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泰格

退役轉業記者,搞不清楚自己是愛貓還是愛狗。關注文學、戲劇和荒謬的生活,收集大量明信片

揪著黎明不放是不是吃飽了撐的?愛吃不吃,不吃滾蛋。

我是個糙漢記者,不如用蘋果壹周刊角度來理解黎明和其他朋友。

1,我的第一反應是:真勇,疫情這麼嚴重還聚會吃飯?——這與本事件無關。

2,黎明是放蛇嗎?是卻又不是:對餐廳阿姐來說確實是,因為這是“測驗”,而且確實弄得服務人員很尷尬;對老闆來說不是,因為老闆知道他們要來。

3,黎明是去對質嗎?初衷上不是,因為他們很明確是抱著善意的對話的目的,但是對話確實沒有形成,最後變成他們為難了不善言辭的阿姐,老闆又反過來在fb粗獷的調笑了他們。

4,而若是對話,便要超越語言這個鴻溝,結果這次活動,普通話和廣東話卻反而成為對話的阻礙,算是個結構性問題。

5,說實話從一個記者的角度來看,這個“探訪”是沒什麼意義的,因為事件的一方根本沒有參與到對話中。記者若是根據這個動作寫出一篇東西,我是一定會槍斃的,因為你並沒有獲得光榮老闆的解釋。做記者的也知道,採訪餐廳老闆是不可能在繁忙時段的。所以一篇文章看下來,並沒有太多有效信息,反倒是成了學者的觀察文,阿姐們反而成了背景,並不知道她們想什麼,怎麼想。所以文章就變成了自說自話,從報道的角度可以說是半途而廢。

6,但是這畢竟是對話的一部分,大家沒有必要糾結對錯,因為香港人的身份還遠遠沒有構建,真的怕一個不完整的善意的對話嗎?

7,光榮老闆很簡單,知道你們是手足了,愛吃不吃,不吃滾蛋。最新的回復我還真覺得他是條漢子。

説著普通話,等待一個不曾謀面的人

手足的條件——講普通話者勿進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