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泰格

退役轉業記者,搞不清楚自己是愛貓還是愛狗。關注文學、戲劇和荒謬的生活,收集大量明信片 email:kaofeelfine@gmail.com

弦子上庭这一天的几个小事

Published at

12月2日,中国一南一北有两桩庭审牵动人心,我在北边这个的现场。北京是很冷的,黄色的银杏叶上周几乎就掉光了,北京便只剩下青砖灰瓦的颜色,好在天气不错,只不过北京海淀人民法院过于威严宏大,泡桐树的叶子也不解风情,蓝色的天空几乎都被遮挡住了。弦子的庭审从中午到深夜,一直开了10个小时,外面的近百声援者也等了10个小时。这一天他们都成了弦子的朋友们。


一个死气沉沉的城市需要年轻人,今天看到很多年轻人面对警察的威吓不卑不亢,举牌声援;长久的等候中互帮互助,买晚餐、买手套、买暖手包,用微信和社交媒体传递信息、扩大影响力,让我几乎闻到了些许熟悉的味道。


一个死气沉沉的社会需要记者,可惜在现场的内地媒体极少,《财经》的一篇报道发出不久也难逃删除命运,等候着的往往还是港媒和外媒。

小事从这里说起,主要是关于媒体,与事件无关:

关于cable:北京的重要故事,有线中国组总不会缺席。经历了前一天的总辞,我不知道他们是否还会出现在现场,我偶尔会看看寥寥几个摄像机上有没有熟悉的红色台标,不过似乎并没有港媒电视台的迹象。未几,却在微信群中看到了记者在寻找现场声援人士做采访的邀请。年轻人的信息总是很灵通,说鉴于昨天裁员,他们觉得有线已经不安全。而这位记者仍在尽力解释自己虽然总辞,但在余下的日子里仍然会紧守岗位,采访方针也不会变。

有线中国组仍没有缺席,也信守了自己最后日子紧守岗位的诺言,拼尽全力去寻找受访者。对于看不到有线电视的内地民众,其信任是源于一代代驻京记者的积累,而打破这种信任,一天就够了。


关于外媒:

警察对于声援者的态度是很好的,劝说中带着几句严厉的禁止,虽然口说要没收展示品,但是并没有真这么做,一整天的警民关系是颇融洽的,还有年轻人期望顺便给警察买些吃的。


路透、法新、美联这些大社的记者都在现场,而他们高高大大的身影成为了警察的工作目标。由于警方对上百名声援者实行了“上返行人路”的要求,霎时间便和路透法新的两名外籍记者起了推搡,随即强行将二人拉拽回附近派出所,警方表示是为了“确定二人记者身份”——这些工作现场是不能做的,必须要回到所里查一两个小时不可。

配合警察工作的外媒記者


被警察带走是驻京外媒记者的家常便饭,有外媒朋友说,这次还不错,附近的人还追着警察讨说法问为什么要把他们带走。若是一般北京市民,则会坚定地站在警察同志一边,对外媒记者予以批判和唾弃,因为外媒是唯恐天下不乱的。


还有年轻人:

外媒记者到底有没有资格进入相关的微信群,群内的年轻人是有争论的,有人觉得“外国媒体就别来凑热闹了”,因为会影响案件审理,尤其是“家务事”要关起门来处理,可是“你国媒体又在哪呢”?

在一个期望推翻对女性污名化的群组,偶尔也会听到对外国媒体污名化的声音,“大局为重”成了常用的词汇。我真期望能够有个真诚的社会,警察可以理解年轻人只是真诚的对受害者表达支持而非想要破坏治安,年轻人理解外媒是期望真诚的报道而非“乱华”。

Enjoy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like, so I can know your companionship.

被誤讀的林奕含們

我们都是弦子和她的朋友

【对谈精华整理】弦子、麦烧:不让任何看似庄严的存在摧毁自己

1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