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4 篇作品累積創作 11526 

The Garden of the Women@奧爾斯多夫公墓(德國漢堡)

kenkindaichi

圖1: The Garden of the Women (photo by the author)許多台灣人對於墳墓總是很忌諱,包括我在內。也因此,除非要探訪至親好友,通常沒有人會想在裡投或是周邊逗留。相反地,對我來說,歐洲的墓園則顯得不是那麽可怕。

哥德堡群島(Göteborgs skärgård)的聯想

kenkindaichi

圖1: Hönö一隅 (photo by the author)因為某些私人因素,再加上疫情的緣故,整個博班生活在今年春天後進入一個奇怪的狀態 : 我必須到處尋找短租,不然就是得流浪投靠朋友或是沙發主。在因緣際會之下,9月中的時候,我來到了瑞典第二大城哥德堡(Göteborg)。

柏林蒂爾加滕(Tiergarten)

kenkindaichi

秋天的Tiergarten一隅 (photo by the author)蒂爾加滕(Tiergarten)在柏林是相當知名的公園。其面積在德國是排名第三大的都市公園,再加上一些知名景點就在不遠處,諸如國會大廈、布蘭登堡門、歐洲被害猶太人紀念碑、勝利紀念柱、甚至是中央車站。

波蘭羅茲(Łódź): 眼花撩亂的後工業轉型盛宴

kenkindaichi

圖1: 羅茲壁畫 (photo by the author)羅茲在波蘭是座相對年輕的城市,它可說是工業革命的產物。蓬勃的紡織工業吸引大批人潮湧入淘金,使羅茲一度被稱為應許之地。也因此,大量的工業地景為現代藝術家、設計師以及商家提供了絕佳的舞台。

波蘭羅茲(Łódź): 巴沃提的孩子(The children of Bałuty)

kenkindaichi

The children of Bałuty, 2021 (photo by the author)羅茲(Łódź) (波蘭文發音較接近「沃區」),波蘭第三大城,對於外國遊客來說,吸引力似乎遠遠不及其他大城市,譬如華沙、克拉克夫、格但斯克等等。

1

戰學校

kenkindaichi

母校一隅, 2015前一陣子,因為瞥見了關於目前高中錄取標準的文章,一時興起去查了目前中部地區的排名,除了看見母校二中的排名又往後了一些,也發現學校之間互戰的文化依然歷久不衰。二中在我有升學壓力的記憶以來,就已經是「墮落」的象徵。這種說法可能誇張了點,但二中(當時的)形象就是聰明...

呂德斯海姆(Rüdesheim)的羈絆

kenkindaichi

Rüdesheim, 2019一直到我爸過世後,我才聽說,他覺得他前世是德國人。我不清楚他自己是如何推論的。但從我的角度來看,他的一些特質,確實多多少少符合德國人被外界所賦予的刻板印象: 守時、嚴肅、做事一板一眼、熱愛足球。總之,他的遺願之一,就是要將一部份骨灰,撒在這座前世家園。

用50字寫一個故事: 城市記憶

kenkindaichi

台中 2016天外天的外表並不得我的緣 但當我想回憶它的模樣時 才驚覺相片已跟著立面一起消失 成了終將褪去的過往雲煙

北國舊冰箱

kenkindaichi

舊冰箱附近, 2010以前我在瑞典的時候,曾經住過一個八人共居的房子。我的房間是由車庫改建的,但它並未與房子相連,因此我基本上是住在另一棟只有睡覺與讀書機能房子,想要盥洗或是煮飯,就必須走一小段戶外通道,才能進到主房室內。也因此即便這個房間最為寬敞,但並不搶手,而我是最後一個經朋友牽線入住的學生,所以只能「淪落」至此。

巴爾幹「壯遊」: 寫在10年之後

kenkindaichi

Kotor, Montenegro, 201110年就這樣過去了,當初想寫的遊記也(不意外地)半途而廢,許多片段早已消逝在記憶的洪流中,因此僅能以此文做一個簡短匆促的總結。2011年夏天,在巴塞隆納完成為期兩周的summer school、接著又在朋友家鬼混了兩周,我才搞定到斯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