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eZeng

幼兒教育者/創業者。我認為生命早期的教育影響一個人的人格情感發展,從而也影響著整個社會的未來。

人们喜欢活在概念当中,但我们的生命全是细节

發布於

国内的很多文章在描述国外的时候,经常会陷入一种宏大叙事和高度概念化的描述当中。对我来说,那些高度概括的描述大都是不真实的,我认为真实只可能存在于每一次个体的经验当中。

今天想分享的这个故事,真实温暖,充满个体与人性的画面。在这样的时代里,我们需要更多这样的内容。   

来源:知乎

作者:Heisenberg

今年1月份的时候,因为找实习找工作不顺利,科研进入bottleneck,就偷偷去麦当劳吃了一次 (平时我很少吃快餐,因为热量太大不健康。)

我记得那天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还是冬天的北加,地中海气候下的下雨,格外冷清。我开车到了我们村唯一一家麦当劳,本想drive-thru,但是想着在里面一个人静一静,就去里面点餐了。

我点了20个鸡块,diet coke,spicy chicken sandwich,一个圣代还有中薯。一个人找了个角落吃了起来。

大概过了十分钟,来了一个流浪汉,看年龄大概50多岁,上身穿着不下三件不合搭的外套,他骑着破破烂烂的自行车,自行车上带着他全部的家当,有被子,鞋子,一个箱子。他走进来了径直走到cashier那里,对cashier说: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想点一份hambuger(最便宜的1刀貌似),一份小薯条,还要一杯水。然后将手里紧揣着的两美元给了cashier,并且给cashier看了自己的驾照。cashier面带笑容对流浪汉说了句 happy birthday。

不一会,流浪汉拿着吃的坐到了我的侧前方,我看他将汉堡拆开包装,把薯条沾上番茄酱,然后插到汉堡上,小声说了一句:Happy birthday to me, Mr. Johnson.

周围的人熙熙攘攘,不少人都从他身边经过,只见他慢慢地品味着自己的“生日大餐”。好像整个世界与他无关。

我不禁在想,他是不是有drug的麻烦而经济陷入窘境,还是他曾经年少犯过错积重难返,或许他是退伍的老兵却患有ptsd,还是他的家人都不幸去世他也自暴自弃开始流浪。我也开始不禁想到自己,博士过了大半,虽然读博士很焦虑很担心找不到工作,却也家庭幸福和睦。我只是因为最近面试的不顺利以及科研的一点困难,就可以用这种暴食垃圾食品的方式来发泄。而有的人过生日,只能吃个汉堡薯条。我想到这里,突然有些释然,决定回家接着忙了。

临走前,我经过他的桌子,对他轻声说了一句:happy birthday。他对我笑了笑,我反而心里更有些难受了。我去了前台,悄悄帮他点了鸡块可乐和big mac,并且让cashier一会给他送过去。

希望他有个稍微快乐一点的生日。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