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记者老油子

杂志记者·无奈观察·加速玩家·祖安狂人

未成年玩不了游戏,最开心的是成年人?

發布於
我们都是未成年

这个事情就有点意思,本身未成年人能不能玩游戏这种问题就和人能不能喝豆汁(儿)一样,没有任何回答的意义。


但是鉴于这片土地本身的神话色彩,有生物提出这种问题也是非常正常的,有细胞企图对这个问题作出回答也是非常正常的。


不出意外,网络上的反应把这条新闻等同于某明星出轨、某运动员夺冠等新闻,充满了调侃与个人评价。其中占据最大比例的,是一种成年人幸灾乐祸式的嘲弄。


每个人都有过年轻的时候,即便是生理意义上的成年人,也不该轻易忘记自己未成年的时光。不会忘记学校或父母强迫自己做或强迫自己不做某件事时的愤懑与无奈。


然而,网络上的反应妙就妙在网民们似乎都忘了自己的未成年时光,为这个对某些未成年人可谓晴天霹雳的消息击节称快。


更为有意思的,有那么位未成年评论了这样一段话:

我敢说,这兄弟将来不是哲学家就是社会学家。


怎么理解?


一、“等你们未成年”,代指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制度碾压之下不得不服的哪一个,成为此次事件中的客体——“未成年”。


二、揣测之下,暗讽当代成年人,真正可被称为完整意义上的成年人,甚至完整意义上的人,已经少之又少。在这片家长制的鬼魅土地上, 想把自己当做一个带骨头的人,一个带骨头的成年人,是何等的困难?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