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言

《恐怖日常》13:紅綠燈

  我曾經被幽靈找過麻煩。

  在北部獨居的我,某一天晚上睡覺睡到一半想要起床上廁所,一睜開眼睛就看見一個面色蒼白的長髮女子站在我的床邊,用祂那死魚般的眼睛瞪著我看,雖然祂並沒有什麼動作,但光是站在那裡也夠嚇人的了。

  至此之後,祂每晚必定會出現,而我每晚也必定無法入睡,搞得我整個人精神不濟,上班時老是做錯事,已經被老闆罵到幾乎要被開除了。

  我忍無可忍的求助於寺廟裡的師父之後,才知道招惹到祂的原因,原來是因為某天晚上我在走路回家的途中看見了身為幽靈的祂,祂迎面而來,我卻誤以為祂只是個普通的路人而閃個身避開祂以免相撞,才讓祂發現了我是一個看得見幽靈的人。大概出於孤單寂寞沒有人陪的心情吧,於是祂從此以後就死死的跟著我了。

  師父說祂的內心還保有生前的執著,所以念經超渡也不一定能請走祂,只有等業報盡了祂才會去輪迴,所以不需要強制去消滅祂。不過祂是屬於地縛靈,活動範圍僅限於我家附近,所以其實只要搬家的話,就能小事化無。

  師父完全沒有替我做個法什麼的,只是建議我搬家而已,所以當然,那天晚上回家睡覺,祂還是一動不動的站在床邊盯著我看。

  隔天一早我立刻下定決心辭職……反正這份工作也做膩了,整天被老闆罵也不是辦法,辭了也好。將套房裡的東西收拾收拾準備搬家,兩個月的押金就當成違約金讓房東扣掉也無所謂了,因為一想到每天晚上都要看到那個幽靈我就再也受不了了我.一.秒.都.不.想.待.在.這.間.屋.子.裡.了!

  我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了一間房子,兩天後,我就搬到了某所大學附近的一棟老舊公寓裡定居了。

  從此以後果然就跟那個幽靈說掰掰了,再也看不到祂了。不過至此之後我才知道,原來我也具有看得見幽靈的能力啊。

  ※※※

  好在之前的積蓄足夠讓我慢慢的找工作。一個多月後我找到了一份行政助理的工作,平常就是在辦公室一邊裡吹著冷氣一邊做些文書處理、幫上司整理開會資料等等。工作上執行得很順手,同事們人也都很好,讓我興起了一種可以在這家公司裡待上一輩子的感覺。

  我的座位被安排在一大片窗戶的旁邊,雖然公司在二樓所以視野沒有很好,但是抬頭往上看還是可以欣賞到藍天白雲和偶爾經過的飛機,感覺超棒!我太喜歡這個位置了!

  不過,這一切都只是上班第一天的感想而已。

  因為第二天,我就在窗外目擊到「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場景。

  我的座位其實是在這棟樓的角落,所以從我座位這邊的窗戶往外看,很輕易的就可以看到車來人往的十字路口,差不多也是兩層樓高的紅綠燈就在窗戶旁的不遠處,感覺上如果沒有窗戶的玻璃隔著,我手一伸過去就可以摸到紅綠燈了。由於這麼近的關係,所以平時紅綠燈的燈號閃爍時也多少都會映入我的眼裡,但並不影響我工作就是了。

  工作到一個段落之後,我泡了一杯咖啡,悠閒愜意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蹺著二郎腿邊喝邊看著窗外的景緻,但我有點後悔自己這麼做,因為那份悠閒愜意在五秒鐘之後立刻轉而變成令人心驚肉跳的不安。

  十字路口上發生了車禍,而我正好目擊了整個車禍的過程!

  這個十字路口是由一條較大的幹道和一條較小的支道所組成。在還沒有發生車禍之前,支道這部份亮的是紅燈,所以幹道的車子一直不停且密集的急駛而過,而靠近我們這棟大樓的支道的部份並沒有多少車子在等紅燈,只有一台機車停在那邊等而已。

  本來在這個風和日麗的午後一切都太平無事,但這位機車騎士卻突然不知道發了什麼神經,猛的催動油門讓整台機車突然往前直衝,想當然爾不可能平安無事的衝過如此寬敞又多車的幹道,於是車禍就這麼發生了。

  我嚇呆了,我拿著咖啡杯一動不動的坐在原位看著窗外的光景。

  破碎的機車幾乎被壓在一輛小客車的前輪底下,而機車騎士卻被彈飛到大約兩三公尺外的柏油路上,鮮血流得到處都是,騎士表情痛苦的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不知道死了沒?而小客車的駕駛狀況看來也沒多好,可以看見碎裂的擋風玻璃內部也噴了不少血跡,估計應該是額頭去撞到方向盤所噴出來的血吧。

  「哎呀,又出車禍了。」

  背後響起了一道美麗的聲音,是我的直屬上司陳姐。雖然我一直想要尊稱她一聲經理,不過她堅持不要,說我叫她一聲姐就行了。

  我這才回過神來,雖然剛才真的被嚇呆了,但我還是有聽到那個關鍵字。

  「又?」我問,「所以這個路口經常發生車禍嗎?」

  「平均兩天一次,不誇張。我看這個管區的警察都快被這個十字路口給煩死了!」陳姐說著看向窗外,這時候已經有警察來處理了,「妳看看那些警察的表情,一副『怎麼又來了!』的表情啊,哈哈!」

  「陳姐妳好壞喔!發生這麼嚴重的車禍妳怎麼還笑得出來啊!」雖然她是我的上司,不過在這件事情上我還是不能苟同她的態度。

  只見陳姐輕輕一笑,說:「我剛來這公司的第一天,那個十字路口就發生過車禍了,當時我的表情也跟妳現在一模一樣,不過嘛……如果妳再待個兩年,那麼妳看到車禍的表情就會跟我現在一模一樣了。」

  聽陳姐這麼說,我不由得覺得有些邪門,因為從來也沒有聽說過哪一個十字路口是這麼容易發生車禍到讓人習以為常的地步的。

  是這個十字路口有什麼問題嗎?

  可是在我看來,之所以會發生剛才那起車禍,主要原因還是在於那個等紅燈等得不耐煩或是有什麼急事非要闖紅燈的機車騎士吧。如果他能夠好好的等紅燈的話,不就不會發生現在的悲劇了嗎?

  到底是有什麼急事,讓他即使不顧自己的生命危險也要闖紅燈呢?

  我看向窗外,因為車子擋在馬路中央的關係,所以有兩名警察在那邊指揮交通以免塞車,另外一些警察就忙著拍照存證,而小客車裡面的駕駛已經被救出車外,頭破血流的小客車駕駛也是呈現昏迷的狀態,反而是機車騎士已經清醒過來了,身上的傷讓他忍不住發出痛苦的悲鳴。

  窗戶的隔音效果不錯,平常工作的時候並不會聽到太嘈雜的汽機車急駛而過的聲音,所以當然也聽不到機車騎士的哀號,不過看著他那好像金魚一張一闔的嘴巴,又有一種好像聽到了什麼的錯覺。

  救護車已經來了,小客車駕駛和騎士分別被醫護人員抬上救護車。我一邊替他們祈禱著平安的時候,也同時發現了一件事。

  在被抬上救護車之前,機車騎士一直向警察嚷嚷著什麼,左手食指拼命的指著支道口的紅綠燈……看樣子大概是急欲向警察辯解著自己並沒有闖紅燈吧。

  真是的,人類就是這樣,喜歡用謊言來逃避對於自己不利的事實。但是很可惜,我這個目擊證人已經看清了一切,分明就是這位機車騎士闖了紅燈才……

  驀地,我的腦海中閃過了事發之前的畫面……

  平時紅綠燈的燈號閃爍時也多少都會映入我的眼裡,但並不影響我工作就是……

  這樁車禍發生之前我並沒有感覺到任何突兀,而是在撞上的那一刻才嚇了一大跳。為什麼我不覺得突兀?

  紅燈熄滅,綠燈亮起的畫面再度閃現在我的腦海。

  雖然聽不見聲音,不過從那位機車騎士的口形看來,似乎是在向警察吶喊:

  「那個紅綠燈有問題!!!」

  我轉眼看向紅綠燈,一個白色襯衫上沾滿淋漓鮮血的中年男子就這麼坐在紅綠燈的最頂端,笑嘻嘻的看著下面的車禍現場。

  男子的整顆腦袋呈九十度傾斜,那是極端怪異的角度,就好像脖子長在臉頰上那樣。

  我雖然只是靜靜的注視著他,但是手上裝著咖啡的陶瓷馬克杯已經拿不住了,脫手掉到地上去,發出好大的碎裂聲響!

  紅綠燈上的怪異男子猛然轉頭,眼神中散發著詭譎的光芒瞪向我這裡!

  ……這下可好,看來我又要準備搬家了。

  2014-10-19 14:12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恐怖日常》14:少一個人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