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治

藝術與技術、技術倫理、互聯網政治、賽博生活……

信息食谱的恼人麻烦,与布莱希特可以如何帮助你建立更好的信息素养

从节食者变成采摘者,从控制转向互动,从健康到强健。

本文首發於 In The Flux 新聞通訊,歡迎訂閱。


我們現在都知道,你所閱讀的信息會極大地影響你的思考。由于我們都只有有限的時間和稀缺的注意力,而信息的供應卻永不會停止,「信息食譜」(information diet)這個想法自然也就在那些關心自己信息攝取的朋友那裏,得到了很多共鳴。

信息食譜的基本邏輯和指引就是,從信息汪洋中挑選好的內容,只看這些好的內容,這樣就可以保持信息方面的健康與愉悅。在實踐中,不同的人也會有不同的精簡程度:有些人變成了數字極簡主義者,嚴格控制著自己的信息攝入量;另一些人只關心信息的質量,但卻可能和那些什麽信息都讀的人一樣「貪吃」;剩下的人,零散地分布在這兩極的中間。

所以做一個「信息節食者」到底意味著什麽呢?在「信息食譜」這個想法之下,實際蘊含著幾個重要的假設:

  1. 我們不可能去閱讀所有的信息,而且我們應該自己做選擇。現在,信息的産量實在太高,遠遠超過了任何人可以消化的數量,所以我們別無選擇,只能閱讀其中的一部分。如果你不選擇讀什麽的話,那麽其他人就會幫你選擇,並填滿你的時間。所以還是自己選擇比較好。
  2. 重要的是「優知」(better-informed)而不是全知。知道所有的信息是沒有任何意義的,因爲從統計的角度講,大部分的信息都不值得去知道。相反,垃圾信息反而會幹擾你的判斷和思考,讓你誤入歧途。所以最好就是只讀有營養的信息。
  3. 信息的價值(也即篩選信息的標准)是由它的質量和有用程度來決定的。
  4. 設計信息食譜就是去控制信息源。信息就像是水,好的內容來自好的信息源,如果你控制了你的信息來源,你就控制了信息的質量。

雖然這些假設都很有價值,但是它們也同時忽視了另外一些重要的元素,而這將會帶來不少惱人的麻煩。

信息食譜的惱人麻煩

如果你像我一樣曾經嘗試過搭建信息食譜的話,那麽你很可能也會發現如下一些惱人的副作用:

  1. 很難發現新的信息源。你的信息源大概率會隨著你現有內容裏的鏈接,而得到自然的增長。但你卻很難發現異質性的內容,並非常容易跌入信息的「回音室」。
  2. 食譜暗示了一種對待信息的靜態視角。選擇信息源非常重要,但是同樣重要的,是隨著它們的演變去更新你的信息源。現在,管理訂閱變成了一種占蔔:你必須通過現在來預測未來,但這並不總是可靠。
  3. 其實,重要的也不僅僅是「優知」,我們最終應該看重的是更好的思考。爲了更好的思考,你需要全面的、站在不同立場上的信息,來幫助你作出更好的決策。但一份食譜並沒有給你提供評判某個單獨信息的空間。食譜的基礎是信任——你必須足夠信任它們,才會把它們放進你的食譜,但是信任會削弱你的判斷力與客觀性,而這在某種程度上,抵消了收集信息的本意。

布萊希特與信息的「間離效應」(Verfremdungseffekt)

布萊希特是德國戲劇大師,也是讓「間離效應」這個概念爲人所知的重要實踐者。布萊希特在發表于1936年的一篇文章《中式表演中的間離效應》中,第一次使用了這一概念。他在文中說道,所謂間離效應就是一種表演方式,「能夠防止觀衆非常簡單地就與舞台上的角色發生共情。對演員們行動與話語的接受或拒絕,應該是一種有意識的行爲,而不應該像現在這樣,發生在觀衆的潛意識之中。」[1]

當舞台上的劇作和表演很精彩的時候,觀衆很容易就投入到劇情之中,什麽都願意相信。而所謂「間離效應」就是指一種通過觀衆主動和有意識的參與,來讓熟悉變得再次陌生的機制。我認爲,我們對信息的攝取也需要引入一種類似的機制,一種打破默認狀態的方式。一條信息就像是一部劇作,其中寫作就是一種表演,而我們經常會扮演一個被動觀衆的角色:我們閱讀信息,就像是在看劇;當一個敘述在我們眼前精彩地呈現出來的時候,我們就下意識地接受了它。我們坐在那裏,享受著信息。

建立一份信息食譜就像是去一個好的劇場:這當然比去那些差的劇場要好,但是如果你仍然一種被動的方式在看劇的話,那麽你與那部劇的關系就不會改變。你可能感覺自己掌控了一切(畢竟是你挑選的地方),但其實你才是被操控的那個:被好的寫作、好的論證所操控,更可怕的是,被好的算法所操控。

是時候拿回真正的控制權了——那個控制我們與信息之間關系的權力。我們不該再把自己閱讀到的東西,當作是理所應當的;我們不該只關注內容是否合理,而應該去分辨它爲什麽合理以及它是如何論證的。

一次範式轉換

我們需要一次範式轉換。

  1. 從節食者變成采摘者。節食/食譜的比喻已經過時了:我們對何爲健康飲食少有大的爭議,而且一份食譜一旦根據自身需求定制完成之後,很少需要再做大的變化:健康的人就是需要這些營養,這事基本定了。食譜的關鍵是向內看,關注自身的需求並試圖通過一個固定的方案來滿足那個需求。但就信息來說,我們還需要與外部世界保持連通,並不斷接收新的變化。我們不需要所有的信息,但是我們需要走出去,抓住此時此地重要的東西。這也就是爲什麽我認爲我們應該做一個信息的采摘者。一個采摘者總是不斷地關注環境,他們知道果子什麽時候成熟、哪裏有果樹以及采摘每一種果子的最佳方式。要成爲一個好的采摘者,你就必須知道,即使是同一棵樹,有時也可能結出不一樣的果子。
  2. 從控制轉向互動。傳統的信息食譜強調控制信息源的必要性,但它卻很少講到該如何與從這些信息源獲得信息進行互動。其實,搭建一份好的信息源列表就是在紛雜吵鬧的大世界裏,創造一個富有養分的小環境,但是這並不意味著要把這些信息都放到你的餐桌上。你不應該這樣使用信息。對我來說,最好的方法,就是把這些信息源看作是一座城市,然後再去 觀察它的街道
  3. 從健康到強健。要保持健康,你要做的是盡量避免錯誤信息和虛假信息,並盡量豐富你的信息來源,就如你需要更加均衡的飲食並避免垃圾食品一樣。這很不容易,但也遠遠不夠。要成爲一個強健的人,你還需要接觸一些細菌和微生物——那些看上去令人不快甚至有點危險的信息,但是它們卻可以訓練你的系統,讓你學會在看似有道理的內容之下,發現哪些是胡扯的東西

所以,下次看劇的時候,千萬別只是「坐坐好」了。而作爲讀者,你的心比眼睛更重要。


[1] John Willett, ed. and trans., Brecht on Theatre (New York: Hill and Wang, 1964), 91.

本文首發於 In The Flux 新聞通訊,歡迎訂閱。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