣賞Nela是年紀小小就勇於尋夢,當年她是義工團隊中年紀最小的一個,她升大學前休學一年,於是來到克里特島參與義工活動,尋找自己的人生方向。我回想自己大學選科,沒有特別的志向,就胡里胡塗升讀大學,自覺慚愧。之後,我的工作出現樽頸位,於是出走日本思考人生方向,其實有部份是學習當年的Nela。可惜的是我和她總是不能再次碰面,前年我到德國旅行時,她碰巧到外國旅行,不知道她現在的生活過得怎樣呢?

那你想起人生中哪幾位不能再相遇的過客呢?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