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MIS.YSZ.厌世者

Hi there Instagram @Lemis.ysz

赌局

發布於

  A先生站在我的面前,旁边还有一个年纪不大的女孩。

  几番攀谈之后,我们不知怎的聊起了某些作品。

  “我最近在读一些作者早期写的东西,如叔本华的《论充足理由律的三重根》。另外韩寒的《四重门》我也觉得不错。当然,是较成书之日作者的年纪来说。”

  他一提叔本华,我便来了兴趣。但我很奇怪这两本内容主题上毫无联系的作品为什么会被他同时提到。而后头的基本错误又让我觉得他是个骗子,想必他一定没有读过,不然怎么连书名都会记错?

  我于是纠正道:“应该是《论充足理由律的四重根》,叔本华在二十四岁时完成的博士论文。韩寒写的是小说《三重门》”

  “哈哈,怎么可能。我的记性可不坏。三重根,四重门。我一直这样记的。”说罢,朝身边的那个女孩看了一眼,女孩点头,似乎也认同他的说法。

  我便更加感到奇怪。

  我与他僵持不下,索性便下了个一百的赌局,对方亦欣然接受。

  “我得录下来,免得你赖。”说完,不知从哪拿出一个DV,对着我就开始录。

  “行了,快点儿吧,怎么证明?”我有些不耐烦。

  他于是领我们走进某个房间,我远远看见,里面立着一架立式黑色烤漆钢琴,上面杂乱地堆放着好些书。我走到房门口,却没有进去。

  这时他们已经进到房间里,A回头看我停在门口,便问我怎么不进来。

  我迟疑了一下,转而又信心十足地说:“你确定要赌?到时候可别反口。”

  他笑着说:“不会。”

   “好!”但我仍旧没有进去。

  于是他翻检起钢琴上的那个书堆。一会儿工夫,似乎找到了其中之一的一本书。抽出书来看时,他脸色明显有了些变化。把书放回原处后,他承认他输了。因我离得不近,我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但我猜想更多可能是《三重门》,因为据我所知,《论充足理由律的四重根》因为篇幅小,并没有单行本。

  他于是让我去瞧瞧他挂在衣架上的大衣口袋,将里面的钱全数掏出,我按照他的意思做了,就在不远处,我数了数,一共10张一百元。接着,他便一张张地从我手里抽走,直到剩下最后一张。我正要收起属于我的战利品时,他又正像前几次那样,将我的那张一百也抽走了。

  我抬头疑惑地看着他,他却一言不发。

  我有点生气,质问道:“到底怎么啦?”

  他并没有回答,将手里的一千元,一边按某种逻辑排放于地上,一边口中念念有词。 “这二百用来买食物。这三百用来买毛呢大衣。。。”等等。如此这般地列清这钱的用处。到最后,他口里说到,这一百用来下赌注,手里的钱却已没有了。我和他都不知道怎样收场。之前一直没有说话的小女孩,这时突然发话了,对我说道:“人家现在总共才一千元的生活费,你好意思要吗?”

  我气不过,心想这真是一种强盗逻辑,但我却不知怎样开口。

  这时突然来了一个老女人,自称是A的母亲,外貌看起来和善可亲。

  “怎么了?”她问。

  我便把一切跟她说了。

  她让我先坐下,我照做了,并跟他谈起我之前的贫穷的经历。她一边听着,一边还不住地点头表示认同,但当我提到现在的情况时,她却大为恼火,冲我破口大骂,态度转变之快让人诧异。但我的目的是为了说明即便如何困难,也要遵守赌约。

  “你是见证人,这一切从头到尾你都一清二楚了!”我只得向女孩请求道。

  她却一直抿着嘴笑不说话。对,A先生录下了一切,但他此时早已消失无踪。

  那个老女人不知从哪儿打开一扇门,请我出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