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泰格

退役轉業記者,搞不清楚自己是愛貓還是愛狗。關注文學、戲劇和荒謬的生活,收集大量明信片

和李文亮道別

憤怒的時候我會看看魯迅,之後我就會很無助。人們往往會引用他這句話讚頌:“真的猛士,敢於直面慘淡的人生,敢於正視淋漓的鮮血。”其實他想說的是後半句:“這是怎樣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為庸人設計,以時間的流駛,來洗滌舊跡,僅使留下淡紅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又給人暫得偷生,維持著這似人非人的世界。我不知道這樣的世界何時是一個盡頭!”

“謠言醫生”李文亮去世了,在6日晚9點30分的“謠言”中去世,或是在武漢中心醫院“經全力搶救無效”,的官方的7日2點58分去世。

魯迅寫過,“中國的孝子們,一到將要‘罪孽深重禍延父母’的時候,就買幾斤人參,煎湯灌下去,希望父母多喘幾天氣,即使半天也好。”對於這個政權也是相同,無論怎樣視他的民眾為螻蟻,最大的尊重其實就是讓他們多活一會是一會。在李文亮多生存的這5個半小時中,這個中國並沒有絲毫的改變,武汉人依然困坐愁城,香港人同樣不知所措,網絡上的悼念文章仍然被瘋狂的刪除,現實中還有被訓誡、處罰的“造謠者”。

笑中帶淚的笑話:“如果上帝派先知回到去年12月的武漢,告訴世人如今的危機,未來會改變嗎?——不會,他會成為第九位造謠者。”失望的上帝,已經將李文亮,這個普通的中國醫生帶走。


34歲的他真的很普通,喜歡看球也喜歡煲劇、喜歡給美女like也會覺得小鮮肉帥氣、喜歡吃魚生也喜歡海底撈。正常的他,此刻應該陪伴懷孕中的妻子產檢,為自己的孩子徵集名字。他從沒想過做英雄,報考醫科是因為想要“比較穩定的專業”,肺炎的疫情僅僅發在了同學的內部群組而根本沒有在微博上公開,被醫院批評最擔心的是自己的升職前景,一被警察“訓誡”便立刻承認了自己的“錯誤”,紅紅的大手印按在了“明白”上面。他不比別人聰明更了解天下大勢,他也像一個普通的中國小粉紅一樣轉發“護旗手”的微博。

李文亮不是英雄,不是盜火的普羅米修斯,他只是個有著戰戰兢兢的樸素良心的平常人,但這足以讓如此的中國銘記。可是,睜眼望去,在他之前有致力於揭露中國艾滋病真相的高耀潔醫生,如今流亡美國;有SARS期間公佈北京隱瞞疫情的蔣彥永醫生,如今被長期軟禁;有為結石寶寶、汶川地震討公道的譚作人,如今被長期監視;有為無數維權人士申冤的黃琦,如今身陷囹圄。這些良心,仍然在被扼殺。


李文亮這畏首畏尾的良心成為了病毒的第一針疫苗。時間流去,病毒總會過去,身體的病總會治好。到那時頌歌聲聲、盛世依然,血痕淚痕都會模糊,哀痛也會忘記,李文亮的名字也許已經掩映在無數新的麻木中消逝。在中國,治心的疫苗似乎藥效和有效期都很短。

也許李文亮會有他的墓誌銘,會不會是他簽下的訓誡書的最後一段:

我們希望你冷靜下來好好反思,並鄭重告誡你:如果你固執己見,不思悔改,繼續進行違法活動,你將會法律的制裁!你聽明白了嗎?

答: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