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3 篇作品累積創作 27424 

透明人的自杀〈一〉|色彩斑斓的她

函一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一直不被人看到的透明人突然被人看见了,有了和人们的联系,透明人很开心,可是,透明人还是透明人,什么都没有改变,在一个昏暗的下午,喧闹的酒吧里,透明人又回到透明了,没有人记得透明人,就像它从不存在一样,明明上一秒还普通地聊着天,下一秒就忘记了。

你选择斩断了因果关系

函一

完成自己是一生的修行。

痛苦与专情

函一

活着就是痛苦。

在阴晴不定的寻常日子,我胡乱思考

函一

有一种感觉是大家所共有的,那就是一种“平常的悲伤感”。如字面意思,再平常不过了。带着平常的“悲伤感”通常在午睡后造访。今天,它拜访了许久不午睡的我。

衣物之壳|喜怒无常的对手

函一

一 有没有一件神奇的衣服,能让我彻底觉得安然呢?然而,只要是作为人,为人设计,供人注视的衣服,就一定难以脱离世间的某种社会准则。我想,艺术服装秀的伟大之处,就在于它敢于挑战“这种准则”。这是一种向往“无拘束”的伟大,并且更甚于“自由”一词。

透明人的自杀[终]|狡猾的怪物

函一

世界上总有和太阳一样的人。阿梓。她是我的学姐,常与导演和艺术家作友。也做播客和诗社,一群和她一样志同道合的人。关注她的Flowerbox用户把她称为梓梓老师,同时用“您”来称呼。有时翻到她的Flowerbox动态,说有认识三十多岁的成年男性,还是彼此很信任的朋友。

不一样的艺术教育体验|言起教育

函一

*感谢@凌于深渊 举办此次社区活动~我很少思考自己所受的教育,是新的体验!写点我个人的小小体验吧。说到大陆的艺术教育,相信在不少人的回忆中“美术课/音乐课总被各科文化课挤占”。有曾上过课外绘画兴趣班的Matties,我猜大都有过“被改画”的惨痛回忆——改后的画往往“面目全非”...

透明人的自杀〈三〉|小侏儒

函一

我才不寂寞,我不是一个人,这么说或许自大了点?是不是有了崇拜我的人啊,嘿嘿。谢谢你,哈哈。说是离开 Flowerbox,应该也只是暂时离开吧。这个地方弥足珍贵,可以说许多不能说的话,暂时没有像其它平台那样精密的算法,所以遇见能体现它原本的价值[10:53 PM]你能注意到我,我很...

我的???中国——两个现实,同一混乱

函一

——持续至今的困惑。新中国70华诞大型焰火晚会|深圳湾公园从小到大,我对中国的认识一直是稳定的。大好河山,经济飞速发展,人民安居乐业。大一点后,每次看十一国庆阅兵都会感动得热泪盈眶。对香港和台湾的认识,只觉得那里的人都被“境外势力”洗脑了,天天吵着独立,都是港独台独。

透明人的自杀〈二〉|朋友

函一

Twitter-@daisukerichard没有尽头的城市…吗?整个人躺进学校的草地上,不知从哪来的风微微拂动不知名的草木。我把视线移向足球场那边,连接大片草地处有棵缅栀子,淡色盛开,浅黄色过渡到中心的淡朱红,单纯的白色轻巧地把淡雅漫开,朦胧间,只见一片道不明的白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