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泰格

退役轉業記者,搞不清楚自己是愛貓還是愛狗。關注文學、戲劇和荒謬的生活,收集大量明信片 email:kaofeelfine@gmail.com

【Fixer手記2】愛港大媽說:你是記者?我也是記者!——她用80萬收視證明了自己

發布於

(本人現為失業兩月的前記者一名,接了一個外媒fixer的工作,卻趣事纏身,遂而寫下博諸君一笑:根據維基,a fixer is someone, often a local journalist, hired by a foreign correspondent or a media company to help arrange a story.也就是找受訪者約訪問、安排時間、路程、翻譯、攝影甚至偶爾代替記者發問的雜家。)

上一篇寫了被香港示威者群起質疑的事情,而在前一天則發生了被街邊愛國大媽喝罵的故事,兩篇文章連起來讀風味十足。時間是8月29日11:30左右,我們約好了和林議員在太子民主黨總部訪問元朗黑社會打人事件。雖然比約定時間早了十分鐘到達,林議員已經在會議室內等著我們了。甫一見面我便趕緊衝上去握手,我的手比較小,一般面對個子高高大大的人,握手便會再用力一點,而林議員身高是1米9以上。怎料我剛一用力,他卻喊了一聲痛,原來那是他在襲擊中傷到骨裂的右手。

採訪地點選在了戒備森嚴旺角警署對面的一個過境巴士站,記者Philip喜歡在一些有現場感的地方採訪——他沒選錯。聊了約有五分鐘,準備搭乘過境巴士的大媽認出了林議員。於是開始了她的騷擾,仆街、人渣、垃圾不絕於耳,林議員轉頭問道:“點啊,阿姐?”“我不認識你啊。我只知道你是人渣。”“不要緊,我正在做保護市民的工作。”“不用你保護啊,你都不是香港人。”記者是丹麥人,採訪自然用英文進行。大媽卻仍喊道:“你是中國人,為什麼不說中文?”


在她不停的騷擾下,採訪無法安靜進行,大家只好嘗試離開找個安靜的地方再聊,後來這個避之則吉的動作被稱為“不斷敗走”。這位大媽是那種香港清楚自己在香港土地上所享有何種權利的。我無數次的向他解釋我們在進行採訪,她卻頗為自信的反問我那條法律不準她在街上說話、走路。我說你已經說了很多粗口干擾採訪了,夠了。大媽於是像觸電一樣開始瘋狂重複“夠了夠了夠了”數十遍。其後大媽再使用身體向我擠過來,接觸的一剎那她如內地“碰瓷黨”一般大聲冤枉我“非禮”,而後面的大媽街坊更不斷提示她這招有效,持續進擊。

大媽甩掉我,持續狂奔了30米再次追上正在談話中的記者Philip與林卓廷。“你以後永遠別用淘寶買東西,你全身上下全都不要穿中國貨。”大媽接著給林議員提出了一個很私人的要求:回家不要沖涼——原因是他用的中國的水。林議員立刻反駁:“水是買的,每年花好幾億買的,我也有給水費。”也許是走得太遠,怕趕不上北上的巴士,擾攘一番後大媽終於意猶未盡的離開。

事後我給記者Philip解釋,這種“追擊”在香港其實已經很常見,很多人並不會關心記者採訪是否被干擾,因為他們覺得你會去採訪泛民議員的記者,本身就是“蛇鼠一窩”了。當時看見大媽逐漸狂躁,我便拿出手機拍攝,以策安全——大媽也在同時進行著她的拍攝。當時她對我吼道:“你是記者?暴徒都是記者!我也是記者!”我當時對Philip戲謔道,大媽要是把她手中這條影片經過微信群組發到同鄉會組織,一來二去我們就會火了。Philip不以為然,“She is so not a journalist”他覺得沒人會理會這樣一條影片。

他錯了,我們火了。一位在丹麥的華人把大媽的影片截圖發給了Philip,這段影片經過剪輯編輯,去除了大媽的粗口和無禮行為,並附帶了一些編輯的添油加醋後,被發布在了HKG的fb主頁上

HKG使用的來自大媽的視頻


來自本人的手機記錄


其後,我便收到內地朋友發給我來自微博的獵巫大號“孤煙暮蟬”的視頻,題目是“過街老鼠”。這位“孤煙暮蟬”如今很多“港漂”都頗為熟悉,內地學者陳純來港後便是被此人起底、抹黑並導致他被帶去派出所審問。最終,兩條影片合計共達到了80萬的收視。我問Philip,丹麥有多少人口?580萬左右。也就意味著佔丹麥七分之一多的人口看過這條影片。我們節目在丹麥的收視不可能達到這麼高吧。當然不可能。——如果只計算PV的話,這個大媽絕對是個比我們好得多的“記者”。

兩日後,我們訪問了周融,在他的公司,這是Philip一早要求訪問的名人之一,他需要一些能夠代表另一方的聲音。我指著周生公司門口HKG的logo問Philip,眼熟嗎?——這是post大媽視頻的公司,周融是他們的老闆?Philp擺出了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的表情。

Philip在結束了例牌關於香港現狀的宏觀問題之後,向周融提起了那個視頻。“Oh, that was you!” 看來周融作為HKG的老總還是頗盡職的,如此一個小小的post都能事必躬親的過目。“為什麼你要發布一個女人干擾採訪的post,她在現場表現的就像個瘋女人(crazy lady)?”Philip是個很斯文的人,我想他應該找不到更合適的詞彙形容那位大媽了。“I think she was very UPSET about Lam.”周融迅速找到了upset這個意涵豐富的詞彙來維護這位大媽。“你覺得這是個好故事(story)嗎?這是假新聞。”“要知道,你們有特朗普。或者是丹麥首相走在街上被罵,這就是新聞。”“這事要是發生在丹麥,我回去投訴新聞會員會。這個女人在挑釁記者和林議員。作為一個負責任的編輯,你們為什麼要出這個post?”“說白了,我們都是這麼做的,大家要面對這樣的現實(norm),林鄭走在外面被罵,對方也會這麼做。”訪問就此不歡而散。

週一,我們的紀錄片出街了,Philip在自述中提到,他從未感受過如此強烈的對於“對家”的情緒與恨意,無論是示威者還是親中親政府人士。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Fixer手記1:剛寫了篇傅國豪,我自己轉眼又成了示威者眼中的假記者

1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