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史上最大鬧鬼事件 孰真孰假?| 香港靈異傳說

不知道下一秒會怎麼樣,不如這一秒我們來問候朋友,寫張明信片吧!

回复Matty

張泰格

簡單看了看故事主角的文章,一般我會客氣的說“我是個粗人,這麼細膩的東西看不懂”。但是如果matters充斥的文章和評論要是淪為大學一年級二流文學城水平的話,我一是要吼兩聲的。

張泰格

這事看得我很楞,小號朋友還是挺會玩的,當時我也參加了發電計劃,因為有沒有發電這個計劃也會寫下去,所以寫出來就沒有再理會,結果出來後隨手看了前幾個計劃,主要是想了解一下目前matter比較興盛的文風是哪些,愣了一愣"well,ok",知道自己寫的和計劃書的東西很可能再一次不被關注了,吸了一口涼氣,心說,市場決定的。現在一看,還可能是寡頭市場決定的,我沒什麼好說的,會玩。

如果要永遠離開香港,你會帶些甚麼?

這一年,發現友誼難永固

張泰格

大概就是這樣了,記住朋友以前的好,也記住他當下與你的人鬼殊途,好好的在心裡道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