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架

不想被計劃束縛,隨興吧。

社區活動。無差別愛人 | 時光優惠券

上天送你一張「時光優惠券」,你會選擇回到哪個時空?重新改寫難以挽回的結局。耳邊響起「想回到過去,試著讓故事繼續,至少不再讓你離我而去。分散時間的注意,這次會抱得更緊,這樣挽留不知還來不來得及,想回到過去」

時光飛逝,待在新的工作環境快半年。

辦公室只有三名員工,同為一部門的前輩和我,另一位是IT部資訊科技維修員的年輕男性,我有空便會觀察他:為什麼他可以光明正大地睡覺和打網絡遊戲?我向前輩提出疑問,她無奈地說:「公司需要他這類專業人才,平日也沒有太多的工作量,我也有勸他修讀短期課程,見他聞風不動便打消再勸說的念頭。」

直到某天中午,自他口中道出已結識女朋友,其是在網吧一起打遊戲的朋友。
沒想到、到了2021還是有人以這種方式結識男女朋友的,同時勾起沉沒心底的記憶。


剛上高三,終於得到人生第一台桌式電腦,我急不及待安裝數年前最熱門的線上遊戲,重拾當年未能細細品嚐的樂趣。按照一貫的個人作風、我並不會主動結識陌生人,也不會找人組團,只享受一個人的遊玩樂趣。某天登入遊戲發現站在我身旁的角色邀請我當他的助手,他負責攻擊怪物、我負責替他增加輔助效果,日後順理成章地組成固定搭檔。

相處一年間,我們大概了解對方的出身、職業和為什麼玩這款遊戲。得知他是因未婚妻為了能當上空服員而選擇放棄他,籌備好的喜宴也要硬生生中斷,看他落魄的樣子也有點同情,我決定讓他在遊戲裡過得開心,經常陪伴他東征西討、挑戰迷宮、蒐集材料做頭飾。

我有一大壞毛病,在遊戲進行中遇到自己無法正常發揮關卡即對自己發脾氣,賭氣地登出遊戲。簡直是不可理諭,自己也受不了這古怪的暴脾氣,事後他選擇默默接受我的缺點並且開導我,要我好好反省自己做錯了什麼,要用何種方式改善。轉眼間我彷彿明白了什麼,能一次又一次包容我缺點,除了自己的父母以外就是愛你的人。高興之餘我又覺得不太可能,意識到初次見面他便能待我如戀人,寵愛有加,如此的躺開心扉……他應當是把我當作愛的替身,我試探地說:「其實我把你當作自己的兄長。」接下來的相處不是冷淡也只剩冷淡。

事實證明,一周後我從他個人網站日誌中的留言知曉,他已經在居住地結識新的女朋友。

這事情在我前往台灣念大學告終,遊戲軟件從電腦永久移除。
他送我一句話:「既然是你選擇的路,就要把它給走下去,世上沒有後悔藥。

和平結束


賊心不死的我又在大二開始玩線上遊戲,堅持走被動路線。

過了一段時間有位路人稱讚我自由配搭的服飾很好看,我便跟路人邊玩邊聊天,深夜下線前交換了MSN。往後的日子就是每日聊天至深夜,討論內容範疇包羅萬有,總是聊也聊不完,不小心就熬出熊貓眼還不亦樂乎,總是互相勸對方下線休息而僵持:你不先下線、我就不下線

我了解過他的戀愛史,成長經歷,家人朋友,總讓我有股力量想幫助他擺脫那些不愉快,即使他表明對繪畫開放性傷口很有興趣時,我稍微驚嚇一下。不過我依然堅定要讓他過得快樂。他喜歡低音歌曲、我練習,音調過低堅持不了,我還是唱給他聽。我也分享自己的經歷,說著說著我們產生了共嗚,從而更加深感情,縱然是單相思還是覺得戀愛果真美好,即使是網戀也甘之如飴

在兩年後,我在聖誕節當晚向他告白:我喜歡你。他回:我也是。

但、事與願違。

我們兩人的學歷、家庭背景、工作、未來定居地以及其他都有著巨大的差異。此刻我尚未意識到自己因對方的包容和忍耐而恃寵生驕,毫無發覺他對我慣用的表情符號是有著不同見解,地區文化的認知不同讓他常感到不解或怪異,情願通通吞下肚子裡去,也不肯向我提出他的疑問。當我注意他不甚了解我使用的詞彙,希望他能說出來,他答應我卻只問過一次,我始終擔心他以後是不是因誤解什麼而生氣之類的。他亦不清楚我要如何說服遠在澳門的父母,令他們相信我是能在台灣生存的,解除他們擔心我嫁到台灣沒娘家撐腰會被欺負的憂慮。

每天都頭痛不己,直到無法挽回的那天。

我為了想解決目前的困難而約他出來見面討論,可我得到的消息是:我媽說你是國立高材生,我妹妹沒空,所以我也無法赴約。情緒崩潰如洪水猛獸將我僅有的理智吞噬,我口不擇言回擊。

你覺得你配不上我嗎?為什麼你妹妹沒空你就不能自己出門嗎?你妹妹了解我嗎?怕你被我賣了嗎?還是你妹妹說了我什麼壞話?我在這還在思考如何說服我父母。你說要跟我回澳門,可你有沒有考慮你父母會答應嗎?你是獨子要繼承家業……

他忍無可忍指責我一通:你以為你是誰?不是我平常忍讓你,你能在我頭上撒野?我兩個妹妹是你能責備的嗎?都不知道你用的那些符號是在得意[1]什麼?用詞遣字[2]都不知所謂……

那我們分手吧。(我淚眼婆娑)

好啊!你別後悔!!!(他咆哮)

不可能!!!

接下來的五年時光是鹽水中度過,思考是否自己的錯?我那裡做錯了?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無人能回答。我以兄長那句話鼓勵自己:「既然是你選擇的路,就要把它給走下去,世上沒有後悔藥。


寫到這、面紙堆積如山,看來我修行還不夠。

我不後悔選擇分手,讓我用「時光優惠券」的話,我會選擇重寫兄長那個結局,相對路人來說,他比較沉穩重和冷靜,面對情緒如狂風暴雨的我還能先安慰後訓話,對他、我心中有愧,是我沒有好好珍惜。

或許我應該問清楚:兄長,我到底是不是你未婚妻的替身?如果是、就是我猜對,如果不是、那我到底是什麼身份?

不過無論答案如何,我在這、祝願兄長你幸福快樂。

++++++++++++++++++++++++++++++++++++++++++++++++++++++++++

題外話:我曾與大四室友提起此事,講到對方為何不肯見面。

討論這個素未謀面的人,室友一句擊中重點:

「他是不是把你當網婆?你何必這麼認真考慮到結婚前後的事呢?」

她拍拍我的肩膀。

好傻好天真。

++++++++++++++++++++++++++++++++++++++++++++++++++++++++++

註解
[1]表情符號、得意:我當時用「O3O哼哼」是對信賴的人撒嬌或是對在意的話無力反駁;對方卻理解為我是在得意、嘲笑或不屑什麼。

[2]用詞遣字:針對「先君子,後小人」和「先小人,後君子」的用法有誤解。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 | 無差別愛人:寫下愛的故事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