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泰格

退役轉業記者,搞不清楚自己是愛貓還是愛狗。關注文學、戲劇和荒謬的生活,收集大量明信片

林鄭和警察,利君雅是在救你們。

發布於

上週,陳百祥舌戰杜汶澤成為城中熱話,二人辯論水平著實不高,若非有名人效應,基本就是屬於茶餐廳阿伯級別的對話。而主持人陳淑怡的表現只能說是中規中矩,她逐一提出論題,卻沒有對嘉賓諸多的事實性錯誤提出訂正,令整場舌戰效果大打折扣。不少朋友私下裡問主持人為何不是早先主持陶傑、胡錫進辯論的利君雅Nabela Qoser小姐,畢竟杜汶澤在早前是利小姐致電邀請的。其實一個節目組內邀請嘉賓,誰比較熟誰來聯繫是正常不過,但是否有怕在直播中出現如胡錫進所言的利君雅攜手陶傑“二打一”的考量,就是另外的問題了。現在的利君雅,其實正面對著來自各方的壓力。

其實利君雅早已經成為不少香港親政府人士、以及中國網絡“小粉紅”的眼中釘,近來更有大量針對她的投訴,指控不外乎如下兩件事例:

其首要“罪行”是在元朗恐襲的第二天特首記者會上,“在沒有真憑實據下預設立場追問特首於21日當晚是否「官、警、黑合演的大龍鳳」,又促林鄭月娥「講人話」,言語間極盡侮辱。”


其後則是警方於2019年11月8日交代科大男生周梓樂墜樓死亡事件中,利君雅“在沒有真憑實據下預設立場”連番追問警方「有市民認為警方忽然關心是貓哭老鼠,如果警方重視案件,為何不是高層出來?高層是否要和你們割席?」 、「周同學的死,是否半點與警方行動無關?警方是否丁點責任都沒有?」 、「警隊現在有殺人嫌疑,警方自行調查案件,與六七十年代查自己人貪污有何區別?警方如何開脫自己嫌疑,讓公眾信服?」。


而現如今香港政府民望低迷,香港警察數十年的專業形象瞬間崩塌,林鄭對於外界訴求充耳不聞每次記者會除了譴責還是譴責,警隊則在各界質疑聲中仍舊面不紅心不跳的推卸責任。民眾和政府如同活在兩個平行時空,視頻顯示警察主動掏槍挾持示威者並開槍,警方卻指責示威者搶槍,這究竟是何邏輯?從7.21到8.31,從陳彥霖到周梓樂,掌握著大量證據的警方非但沒有在記者會上公佈證據,自證清白,反而是遮遮掩掩信口雌黃,民間沒有對質便當事情沒有發生。元朗恐襲警方棄市民不顧轉身離去,不問,問什麼?警察有殺人強姦嫌疑,自己查自己,不問,問什麼?一個接一個惡性事件,令香港陷入了塔西佗陷阱,任何公權力的發言都無法釋除公眾疑慮,所有的掩飾堆砌只會令民憤如同洪水一樣越疊越高,最終一發不可收拾。只有面對真實,才是香港政府的唯一希望。而當下,敢於講出真相、敢於質疑虛假的就是“諍臣”——記者。

投訴者認為利君雅的提問,對政府及警方的態度充滿敵意;並上綱上線引用公務員守則,稱她損害或可能令人有理由認為有損其在公職上處事不偏不倚和政治中立的形象 。其實批評者本質上是想說利君雅作為公務員,喪失了對特區政府的“忠誠”,竟然敢侮辱特區行政長官?套用內地說法,就是“吃共產黨的飯,砸共產黨的鍋”——沒人會質疑中共政權的合理性基礎,也沒人理會特區政府的服務對象是何人。總之,政府發人工給你,你就要無條件效忠,容不得半點質疑。那麼,何為忠誠?我突然想起中國被流放的作家劉賓雁和他的《第二種忠誠》。他提出對於絕對服從者和黨內批評者應一視同仁,後者是為「第二種忠誠」。其實利君雅這樣的記者所顯示的忠誠恰恰是為了挽救這個已經失衡的政府,不至於因為創造了太多虛偽而傾覆。

作為記者,我知道記者應該為之負責的,只有真相,當權力試圖掩蓋真相的時候,記者就要刺破虛偽。讓我來引用香港電台的《節目製作人員守則》

適切的不偏不倚並不是要求在處理每一個公眾關注的題材時,採取硬性的絕對中立,也不是要求偏離公平開放社會視為根本的自由、民主、人權及法治大原則。倘若為了試圖不開罪任何人,不驚動任何機構,而不盡力去全面和公開地探討有關的論題和事件,則我們是有瀆職守。(P11)

受訪者應得到公平機會,完滿回應發問。然而訪問者如遇到精於砌詞搪塞,藉機標榜立場和避重就輕的受訪者,便要越加與他們抗衡。……受訪者如對提問敷衍迴避,訪問者應予以揭露。(P14)

利君雅就是這麼做的。我本人不是科班記者出身,反而受過不少人類學訓練,人類學觀點來說,人說出的話並非總是真實,更要看他的行為。其實當權者說謊未必會比普通人多,只不過他們說謊的機會更多罷了:他們往往基於利益會隱瞞真相、說謊甚至利用媒體(比如官媒的記者一定會拿著警方記者會的材料寫稿),好記者需要做的就是不斷地挑戰、質疑、追問,讓虛偽無所遁形。如果讓他們舒舒服服的你問我答的言說,那就不如警方開fb直播好了。

而當我們看到當天香港電台生產的新聞,我看不到任何偏頗,內容只有事實。

警方深感難過 稱周梓樂由離開住所至墮下沒與警員接觸 

警方將調查周梓樂墮樓與當時停車場外放催淚彈有否關連

對很多國內批評者來說,記者真的有什麼典範只應該是吳小莉一樣的人物,端莊大方張弛有度。於是人們只能記得她在兩會上被朱鎔基“欽點”提問,但是卻沒人記得起他究竟問了怎樣的問題,一個關於她的新聞片便停留在“總理您好,我想提的問題是......”

總是灰頭土臉的攝影師盧廣,在新疆失蹤將近一年,大概不算是記者;只關心小人物生存,斗膽實名舉報官員並坐了將近一年冤獄的劉虎,大概也不算是記者。更何況是利君雅小姐這個本就“非我族類”,未嘗受過漢民族禮儀教化的“外國勢力”,面對特首和警方,怎敢如此造次沒有禮貌?(更多卑劣言不作引用)可是,究竟哪個記者在受訓練的時候,是要像警察一樣“服從”呢?內地這些年因為紙媒行業大幅收縮,哪怕是官媒被裁員者仍眾,當他們舉橫幅向外界求助維權的時候,人們總會問一個問題,“當別人維權的時候,你們在哪裡?”


把真相昭告天下,讓謊言無所遁形,好記者不過如此,守護利君雅和仍在堅持的記者們是香港人的義務,正如他們在用一支筆一把口守護香港一樣。其實各位可知,現實中的利君雅說話是怎樣的低聲細氣,遠不似質疑林鄭、警方的銳利。她的氣勢,只有在面對當權者的時候才會迸發。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