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ng Hou

台大歷史學士副修政治、台大法學院研究生

緬甸政變與內戰──區域動亂之始

發布於
修訂於
美國選擇了拜登,就導致了區域秩序動亂的可能性。川普與龐佩奧在任時,絕對不會讓這種事情出現。川普過去四年牽制俄羅斯、在中東創立歷史性和平、在北韓與金正恩建立關係、建立印太體系圍堵中國,都讓各區域相安無事。歐亞大陸各區域的秩序失衡,各方冒險家蠢蠢欲動,打響頭炮的是緬甸軍閥。

美國選擇了拜登,就導致了區域秩序動亂的可能性。川普與龐佩奧在任時,絕對不會讓這種事情出現。川普過去四年牽制俄羅斯、在中東創立歷史性和平、在北韓與金正恩建立關係、建立印太體系圍堵中國,都讓各區域相安無事。歐亞大陸各區域的秩序失衡,各方冒險家蠢蠢欲動,打響頭炮的是緬甸軍閥。


緬甸軍方沒有辦法接受和平演變至民主體制,若昂山蘇姬的民主運動得以成功,那麼軍方將在未來一代人內失去統治權,他們看到這種未來,卻礙於2016-2020的時機不合,民主運動在槍炮彈藥前微不足道。


中國在昂山蘇姬與軍方雙方同時押注,本來就是一貫的統戰政策,習近平與昂山蘇姬握手,同時亦向軍方輸出資源。昂山蘇姬對滯緬穆斯林的手段,使她失去了民運女神的稱號。事實上,作為昂山將軍的女兒,昂山蘇姬本身擁有軍閥─民主的雙重性格,她深知緬甸的現實政治如何運作,與中國交好並不代表會置緬甸的政治利益不顧,西半球白左的報紙聲譽對在位者與現實政治家來說沒有實質效用。緬甸的命運交在她手上,至少不會使國家四分五裂。


緬甸軍方的政變早有預兆,軍方不會接受民主選舉失敗的結果。軍方選在二月初,拜登上任後兩個星期內動手,看準了國際與聯合國絕對不會介入,軍方賭對了,拜登的確並非川普。聯合國、拜登、布林肯,除了呼籲外並無行動,而早期介入的時機已失,若現今介入軍力的話,緬甸免不了像叙利亞一樣,成為各國的代理人戰場。


軍方的政變計劃中並未預料群眾上街的可能性,一開始並未制定對付群眾的策略。全民盟呼籲群眾上街,目的是為了對軍方施壓使其收手,但結果卻是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軍方眼中現在眼中的敵人不止是議會與昂山蘇姬,對群眾來說,被拉入局並非好事。川普深明這一點,即使他亦有啟動民粹的機會,但仍在國會山莊事件選擇叫停民眾,寧可顧全美國亦不想陷入內戰的可能性。全民盟與昂山蘇姬做出了相反的道路,群眾在政變裡擁有了自己的角色。封建性質的戰爭本來並不涉及平民,下層平民本來不是被政治嚴重波及的打擊客體,全民化民主化,政治權力擴大並往下延伸,同時群眾也將成被政治瞄準打擊的客體,槍枝對準了平民,即是現在的緬甸。


南斯拉夫解體一系列的動亂歷史,在緬甸身上出現了其影子。若緬甸軍方主動對各邦軍閥展開戰爭,而軍閥單方面宣佈獨立。以此內容為指標,緬甸即可被判斷為內戰開始,其結局與傷害沒有人能準確預料,緬甸亦難以維持下去,分裂成多個國家亦未可知。緬甸最壞的結局若存在,是上層政治上分裂成數個區域,軍閥們將戰火帶入民間,使下層民眾死傷慘重,人數將是現今傷亡的十倍以上。軍閥與軍方作出的決擇,將會導向緬甸的未來走向。


秩序的衰退導致區域動蕩,未來四年,伊朗、烏俄、北韓、台灣的火苗將越來越大,緬甸只是第一槍。美國失去了強勢的秩序制衡各方,必然會落得如此局面。

2021/4/2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