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泰格

退役轉業記者,搞不清楚自己是愛貓還是愛狗。關注文學、戲劇和荒謬的生活,收集大量明信片

恭喜5大中國官媒被美升格為“外交使團”

記得有個真實的笑話,一群中國留學生在外國大學裡面搞學生組織,宣傳部明晃晃的寫著Propaganda department,被很多外國人恥笑。這雖然是個講留學生不諳英文與外國文化的事情,不過卻真真很符合在外國人的傳媒工作方式,誠實的不得了。

美國國務院認定新華社、CGTN、《人民日報》海外版的美國代理公司等5個中國官媒為“外國使團”,算是實實在在搞明白了這群披著媒體外衣的宣傳工作們的本質。也是美國官員在指稱這些媒體為北京“宣傳新聞機構”後的實際行動。

很多初來乍到中國的外媒記者,都會因為不了解中國的黨國體制而對《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感到混亂:有人覺得他是一個有獨立思想、理解中國政體的資深記者,其後又會把他修訂成手眼通天、有免死金牌的黨內媒體人。其實主要原因就是鬼佬不明白,官媒背後的身份邏輯。胡錫進作為中共機關報《人民日報》的子媒體主編,他在中國行政官僚的級別中,估計已經達到了司局級。(相當於中國地級市市長或在中央各部委的司局長),而這個級別幾乎沒有意外的是中共黨員,於是他“四個意識、四個自信、兩個維護”的黨性必然要求他是一條“為國接飛盤”的媒體狗。

所以中國的官方媒體普遍都有著相應的行政級別,兩種不同的序列是可以進行“交流”的。記者從政,很多時候甚至是被看成系統內的職務調整。比如新華社雲南分社副總編,與雲南省委宣傳部副部長是同一行政級別。2016年新華社社長蔡名照、2018年中國中央廣播電視總台台長慎海雄都曾經以記者身份訪問過俄羅斯總統普京,實際上這兩人早已經達到了相當於副省長的副部級官員級別。相同的,新華社駐派外國的媒體人,尤其是可以自由出入中國大使館的分社社長,都或多或少有著相應職級,被視為中國政府外交人員實不為過。

在這裡我不妨模仿一下胡錫進的論調評論一下事件:其實中國政府和很多中國網友的反應都太大了,老張我特意看過《外國使團法》(Foreign Missions Act)的頒布目的,除了一條規範在美外國使團的行為之外,其他三條實際上都是對外交人員的保護性條款,這是很多媒體無意或有意忽略的。比如確保給予使團人員平等待遇、確保外交人員的特權和豁免權、以及互惠的向這些使團提供適當的特權、利益和服務。而且老張我了解到這一認定其實不帶有任何新聞報導方面的限制,也不會干涉這五家媒體的報導範圍,記者們仍然可以參加國務院新聞簡報會等美國政府機構的活動。所以外界大可不必拿這個事情大做文章,畢竟我們中國控制美媒記者的能力,不是外國人一天兩天學得來的,《華爾街日報》是時候反省了。

【越界華文問答】複雜的胡錫進與狂飆的《環球時報》

付國豪是記者、間諜還是民族英雄?如何理解他在機場的矛盾言行?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