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波尼

分享個人經歷、奇聞趣事、個人成長、閱讀筆記等主題,讓更多人在面對類似的問題時,能從中獲得啟發或參考 https://robonicreativity.com/

既不是中國夢,也不是美國夢,其實是丹麥夢

發布於
努力就會成功,人是自己的命運主宰,只要工作勤奮和充滿決心,不用依賴特定的社會階級和他人的援助,終將能向上流動,邁向富裕,實現美國夢。在21世紀,以階級往上流動,由貧轉富的標準來看,中國與美國都不是最有機會作夢的國家,夢反而發生在丹麥,或許以後該改口說丹麥夢了!

努力就會成功,人是自己的命運主宰,只要工作勤奮和充滿決心,不用依賴特定的社會階級和他人的援助,終將能向上流動,邁向富裕,實現美國夢。

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朝向國家富強、民族振興、人民幸福的美好前景,是全體中國人民的共同理想,則是習近平提出的中國夢。

然而在21世紀,以階級往上流動,由貧轉富的標準來看,中國與美國都不是最有機會作夢的國家,夢反而發生在丹麥,或許以後該改口說丹麥夢了!


社會階級流動排名

階級流動排名,取自https://www.visualcapitalist.com/ranked-the-social-mobility-of-82-countries/


從圖表中可知,以社會階級流動,往上追求更好生活的可能性而言,排名第一的國家是丹麥,而前五名都是北歐國家,美國和中國都在20名之外。

而OECD的報告指出,在丹麥低所得家庭花上兩個世代,便能進入中產階級,在美國,同樣的低所得家庭,卻需經過五個世代才能進入中產階級。

傳統上認為歐洲應該階級比較僵化,美國與中國較快速發展,階級的流動應該更為活躍才對,怎麼跟普遍所想的美國夢不同呢?

原因在於影響社會階級上下流動的關鍵是: 貧富差距


丹麥與美國的比較

北歐國家為高稅收的社會主義國家,再加上經由福利政策的重新分配,國民間的實際所得不會太大,可說收入天花板與地板差距較小,階級間差距較小。

社會主義提供較普遍的教育機會,歐洲許多國家的學生上大學都是免費,對於貧困家庭的子女,負擔較低,因此多數人能接受相同品質的教育。

美國偏向資本主義,矽谷工程師可以起薪可達10~15萬美金,但一些中部的州,基本工資不過時薪7.25美元,年薪天差地遠,至於華爾街金融巨獸的資產管理經理,個個年薪更是無上限,相較於丹麥,美國的差別在於天花板太高,要往上追一個級距,較為困難。

此外,美國的大學學費動輒好幾萬美元,除了富有的家庭外,對於窮困的家庭來說,念大學反而是種負擔,學生一畢業就要背負學貸,那麼還債前勢必要縮衣節食,而降低消費對於經濟發展是不利的。

所以上大學,發大財的口號,在美國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美好。美國比起丹麥,更能發揮財富的優勢,階級複製的情況反而更加普遍。


兩種制度的利與弊

社會階級流動性,其實只是說明了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的不同,一個大家所得都差不多的社會,跟上下落差較大的社會。

所以丹麥一定比較好嗎?其實也不一定。

高所得就須繳更多的稅,因此對於高階人才較不具吸引力,將推往低稅率國家工作,便降低了國家整體的競爭力。

過去二十年,新興的世界大型獨角獸、企業市值排行榜單,幾乎被美國與中國包辦,像是Netflix, Apple, Amazon, FB等科技巨頭,或是騰訊、百度和阿里巴巴等公司,相較下,歐洲的大企業幾乎都是老牌傳統公司,沒有新興的軟體科技動能。

想要有效整合資源,建立新科技大型企業,本質還是資本主義想賺錢的狼性,因為天花板較高,有動力想方設法往上爬。這些科技巨頭,大多不受工會規範,也沒有標準的法規,也因此較為靈活,能適應世界的快速變化。

歐洲的職場普遍有強大的工會,規範明確的勞工權益,薪資福利假期,往往都有一套規範,同行業間不會差太多。而美國的軟體業則是加班絕不手軟,但在美國有超額報酬的想像空間,期待哪天公司股價暴漲,手中股票價值一飛衝天。

最終還是取捨於想要生活品質還是金錢。

全球化的趨勢

過去王公貴族的時代,世襲繼承財產,沒有戰爭或起義,階級的流動性相當低,如今強調以個人能力的資本世界,雖然人人都要往上的機會,階級複製的情況依然發生,貧富差距逐漸加大,原因為何呢?

因為全球化的發展

全球化的世界,工作不再像過去,受國籍、語言、地區的保護與限制,企業與資本家得以用更低的成本,聘僱中國或是印度等的薪資較低的勞工,工作效率也不一定較差。

原本的本國勞工,面臨全球化的競爭,不是失去工作機會、就是要接受較低的薪資,因此勞工的薪資成長幅度,自然低於企業或資本家的成長幅度,貧富差距也就不斷增大。

我認為這也造就了民粹主義的發展,無論是美國還是歐洲,這幾年,不同立場的選民間,彼此的對立與認知更沒有共識。

民粹主義大多反對移民政策,認為外國人搶了他們的工作,而那些高高在上的菁英階級,只會高談闊論,根本不受影響,比起全球化,更應該宣揚國家的榮譽與傳統精神。

民粹主義的崛起,就是一種對階級複製,與貧富差距擴大的反彈,這種心理不平衡的情感,背後的本質是全球主義vs.本土主義,國際菁英vs.本土工農的對立。

那要如何改善貧富差距的擴大與階級的對立呢?

我個人的看法是: 無法改善,這是全球化的趨勢與潮流

但並不代表世界就此大亂,不如說人類的經濟就像塊蛋糕

以前,這塊蛋糕總值100,有錢人分得70,窮人分得30

工業革命後,這塊蛋糕總值10,000,有錢人分得8000,窮人分得2000

現代社會,這塊蛋糕總值1,000,000,有錢人分得900,000,窮人分得100,000

過去的貧富差距比是7:3,現在是9:1,貧富差距雖然擴大了,但是無論是有錢人還是窮人,分到的餅都比以前大了多,現代人的生活品質,都是遠勝過去幾百年前的人類。

歷史上,除非人類發展遇到了瓶頸,蛋糕的無法變大,那麼自然會有戰爭或疾病等災害發生,減少人口,將蛋糕重新分配。

因此只要人類的科技持續發展,相信經濟未來越來越好,那麼這套制度依舊將繼續運作。

部落格原文連結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