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g8mao

学生 香港大学 中国研究 政治经济学

在现场看贺建奎的演讲:从头到尾从头到脚的冷漠

关于贺建奎的讲话内容已经很多分析,都写的很有深度,我就不多抛砖了。不过社会学说有时候语言要还原到场景中才更能体会含义,我就说说在现场听完他演讲和回答之后几个印象.

1. 他很镇定,或者更主观一点,冷漠。一开始上台他略有紧张,但是讲了几句之后冷静下来,语速平缓(比较含糊),一直稳定保持到回答问题结束。我站在媒体区,离讲台只有10来米,可以看得出来他的手脚都很稳定,脸部则一直是毫无表情,不论是演讲还是回答问题都是一样。

2. 可以看得出来,他对质询只进行了有限的准备。在回答技术上的质疑时,他很少正面回答,而每一次都引申到对抗艾滋病,基因编辑贡献的大问题上,或者呼唤人们对艾滋病患者的同情以蒙混过关。比如,当被问道是否敲除CCR5是一个必要的治疗手段的时候,他引述参与实验的父亲的话,说那个父亲很感谢,会努力工作赚钱并且照顾妻子小孩。他对此感到非常自豪。他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的态度和语气是很诚恳的,以至于我甚至感觉这时候他真的感觉到自豪。而他在应对问题时候对这个技术前景的一再强调的那个语气则让人感觉他很自负,似乎并非仅仅在于回避问题,同时也在进行一种宣言,希望成为那种打破伦理秩序的,放眼科技未来的开拓者。

3. 很显然,他在伦理问题上只准备了一半。伦理问题涉及两个层面,一个是基因编辑对全人类伦理道德的挑战,另一个则是对这两个基因被修改未来未卜的孩子的责任。很显然他对前者做了较多准备。当被问到是否符合国家法规和科学社群的自我规制的时候,他回避正面回答,但同时引用了一系列调查数据来说明公众对基因编辑的认可。按知识分子上的文章提供的资料,这很可能是贺的团队预先准备的。但是在问到关于两个孩子的伦理问题的时候贺很明显卡壳了。在回答前半程的问题的时候他完全不需要英文辅助,而被问道如何承担两个孩子的责任,以及两个孩子未来的发展的时候,每一个问题(每一个!)他都表示没听懂 (提问人有native speaker也有中国人,语言是清晰易懂的),让主持人复述,以至于主持人都露出嫌弃的表情。

4. 不确定是出于什么原因,他强烈回避对两个孩子的责任问题。这里是存在一些疑点的,因为他表示实验非常成功,只有一个脱靶,也没有说明是在哪个孩子身上。而被问到对两个孩子的责任的时候,就回避问题说内容都在同意书里,他们会持续观察到18岁。对两个孩子的身心健康,发展问题完全避而不谈。这让我和身边的观众都很疑惑,是否他预期到有什么风险信息并没有透露。

5. 另外说一点观众的反应吧。很明显台下研究者群体对这次基因编辑以及他的回应都是高度不满的。一开始提的问题是关于技术细节的,然后转向家长的知情权,最后落脚在对两个孩子的责任和伦理问题。观众的问题越来越像质问而不是询问。但是总体上来说,观众的情绪是相当克制的,开场有稀稀落落的礼节性的几下掌声,没有人大声喧哗或者是开声批评,只有到的最后结束的时候,后排才有一个人大吼Shame on you. 我相信,部分原因是由于在整个过程中贺的冷漠、缺乏自省的态度引起听众更加不满。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