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風又三郎
赤風又三郎

争取不是给予,自然不是要求

论无政府主义与社会主义的合作基础

(edited)
当今的左翼运动,无论是社会主义,还是无政府主义,都陷入了低潮,我们或许该重新反思原因,这不单单是先锋队理论和威权社会主义的问题

目前我们还在阶级社会,甚至无产阶级都没获胜,只要阶级还在,那国家就在。安那其与康米都认为国家最终会废除,共产主义阶段社会确实是无政府的,但实现它的社会主义不是,原因上文说过,阶级还在。资本主义阶段关键词是存在压迫,共产主义阶段关键词是压迫消失,社会主义阶段作为过渡,那关键词就是削弱,削弱我们的共同敌人——国家,这也是目前我们最容易做到的事。安康合作的基础便是:逐步、有计划的削弱国家,直至世界革命完成,建立了国际联邦后,阶级连同国家一起消失(从易到难)。社会主义现在只能往民社走了

以下是一些可行性建议:

  • 废除一定等级(如市)的行政机关,改为城市公社自治,采用无党派普选(1871年的巴黎也证明这样做是可行的),往上保留行政机关,但开放多党派普选。关于多党派普选这里不得不提一下,布尔什维克没有对宪政民主做到扬弃,列宁一开始也支持多党制,但喀琅施塔得之后,布党封掉了孟党,左翼社革被列成立的共产国际决议合并,关键列没提主席任期结束后国会要解散重组
  • 允许工人持枪,建立独立工会废除基层武装部,只保留国家级别的军队,国家军队以无党派身份加入。可以有效防止军政府出现
  • 废除一定等级(如市)的司法机关,改用灵活组建的无产者陪审团,具体运作方式大致由三名法学家负责审议定性,其余由在场的无产者(十几到二十人不等)进行投票决议,被告可辩护两次,并可发起投票来修改之前议案。目前本人想到不产生官僚的司法分权的一种方式
  • 取消入职、学业考试的诸多等级限制,只要成绩达到中位数,一律通过,推广十二年义务教育,大学不分一二本,只分本科专科,二三线城市大学按规模比例,平均分配教育资源。高考不合格的留级生可以通过社区服务、社团助教、创作作品等方式适当降低分数线。
  • 废除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国民经济部分用地方计划经济,日常生产生活用参与型经济,参与型经济下可以通过生产单位职员的投票来决定生产资料的使用权和支配权。现有技术可以支持一个成熟的ogas系统进行分配。
  • 文化审核方面,采取先放后审只要作品内核不是维护、赞美旧生产关系,一律通过,对于恋童、猎奇等特殊元素,则采取分级制度亦或者封禁处理
  • 外交方面,积极与国际人权及劳工组织合作,大使馆可以给予当地的劳工一定的法律援助,比如人数达到10人,则收取低于市场价20%的诉讼费,人数达到50人,则不收取诉讼费,利于输出革命
  • 推行全面医疗社保和免费医疗,居民住房分配采用福利房制度,采用生产单位民主,职员可以投票决定彼此的工作安排以及人员进出安排,建立良好的社会保障制度,使最低工资逐步达到发达国家水平。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对于“民主社会主义与安那其主义的关系”一文的讨论与批评

民主社会主义与安那其主义的关系

谢韬:民主社会主义模式与中国前途

Loading...
2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