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突然想要

如果我們都還能坐下來聽一個故事-茁劇場《誰說媽媽像月亮》

「仁者,人也。」

茁劇場《誰說媽媽像月亮》 完結篇,最後高律師對林醫師的這一跪,到這一刻一切已然無關乎所謂國族、省籍,那是屬人的,又是神聖的,對於真正慈悲的感激,顯示的是感恩的具象。林醫師到高律師再到安紀魯,不只是普世的道德關懷,也是推己及人的恕的精神承傳。

很難想像以短短六集的電視劇要包容這樣的宏觀的命題,從《山東少年傳奇》的自傳作品出發,交織的故事線包含了現代與過去,不僅只是要說一個少年經歷戰爭的辛苦,更多強調這一路上遇見的人,遇見的許多母親⋯⋯

那樣的震撼已經是這一代人不曾經歷的,看到即使是在兵荒馬亂的時代悲劇之下,所謂信仰、黨派、軍隊、仇恨⋯⋯其實都沒有那麼大,沒有大過惻隱之心,沒有大過人性,人們仍對一個孩子出手相助。

仁者愛人。

原以為一個國共戰爭逃難來台的故事離我們遙遠,是上一輩或上上一輩了,可以說這骨灰應該不是現今台灣主流大眾會捧的了,這樣的故事還要講嗎?這個時候,還有人要聽嗎?

從劇中的幾位母親的視角出發,夾在原生家庭與夫家之間的媽媽謝淑媛對下一代的執著、被紀曉君 Samingad演活的母親江美恩因身份受夫家的歧視、呂雪鳳則飾演被兒子打但仍想偷渡酒進獄中給兒子的母親,當看到她們的眼淚、聽她們述說,這幾位濃烈鮮活的母親對孩子真實的愛,是眾生市井、是你我他,跨越族群語言階級,是血肉。

白色恐怖、退伍軍人、原住民族⋯⋯看到的不只是議題,是戰後是國家暴力在人身上的傷,如何持續撕裂著每個家庭。

模糊的逐漸清楚,多少的善才鑄成了劇中高律師這樣的角色,他經歷了什麼樣的困境,才能屢屢試圖設身處地理解、同理此刻眼前現實所有的難。

劇中幾個家庭用一首歌的時間,一席話進行和解,感受到編導王小棣企圖以一部劇撫平世代社會的傷痛,才慢慢理解這故事在說什麼,而也許正是此刻,像月亮一樣的母親們來說這個故事,也許是重要的。

高秉涵這三個字,一樣的人物傳記由央視發聲可能就成了回歸祖國的促統主旋律,但巧妙的用媽媽與認祖歸宗照映歷史記憶和現實社會,眼前與肉身滿是國仇家恨,仍以不卑不亢的詠嘆調作為核心,讓人看到愛恨親仇裡的溫柔深情,說故事或許真的可以作為一種對抗,可以透過戲劇實力執行話語權,推展視野還有實質上的創作空間。

#雪飛鳳舞~呂雪鳳~ ​的幾個片段都令人動容

#洪佩瑜 Pei-Yu Hung的聲音有穿透力又有紮實溫暖的畫面感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