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泰格

退役轉業記者,搞不清楚自己是愛貓還是愛狗。關注文學、戲劇和荒謬的生活,收集大量明信片 email:kaofeelfine@gmail.com

【Fixer手記3】一次普通的被警察調戲的催淚彈放題的晚上

發布於

十月一號,和Philip以及攝影師大哥暫別一個月,他們去了一趟選舉中的阿富汗,從塔利班的襲擊中全身而退,立刻便來到了香港。我忽略國際新聞許久了,問他選舉結果出來沒,他說還沒,因為有些地方要用驢子運選票,大概要一周左右,這速度在香港實在不可想象。


一個月前我們已經暢想外媒直播左邊視窗是中國大閱兵,右邊是香港示威的畫面,分身乏術的他最終選擇來香港採訪。這一個月好似白駒過隙,我還要給他補課:《我願榮光歸香港》如何一夜爆紅,為何開始杯葛星巴克,以及8月31日太子站的慘案。很可愛的是,第二天再見他,他手中竟然只端著一杯7-11的咖啡,搞得我道德綁架他一樣。不過這次,他除了感受到警民對立進一步的加劇,更感受到了警察對於記者的——要是用我的話說——喪心病狂。


下午我們被推進中的警察指喝、用強光照射、驅趕自不在話下,上個月沒有感受到警察這種戾氣的他竟然直接找到現場PPRB警察公共關係科的人員去對質。不知道是英文聽力問題還是故意,Philip的質疑沒有收到任何回應。


要說的故事在晚上。Philip要做電視臺的live直播連線,我們選擇去旺角警署。之前我們已經知道警察在警署外對著記者發了一輪催淚彈,有港台記者被布袋彈打中送院。警察的白色探照燈掃來掃去,一會兒指向叫罵的街坊,一會照向“越界”得記者。因為在場示威者和街坊極少,多數完全沒有gear,這讓我我作出了錯誤評估,告訴他在連線中沒必要帶面罩上鏡。

也許是看到攝影師的燈光,於是警察便在直播檔口“配合”的在腳下發射了十多枚催淚彈,是的,警察是在戲弄我們這些記者,而我們躲藏的角落其實仍然很暴露。更多催淚彈持續打過來,腳下叮噹亂嚮。而我們則結結實實的悶吃了數個催淚彈。


當時立刻便有兩位無gear的街坊迎著催淚彈跑來,口中叫著“保護記者”,隨即撐起兩把雨傘將我們罩住。當時,我心中的感激,多過催淚彈的涕零。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Fixer手記1:剛寫了篇傅國豪,我自己轉眼又成了示威者眼中的假記者

【Fixer手記2】愛港大媽說:你是記者?我也是記者!——她用80萬收視證明了自己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