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言

《恐怖日常》16:不見不散

  「啊啊店長不好意思,我又遲到了!」

  看著我的員工從冷飲店的門口跌跌撞撞的走進來,我眉頭不禁皺了一下。

  「這個月已經第幾次了?老是叫你去多買個鬧鐘,你買了沒有?」雖然他只是遲到個幾分鐘而已,對於整家店面的運作來說其實根本沒有任何影響,但是身為一個店長,對於自己員工遲到的行為如果不好好管束的話,也是很不妙的。所以我只好佯裝出一副很生氣的樣子訓斥他。

  「抱歉抱歉!我明明有在手機上面調鬧鐘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手機就是沒響……」員工一邊匆匆忙忙的套上制服一邊試著跟我解釋。

  這分明是我說東他給我扯西。

  「我是問你買鬧鐘沒有。」我重覆。

  眼看轉移話題的計策沒有成功,員工只好摸摸鼻子承認自己還沒有買鬧鐘。

  「那好,我等一下就去幫你買一個鬧鐘。當然,錢從你的薪水扣。」我直截了當的宣佈。

  「喔~~」員工哀嚎了一聲,但也知道拗不過我,於是只好認命的應了一聲「知道了啦!」之後,就乖乖的去做我昨天指派給他的工作。

  我默默的看著他的背影,突然想到我前女友說過的一句話:

  「我知道慣性遲到是很難改的,但無論如何還是要拿出決心來把它改掉啊!」

  沒錯,從前的我就像眼前的這位員工一樣,是個遲到的慣犯。但自從兩年前發生了那件事之後,我就再也不敢遲到了……

  ※※※

  那是一個下著雨的夜晚,也是我們第一次約會的日子。

  「我喜歡你!」女友握緊拳頭對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肯定是需要非常大的勇氣。因此也可以明白她有多麼的珍惜和我戀愛的每一分每一秒。

  那天晚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提早了一個小時就已經在我們約好的公園裡等著我了。

  而我卻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辜負著她的等待。

  天開始下雨。

  明明不遠處有個可以躲雨的涼亭,但她卻怕自己離開原地會讓我找不著,所以選擇撐起一把紅色雨傘繼續站在原地。

  看了看錶,已經到了約定的時間了,我還是沒有來。試著打給我,電話那頭卻傳來「目前無人回應」的語音。

  『不見不散喔!』

  她想起了跟我這樣約定過,所以她收起手機,繼續她堅定不移的等待……

  ※※※

  當我急急忙忙趕過去時,屍體已經被抬走了。現場只剩下警方拉起的封鎖線,和一把掉在地上的紅色雨傘。

  地上的紅色鮮血和紅色雨傘顏色相同,就好像多餘的雨傘布一樣的舖在地上,兩者非常自然的連成一片。

  觸目驚心的血跡被綿綿而下的雨水慢慢沖刷、慢慢流散……

  周圍一大堆鑑識人員在雨中工作。想必在這樣的大雨中指紋是已經採集不到了,但他們還是依然不知道在忙碌著什麼。

  不管怎麼樣,我急急忙忙的趕來這裡可不是為了要觀摩警察的辦案過程啊!我的女朋友呢?她為什麼會變成一具屍體被人抬走?誰能給我一個解釋?

  一名看起來非常老練的刑警走過來,確認過我的身份之後,先是形式化的安慰我一番,然後問了我幾句話之後,才開始解釋事情的經過。

  「歹徒在附近的珠寶店搶劫之後逃到這裡來,眼看四面八方都是警察,知道逃不掉了,便抓了你的女友當人質,並拿著一把改造手槍抵在她身上。而或許是第一次犯案的關係吧,歹徒非常緊張,所以一不小心就對你的女友開了槍……」

  這種事實叫人怎麼接受?

  我呆呆的看著刑警,我好想大吵大鬧一番來發洩我的不滿,但我沒有,我只是呆呆的看著刑警。

  「請節哀。」刑警又說了一遍這樣沒意義的話,並拍拍我的肩膀。

  我當然也知道對於不相干的外人來說,除了這句話之外也不能說什麼了,但是這叫我怎麼節哀?她昨天才跟我告白而已,我們才剛剛要開始交往而已,我們還來不及製造共同的回憶,然後一切就結束了。

  我流下了眼淚,卻沒有哭出聲。

  實在太讓人不甘心了啊!

  如果我今天沒有遲到的話,是不是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

  我一直對我從學生時代就養成的慣性遲到覺得滿不在乎,反正通常都會得到原諒,所以我從來就沒有下定決心去改善。但是今天的遲到,就算女友在九泉之下原諒我了,我也不可能原諒我自己,永遠不可能!

  「李警官,你最好過來看看這個。」

  一名鑑識人員走了過來,好像發現了什麼似的對站在我身邊的刑警說。

  「怎麼了?」李警官一邊問一邊跟著鑑識人員走向他所指的地方。

  我也跟著走了過去。

  「地上這把雨傘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拿不起來。」鑑識人員說。

  「拿不起來?」李警官的表情看起來顯然就是不相信他的鬼話,立刻走上前去,想要把地上的雨傘拿起來。但他隨即就發現鑑識人員說的並不是鬼話,因為不管怎麼用力去拉扯,紅色雨傘就是躺在地上紋絲不動。

  「怎麼會這樣……」李警官非常納悶,蹲下來察看雨傘的底部,是不是被凝固的鮮血給黏住了?但是現在正下著雨呢,鮮血根本不會凝固,再說就算真的是被鮮血黏住也不會黏得這麼牢吧!

  我雖然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然而看著這支紅色雨傘,我竟然在一瞬之間感應到了女友的心意。

  「妳還在等我嗎?」

  女友已經不在了,但她卻把即將和我展開第一次約會的那份期盼的心情附著於這把紅色雨傘上頭,所以她怎麼也不肯走,因為說好的不見不散。

  我不顧在場眾人的議論,走上前去並蹲了下來,用手輕輕的撫摸著紅色雨傘的傘骨。

  「對不起,讓妳久等了。」我喃喃說著,我猜她應該聽得到。

  然後我非常不費吹灰之力的拿起所有人都拿不起來的那把紅色雨傘,就這麼黯然的離開了現場。

  「簡直就像是雷神索爾的錘子嘛……」

  我聽見身後的某個警方人員開了這樣的玩笑,可惜我現在完全笑不出來。

  2014-10-31 18:48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恐怖日常》17:理髮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