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een

劇場編劇|採訪報導|表演者|Podcaster|中英翻譯|以女性生命經驗出發的創作。

【散文】裂帛少年

(edited)
那些滿面油光的,髮禿肚肥的,帶著金絲眼鏡,西裝筆挺的斯文敗類,連話都說不清楚,什麼都模凌兩可,將一切閃著珠光寶氣的、神秘的、遊走在正邪邊緣的,常人無法窺探到的,藏在檯面下,抑著。這樣的人類,憑什麼在彼岸的高台上,被奉若神明,笑看這端眾生跪伏在地的血淚掙扎?若那是神,則吾便弒神。

他們高喊正義,卻在最後發現,這是一個凝視深淵的故事。

老了以後,他常常想起小的時候在魚池旁邊,撒下飼料之後,錦鯉噴湧而上,爭相搶食的畫面。魚湧而上,張開血盆大口,吞噬所有能碰觸到的物質。有時候嘴巴吞下去的並不是食物,但爭到面紅耳赤的時候,誰也不會在乎那些,彷彿「張嘴、閉嘴、吞食」的動作,才是這場鬥爭的核心。

階級、資源、既得利益者、神。

少年時期,他們總認為那是彼岸的東西,髒。

那些滿面油光的,髮禿肚肥的,帶著金絲眼鏡,西裝筆挺的斯文敗類,連話都說不清楚,什麼都模稜兩可,將一切閃著珠光寶氣的、神秘的、遊走在正邪邊緣的,常人無法窺探到的,藏在檯面下,抑著。

這樣的人類,憑什麼在彼岸的高台上,被奉若神明,笑看這端眾生跪伏在地的血淚掙扎?

若那是神,則吾便弒神。

都說青春無價,那吾便獻祭吾的青春,用鮮血頭顱作為槍彈刀劍,就算是死,也要拽這群牛鬼蛇神下高台。

悲壯的臉龐上,閃爍著的是從容赴死的慷慨。於是集結著同樣視死如歸的其他少年們,打著旗幟,寫上標語,浩浩蕩蕩要殺過腥紅污臭的貪腐之河,攻入彼岸,一舉鎚破高牆,撕掉那些人臉上的笑容面具。

這一切都是艱難的。河的污濁將一些人永遠沖走了。為了讓隊友們能平安渡過,有些人將自身當作肉踏墊,犧牲了。

所以當他們之中那一批菁英,包括他,平安抵達對岸的時候,他們群情激憤,賁張的快意渲染在他們稜角都還沒長開的臉龐上。

憑著勇氣、憑著熱血、憑著少年人才有的青春,他們賭上一切,終於站在那些鬼神面前。

卻不知,身上的血漬,臉上的髒污與憤怒,早已將他們的面容染成站在他們背後的人也會害怕的惡魔樣。

「要制服怪物,就會變成怪物」

「跟體制對抗的後果,就算是贏,也終究是輸,因為,只會產生出取代前者的新體制」

他們要明白這些,也已經是很久很久之後了。

青春不再,於是他們也只能伸著老態龍鍾的手,顫巍巍的在魚池旁,撒下飼料,看著底下爭搶的魚兒們,臉上帶著笑,心卻在悲鳴。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少女病》系列 - 傾城佳人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