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泰格

退役轉業記者,搞不清楚自己是愛貓還是愛狗。關注文學、戲劇和荒謬的生活,收集大量明信片

北京用反恐的手段防疫 怎麼能不出事?

北京疫情暴發並意外,外界之前都以為會是在外地人聚集的朝陽區,卻沒想到首當其衝淪陷的竟然是天子腳下的西城區。原因可能是北京將嚴密的防控體系套用在防疫中留下的漏洞。

從沙士之後,北京對疫情的防控實際上有了不少經驗,在這次疫情中實行且取得一定效果的是將防控管理下沉的社區一級,由地方居委會管理社區封閉、人員進出、統計報告等情況。更重要的是結合早前構築的老大哥式的反恐體系,一個地方社區究竟有哪些外地人租住、姓誰名誰、是否回京等情況都已經通過公安系統以及租房給他們的業主,了解的明明白白。其實很多北京人可以從年後明顯的感到社區在防疫管理上的層層推進,從小區防控提升到居委會電話通知、更有不少帶著紅袖章的“大媽”守在胡同口查問,整個防護網不可謂不細緻。

然而這些手段,只能用來防人,更準確的說,拿當初北京市委書記查外地人趕外地人的反恐手段來防控疫情。從復興醫院的案例推測,由於復興醫院所在的三裡河地區被八大部委機關環繞,有大量早已落地北京的外籍離退休老幹部,過年期間或是返鄉或是接待拜年的相親,感染機會極大,但這些人就是社區管控的漏網之魚。可以想見,這些老幹部平日都要以各類醫保藥物維生,去醫院看醫生取藥,你推我擠時必然增加了感染機率,防不勝防。防疫畢竟不是反恐,病毒不會大大咧咧坐在掛有鄂A車牌的車上拿著湖北省的身份證,在無數的天眼下暴露乖乖的等著警察國保上門。其實千防萬防,家賊難防。北京書記蔡奇大手一揮趕走了無數在北京謀生的外地“低端人口”,現在一看,西城其實住的滿滿都是外地人口,只不過他們都高端很多。其實西城成為災區,老北京人是不太慌張的,因為西城早就沒什麼北京人了,他們都拆遷去了5環外。

一段北京大學人民醫院肺炎防疫工作會議的視頻在網上流傳,一個長期腎病患者被感染近月,潛伏期的傳染癱瘓了整個科室。其中一位發言的院方領導在通報疫情的時候語帶沮喪:“病毒就在身邊,防不勝防,到底是怎麼傳的?到現在還掰不清楚的話,代價就太大了。如果我們知道敵人在哪,我們打他一個就完了。如果我們不知道敵人在哪,要防自己的話,代價就是極大的。”他舉了一個很恰當的例子:你知道有恐怖分子要炸飛機,把恐怖分子抓住就行了。如果你不知道敵人在哪,所有的機場、所有的航班都要案件,成本代價是非常大的。

中央何嘗不懂得防疫的代價,然而他們也清楚的知道這些年中共的政權合法性不過是來自告訴的經濟增長。在中國經濟增速降至近30年來最低水平之際,中共確實投鼠忌器,一直在抗疫情和保經濟中找平衡:早前路透消息便稱習近平在2月3日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上警告地方官員,一些為了遏制疫情而採取的行動損害了經濟,其後各地方便不得不冒著疫情擴散的危險請工人回廠復工。而21號李克強便查看了北京的防控物資,目的是為了“有序復工復產”。當天習近平主持的政治局會議更部署統籌了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兩方面工作。對中央來說,停工停產就意味著政權不穩,近期的影響必然大於疫情的擴散,所以才會冒著風險要求地方復工。不過對陽奉陰違慣了的地方官員來說,疫情數字越高他們的烏紗帽就越不穩,反而經濟不是燃眉之急,當下很多的所謂“復工復產”不過是給中央打馬虎眼罷了。更遑論中國人在要錢還是要命的問題上,根本不傻。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