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言

《恐怖日常》10:樹

  這是發生在我小時候的事情。

  還記得那是國小二年級結束之後的暑假,那年我九歲,不過因為我是八月生的,所以其實再過一個多月我就十歲了。

  暑假才剛開始放沒幾天,媽媽就說要帶我到鄉下去看外婆。

  我外婆當年好像是六十幾歲……具體是幾歲其實我也忘記了,只記得差不多是六十幾歲。

  她一個人住在鄉下農村的一座三合院裡。據說媽媽小時候就是跟外公、外婆還有那些叔叔阿姨們一起住在這裡,當時這座三合院就是他們的家。不過後來孩子們漸漸的長大了,漸漸的,一個個因為工作或是婚姻的關係而搬了出去。

  幾年後外公過世了,整座三合院就只剩外婆一個人住在裡面。曾經媽媽也有意要將外婆接到台北來住,但念舊的外婆說什麼都不肯走,堅持要住在這個她已經住了大半輩子的老家,甚至還說出了「就算死也要死在這裡」這種話,無奈之下只好讓外婆繼續住在這裡。

  雖然外婆仍然硬朗,但媽媽和舅舅阿姨們這些做子女的,工作之餘一有空,還是會常常回老家看望外婆,關心她的生活起居。

  老家旁邊有一塊小菜園,把務農當興趣的外婆平時白天都在菜園裡忙著。我和媽媽到達的時候是下午三點,外婆正好忙完,興高采烈的從菜園裡出來迎接我們。

  「哎唷我的乖孫子,來來來,讓外婆看看你有沒有長高!」外婆脫掉沾滿泥土的手套,用她那佈滿皺紋的手輕輕撫摸著我的頭髮,笑著說。

  其實對於外婆我並不熟悉,因為媽媽這幾年一直都在國外工作,沒辦法帶我來看外婆,或許在我更小更小的時候媽媽曾經帶我來過,但那時候的記憶早已模糊,所以這次等於是我第一次來,所有的人事物對我來說全是陌生的,這片鄉間風景是、三合院是、農地裡的土壤和蔬菜是,當然外婆也是。

  所以對於摸頭這種親暱的舉動,我無法報以微笑,只能很怯生生的看著外婆,不發一語。

  「看到外婆怎麼沒有叫呢?」

  直到媽媽這樣提醒我,我才禮貌性的喊了一聲「外婆」。

  進屋之後,媽媽和外婆就開始聊天,我對她們的聊天內容當然一點興趣都沒有,所以喝完外婆招待的那碗綠豆湯之後,我就跟媽媽說我想出門去看一看。

  「那要注意安全不要跑太遠喔,晚餐之前要回來,知道嗎?」知道我其實不是那麼貪玩的孩子,所以媽媽稍微叮囑幾句之後,就放心讓我一個人出去玩了。

  我心情愉悅的走在鄉間小路上,熾熱的太陽曬得我滿身大汗,但我一點都不以為意,繼續在鄉下獨有的空曠美景中恣意的跑來跑去。

  其實稻田旁邊的小路根本沒有什麼好玩的,但當時我還是可以自顧自的玩得不亦樂乎,現在想來總覺得很莫名其妙。

  撿一塊石頭往遠處丟,丟完再撿一塊,若是丟得比第一塊更遠,我就可以高興個老半天;或是拿樹枝去戳田邊福壽螺的粉紅色蛋蛋;或是一直去摸含羞草讓他們閉合起來……等等,這些小事情看在長大成人的我眼裡,已經變成了毫無意義的舉動,但是當時感覺到的趣味還深深的印在我的腦海裡面無法忘記。

  玩了大半天之後,我稍微覺得有些累了,於是隨便找了一棵大樹,打算坐在樹蔭下乘涼。

  我靠著樹幹坐在地上,一邊喘著氣一邊拉動領口將身上的熱氣多少排出去一些,心裡想著這天氣真熱啊,等一下回去再多喝一碗外婆煮的綠豆湯吧。

  一想到綠豆湯那冰涼的滋味,我就忍不住想要趕快回家了。於是我起身拍拍屁股上的泥土。

  但是在我踏出回家的步伐的同時,我突然聽見一道聲音從樹上傳了過來:

  「快上來~快上來~」

  我止住腳步,凝神傾聽。一開始我還以為自己應該是聽錯了,但隔沒幾秒鐘樹上又傳來同樣的「快上來快上來」的呼喚聲,就好像是在幫我確認自己的耳朵沒聽錯一樣。

  這下我可好奇了,我再次走近樹下往上看,樹上雖然枝葉茂密,但範圍不大,所以很快的我便可以找到聲音的來源,是一個爬到樹上去玩耍的小男孩。

  「哇~~你好厲害喔,爬這麼高!」我不禁想讚賞一下他矯健的身手,因為這男孩看起來跟我的年紀差不多,但是我沒把握爬樹能爬得像他那樣高。

  「快上來~快上來~」樹上的男孩再次呼喚我,還對我招手。

  他的臉大部份被枝葉的陰影和他自己的瀏海擋住了,看不清楚,我只能勉強看見他那笑著咧開的嘴巴和那一嘴雪白的牙齒,嗯,看來是個每天都有乖乖刷牙的好孩子。

  我也是個好孩子,所以我喜歡跟好孩子玩耍,但是現在跟玩耍比起來,我其實比較想要趕快喝到外婆的綠豆湯,而且我並沒有忘記媽媽的叮嚀,所以我覺得我還是趕快回家比較好。

  於是我便拒絕了他的邀請,跟他說:「可是我媽叫我趕快回家欸,所以我不能跟你玩了,再見喔。」

  說完之後,我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走遠之前,我似乎又聽見了他那「快上來快上來」的呼喚聲……

  回家後我將這件事情告訴了媽媽,只見媽媽露出一臉擔憂的模樣跟我說:「爬樹可是很危險的喔!萬一從樹下掉下來的話怎麼辦?還好你沒有跟他一起爬上去。」

  「因為我想趕快回來喝綠豆湯,所以就沒有爬上去。」

  「竟然是為了綠豆湯啊……」對於這個答案媽媽不置可否,愣了一下之後才說:「那你有沒有跟他講說爬樹很危險,叫他趕快下來?」

  「沒有欸。」那時候我滿腦子都是好喝的綠豆湯,根本沒有想到這個層面。

  「那下次如果你看到他還在爬樹,一定要勸告他,知道嗎?」

  「嗯知道了。」

  想想我也覺得媽媽說得有道理,所以我便決定明天同一時間再去那棵樹下看他在不在,如果有遇到他的話,我一定要好好的勸他不要亂爬樹。

  ※※※

  隔天下午,我又出門了。

  這次當然不是要跑出去玩,而是專程想要到那棵樹下去找昨天那位小朋友,距離老家也不算太遠,所以我很快就走到了。

  我走到我昨天坐下來乘涼的相同位置往上看,想要尋找小男孩的身影,結果完全不費吹灰之力的就找到他了,因為他又開始在那邊「快上來快上來」的呼喚著我。

  循著聲音看上去,很快就可以看到他那口雪白的牙齒。

  我心想這個男孩每天就像連續劇一樣準時的出現在這裡爬樹,可見他有多麼的喜歡爬樹,將來說不定可以成為職業級的爬樹高手,但不管怎麼說,爬樹就是危險的行為,我必須要勸阻他才行。

  「喂,爬樹是很危險的喔,快下來吧!」我在樹下抬起頭來對他說。

  「快上來~快上來~」但他的回應卻只有這句話。

  一個人說「快下來」,一個人說「快上來」,這樣的矛盾讓我覺得有些好笑,但現在可不是笑的時候。

  「不要再玩了啦!快點下來,不然等一下你摔下來怎麼辦?」雖然覺得現在不是笑的時候,但我還是笑著跟他說。

  「快上來~快上來~」

  「……」

  沒想到他這麼堅持己見啊,真是拿他沒辦法,不過既然都已經專程來勸導他了,當然不可能丟下他不管。我轉念一想,或許先讓他開心一下,等一下他就會聽我的話了吧,於是我說:「好吧,那我就上去陪你玩一下好了,不過你得答應我等一下就要下來喔!」

  「快上來~快上來~」

  「……」

  算了,我姑且當作他是答應了,於是我便展開手腳往樹上爬去。這棵樹其實並不難爬,枝葉非常茂密,所以能落腳的地方也特別多, 很快的我便爬到了跟那個小男孩同樣高度的地方。

  我往下看了一眼,媽呀!有夠高!這高度我看把三個直立的我疊起來都沒有辦法搆到這麼高的地方,這小男孩還真勇敢啊,我開始有點佩服他的膽子了。

  「你你你……你真勇敢,這裡這麼高,你都不害怕嗎?」

  我轉頭看向男孩,但是……

  「咦?人呢?」

  剛才明明還在我旁邊的男孩,現在已經不見了,我環顧四周,想看看他到底又爬到哪裡去了,可是我看來看去卻一個人也沒看到,我瞬間覺得我好像被他遣棄在這棵樹上了,孤單的感覺讓我產生了想要哭出來的衝動。

  但是我根本就來不及哭,就聽見背後傳來一聲「嘻嘻嘻嘻」的詭異笑聲,正要轉過頭來,突然間我的背後被人推了一把,很用力,那是一種想要致人於死地的力道。

  我並不是慢慢的失去平衡之後才往下掉,而是整個人猛然的飛了出去,可見從後面推我的人是多麼的毫不留情。

  「為什麼要殺我?!」在從樹上往下掉之前的那瞬間,我如此想著。

  為什麼這個男孩要殺我?我那小小的腦袋完全搞不懂這到底是什麼情況。我這麼好心的想要勸阻你爬樹,如果你乖乖聽話的話,我也願意跟你成為好朋友,但是為什麼你要把我騙到樹上來,然後又把我推下去?

  為什麼你要這樣害我?!

  在身體往下墜落的時候我一直都覺得非常難過,那是一種心理上的難過,一片好心被踐踏的難過,那種難過已經遠遠超越了即將面臨死亡的恐懼。

  從樹上往下掉的時間其實只不過短短的兩三秒,但我卻覺得這兩三秒是我人生當中最長的兩三秒……雖然我才國小二年級,說不上什麼「人生」。

  抬頭一看,我又看到小男孩站在樹上,笑著咧開的嘴巴裡露出了雪白的牙齒。

  這下子我大概活不成了吧,哎呀~媽媽、外婆、綠豆湯,永別……

  我感覺到一股阻力。

  「咦?」

  完全沒有想像中的與地面碰撞所產生的劇烈疼痛,取而代之的是我左手臂碰觸到的柔軟物體,好像是胸部。

  「媽……媽媽!」張開眼睛之後才發現是媽媽抱著我。

  原來媽媽竟然在我落地之前接住我了!

  我不用死了!

  當下情緒一放鬆,眼淚立刻自然而然的噴了出來,說是用噴的一點都不誇張,就算是考試不及格、走路跌倒還是寵物小雞死掉,我也從來沒有哭得這麼慘過,根本完全制止不了口中自動發出「嗚哇啊啊~~」的聲音。

  「好了好了,沒事了喔,媽媽來了……」媽媽一邊安撫我一邊幫我擦著眼淚。

  我也真的是嚇壞了,緊緊的抱著媽媽不肯鬆手,直到媽媽帶我回到了外婆家。

  ※※※

  後來聽了媽媽和外婆的述說,我才知道關於那棵樹的所有來龍去脈。

  距今一年前,有個頑皮的小朋友爬到樹上去玩,卻不慎從樹上掉了下來,當場死亡。

  從此以後,就陸陸續續聽見有人說,在經過這棵樹下的時候,就會聽見樹上有一個小男孩的聲音,用很愉悅的語氣說著「快上來~快上來~」。

  聲稱聽見男孩的呼喚聲甚至目擊男孩躲在樹上的身影的人越來越多。這事傳開來之後,當地的村民就向村長提出砍掉那棵樹的要求。

  村長思之再三,就在即將要作下決定的時候,死去的男孩的父母突然找上門來,懇請村長不要把那棵樹砍掉,因為那棵樹是他們少許能夠思念兒子的地方。男孩生前就喜歡樹木,所以他們打算把兒子葬在那棵樹下。

  村長聽了他們的請求,也覺得頗為同情,於是便再次跟村裡的長老們商議看看,而商議過後的決定就是要保留那棵樹。

  雖說村民們聽了事情的原委之後,也紛紛表示同情,同意將那棵樹留下,但同情是一回事,害怕又是另一回事了,自此之後,就漸漸的沒人再敢經過那棵樹下……

  當我和媽媽說我遇見男孩的時候,有好些年沒回老家的媽媽其實並不知道這段往事,所以才會叫我去勸阻男孩不要爬樹。而外婆在午覺睡醒之後,媽媽把這件事當成家常話題一樣的和外婆聊了起來,外婆一聽覺得不妙,生怕我被男孩抓去當替死鬼,才趕緊叫媽媽來找我。

  當媽媽趕到那棵樹下的時候,正好看見我被「某種力量」從樹上推了下來(媽媽說她並沒有看到小男孩的身影),大吃一驚的媽媽趕快將雙手往前伸衝到樹下,成功的接住了往下掉的我。

  據說我當時幾乎是以頭下腳上的姿勢往下掉的,如果媽媽沒有及時接住我的話,那我恐怕早就沒命了。

  事隔多年的現在一想起這事還是覺得有點毛骨悚然,這種差點沒命的經歷讓我從此以後更加的珍惜自己的生命。

  ※※※

  外婆過世之後,家族的人就決定將那座三合院給賣了,一來大家都因為工作關係,沒辦法搬到老家來住,沒有人住的屋子要把屋況維持好是件不容易的事;二來也是為了避免觸景傷情。

  房子賣掉之後,我們就很少再回到那個村落了,不知道那樹上的男孩現在怎麼樣了,也不知道他的父母現在怎麼樣了,希望他們過得還不錯。

  只是,現在每當我看見生長旺盛的大樹時,我就禁不住會想,在那一大團茂密的枝葉裡,究竟藏了多少我們從外面看不見的東西……

  2014-07-17 09:57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恐怖日常》11:電風扇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