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言

《恐怖日常》17:理髮

  「以妳現在的狀況來說呢,我是建議妳放棄這份工作會比較好啦……」

  當她聽到醫生這麼說的時候,她簡直快瘋了……不,準確來說,是她的躁鬱症都快發作了。

  沒錯,這個女孩得了躁鬱症。

  這個女孩有著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髮質之好不管讓任何人看了都會忍不住想要伸手摸上一把。而之所以有這麼一頭秀髮,都是歸功於她平日細心的保養。

  她對於美髮特別的感興趣,因此不論是高職還是大學時代,都選擇了和美容美髮相關的科系就讀。將來的夢想是自己開一間美髮沙龍。

  但所謂的夢想並不是那麼容易可以實現的,否則也不能稱之為夢想了。

  在學的時候沒有打工的經驗,所以畢業之後身上一點積蓄也沒有,想開一間自己的店根本痴人說夢,所以為了達成夢想,當然就必須去找一份穩定的工作,才有辦法存到一筆開業基金。

  說到工作,當然要找目己最感興趣的美髮業囉!這絕對是完全不需加以思索的決定。經過幾番求職的面試之後,雖然沒有進入知名的大型連鎖店,倒也在一家空間小但裝潢精緻的家庭理髮店裡找到了職缺。

  理髮店的老闆是一位年逾五十的大嬸,但是千萬別小看這位大嬸,她掌握流行資訊的速度完全不下於年輕人,所以常常可以和來店裡光顧的年輕女孩們聊得很開心,生意自然也相當不錯。不僅如此,她的理髮功力也頗深厚,不論男女老幼各種客人,她都能讓他們頂著一顆最適合的髮型回去。

  是個相當值得學習的對相呢!

  女孩在這家店裡可以一邊跟老闆娘學習更精進的理髮技巧,一邊又可以存錢好讓自己儘早達成夢想。

  而她也在開始上班不久之後交到了一個帥氣的男友,工作之餘幾乎都是兩個人甜蜜的約會時光,放假的時候也常常會相約到處去玩耍。正處於熱戀期的他們感情非常的好。

  這樣的生活可以說是過得非常充實而快樂。

  然而,誠如剛才所言,夢想太容易實現就不叫夢想了,人生亦如是,人生要是太順遂的話,就不叫人生了。

  在交往兩個月之後,她的男朋友跟別的女人跑了。

  「我們分手吧。」男朋友態度一派輕鬆的說出一個簡單的原因,「我愛上別的女生了,她有著妳永遠也比不上的美貌……」

  接下來男朋友竟然在她的面前侃侃而談自己的新歡有多麼的美若天仙……女孩根本就聽不進去,不等男朋友說完她就轉身走了。

  現在應該稱為「前男友」了。

  女孩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會愛上這麼輕浮的傢伙。分手的原因竟然是別的女人比較漂亮,也就是說,他從一開始就不是認真的囉?!

  實在是太不甘心了!

  女孩整個人躲在棉被裡面放聲大哭。

  ※※※

  跟老闆娘請了三天假之後,女孩面容憔悴卻強打精神的來店裡上班了。

  她想,我的人生可不能就這樣毀了,失戀雖然痛苦,但我還有我最愛的工作啊!就讓在工作中所能得到的成就與喜悅來治癒自己吧!

  雖然在工作的時候看似一切正常,女孩面對客人時也滿臉堆笑的,看起來很快樂。但是當午休時間一到,她不再忙碌的時候,心裡淺藏的痛苦就如火山爆發似的,一鼓作氣的湧現出來。

  女孩開始自殘。

  她躲到休息室的廁所,將自己的手腕放進盛著溫水的洗臉盆裡,用刀片割腕。從傷口處流出來的鮮血在水中形成漂亮的雲狀,然後迅速擴散……

  女孩坐在洗臉盆旁邊,一邊哭著,一邊等死。

  幸好後來被老闆娘發現及時送到了醫院。把手腕上的傷包紮好了之後,老闆娘覺得必須帶她去看心理醫生。

  「哎呀人生沒有什麼是過不去的啦!就算家裡死人了也是要照常吃飯照常睡覺啊,何況妳只是失去了一個狗娘養的男人而已,我替妳高興都來不及了妳有什麼好傷心的?還學人家割腕,傻孩子怎麼就這麼想不開呢?這個心理醫生聽說不錯啦,看能不能幫幫妳……」在陪女孩去醫院的途中,老闆娘一直不停的嘮叨著。老闆娘早就把她當成親生女兒看待了,對於她的情況自然十分不捨。

  原本女孩也想說,看看心理醫生或許能夠幫助自己走出傷痛吧,可誰知道,醫生的一番話竟然又將她推入更深的地獄!

  「妳真的不能再工作了。」醫生非常誠懇的建議。

  女孩至今為止的生活重心,就是工作和愛情。失去了愛情的女孩原本以為自己可以透過喜歡的工作而讓人生重新振作起來,但沒想到醫生說了這一句話之後,生活上僅存的一點美好也煙消雲散,不復存在了。

  「那我到底活著幹什麼?」女孩的腦袋在一瞬間閃過這個念頭。

  心理醫生當然知道失去工作會讓女孩造成更大的打擊,不過那也是沒辦法的事,只好不斷的從別的角度切入,試著開導她……

  ※※※

  幾個禮拜之後的一個下午,女孩神情平靜的走進理髮店。

  「妳怎麼不在家休息呢?」店裡正好沒客人,老闆娘放下看到一半的雜誌,趕緊上前迎接,「妳覺得怎麼樣了?好點了沒有啊?」

  女孩溫柔的笑了笑,「嗯,醫生說我只是輕微的躁鬱症,這幾個禮拜一直在看醫生,有慢慢的在調適了……」

  雖然女孩表面上看起來沒事,但老闆娘覺得她的眼神還是有一些空洞。

  「我今天來是想求老闆娘一件事。」

  「嗯?什麼事妳說?」

  「是這樣的,醫生說我的燥鬱症痊癒之前最好不要工作,但是我不知道還要過多久才算痊癒……」說到這裡,女孩稍微有點激動起來,她抓起老闆娘的雙手,「我真的很喜歡這份工作!我每天都很想待在店裡工作!真的!像老闆娘一樣開一家理髮店一直是我最大的夢想,無論如何我都不想放棄!」

  「我知道我知道。」老闆娘輕輕的拍著女孩的手背。

  「所以,在我認真養病之前,想要再做最後一次。」

  「這……」老闆娘有些猶豫了,因為這明顯違背了醫生的建議。

  「拜託了!我想要再做一次!否則我沒辦法好好養病的……」女孩低下頭,懇切的請求。

  老闆娘想了想,覺得最近這幾個禮拜女孩都有乖乖的去看醫生,而且現在的她臉色看起來也不壞,有我在旁邊看著的話,應該不成問題吧。

  於是老闆娘點頭答應。

  等到了下午兩點多,就算比較晚吃午餐的人也都吃完午餐之後,店裡來了一批客人,生意開始熱絡起來了。

  老闆娘刻意挑選了一位處理起來比較容易且態度很好的男客人給女孩,讓他作為女孩養病之前的最後一份工作。

  「請問要怎麼剪呢?」女孩站在客人身後,親切的問道。

  「麻煩幫我剪短一點,鬢角可以修掉,頭頂的部份幫我打薄,謝謝。」這位客人約莫是二十幾歲的男孩,看上去陽光但不失文雅,禮貌也到位,說話語氣令人心裡感到舒適。

  是我喜歡的類型呢!女孩心想。不論外表還是氣質,男孩都予人一種溫暖親切的感覺,就像我的前男友一樣呢!

  不過,「人不可貌相」這句話也不是沒有道理的,外表斯文的人誰知道他私底下會是什麼樣子?搞不好是有著噁心嗜好的變態狂,或者是只為了一己私欲而輕易踐踏別人真心的人,就像我的前男友一樣……

  「不好意思……小姐?」

  多虧了客人出言提醒,女孩才從獨自陷入沉思的狀態中清醒過來。然後連忙向客人道歉之後,才執起手中的剃刀,專心的為客人服務起來。

  剪呀剪呀……

  他的髮質真好呢!這觸感摸起來有點熟悉,就像我的前男友一樣。

  女孩站在男孩身後,忍不住望向鏡子裡的男孩,卻突然發現鏡子裡的男孩同樣也在看著女孩,兩人的視線相交了。

  女孩有點害羞的低下頭來,繼續假裝認真的剪著頭髮。

  男孩輕笑了一聲。不管他笑得多麼小聲,女孩都聽見了,這讓她心跳有些加速。

  這感覺,好像我第一次跟前男友認識的時候呢!他對我是那麼的溫柔、那麼的好……

  『我們分手吧。』

  像是諷刺一般,女孩的腦子裡突然想起了分手那天,前男友對自己說過的話。

  『我愛上別的女生了,她有著妳永遠也比不上的美貌……』

  他對我是那麼的溫柔?那麼的好?

  初戀時所感受到的美好,在現如今的女孩眼裡看起來,那些都已經變成了一文不值的屁!他為什麼要對我這麼溫柔?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很顯然的,他根本不是真心要對我這麼溫柔,也不是真心要對我這麼好啊!

  他只是想玩我而已啊!

  女孩想到這,眼神漸漸的陰冷了起來,手上的理髮剪刀也停住了,整個人猶如凝結了一般,動也不動。

  「小姐?」

  男孩再次叫喚女孩,但這次似乎一點用也沒用,女孩像是根本沒聽到一樣,還是一動也不動。

  但是眉頭卻漸漸的深皺了起來。

  由於客人有點多,老闆娘自己也在忙,所以並沒有發覺女孩的異樣。

  「為什麼要背叛我?」

  終於,女孩嘴裡發出了聲音。

  「吭?」頭髮被剪到一半的男孩完全不明就裡,看著鏡子中倒映的女孩身影問道:「妳說什麼?」

  「為什麼要背叛我?」女孩重覆,手上的剪刀反轉,緊握。

  一臉莫名其妙的男孩忍不住想要轉過頭來看女孩到底在搞什麼鬼,但是下一秒,他看到的是比鬼更恐怖一千萬倍的畫面。

  女孩高舉手上緊握著的剪刀,眼睛睜得奇大無比,眼白部份充滿了血絲,好像再差一點點眼睛就要爆開來一樣。那副呲牙裂嘴的模樣看起來就像兇猛的惡犬即將作出攻擊的表情。

  下一瞬間,尖銳的理髮剪刀迅速俐落的刺進了男孩的頭頂。

  「啊!!!」突如其來的極大疼痛讓男孩哀嚎了起來。他雙手一陣亂揮,但卻絲毫無法阻擋女孩的瘋狂行徑。

  「我問你為什麼要背叛我?」女孩撕裂著嗓音大聲吶喊,一邊用左手鎖住男孩的頸部,一邊不斷的將右手上的剪刀拔起、刺入、拔起、刺入,拔起再刺入,每一下刺入都能聽見清晰的頭骨碎裂的聲音。鮮血從男孩頭頂各處的傷口不斷噴湧而出,染紅了女孩全身上下的衣物,也染紅了她那清秀卻浮現出惡鬼般表情的臉頰。

  店裡尖叫聲四起,有人為了逃命趕緊衝出去,有人則是縮在牆角目睹著這令人無法置信的一幕。而老闆娘,她早已嚇得跌坐在地上,身體不斷的顫抖,即使想要上前制止女孩,雙腳卻無論如何不聽使喚。

  而一開始還能夠發出極大哀嚎並作出掙扎的男孩,現在完全無法動彈了。他身體垂軟了下來,眼睛在滿臉的鮮紅之中睜得好大,但是瞳孔卻已經擴散,眼神矇上了一層灰,男孩已經澈底死絕了。

  但是女孩卻依然沒有放過男孩的意思,手上的剪刀仍然不斷的刺入、拔起、刺入、拔起,將男孩的頭頂各處搗成了爛泥般的模糊血肉,然後更不放棄的繼續將剪刀深入男孩的大腦裡,好像想要從中找出她那被負心人恣意揮霍的時間、青春以及最深刻美好的那段愛情……

  「你為什麼要背叛我?」

  2014-11-17 20:59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恐怖日常》18:如你所願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