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素喜

乱搞小说

青云上(四)

(edited)

第二天文歆真的搬了一箱子书放到系里公共空间。捧着一只纸箱子招摇过市,实在太像辞职走人,尤其是他跟林亦立的事闹得满城风雨,这下令人侧目。

同一个地方呆了太久,好比几十年没搬家,当然有很多东西要清理要丢掉,一只纸箱子哪里够呢。文歆回办公室又整理了些旧书,他们是搬过家的,总归是工程院有钱了,盖了新楼之后他们搬到工程院本来的这栋楼里来,文歆倒是更喜欢之前那老式石砌建筑,房顶特高,阴凉轩敞,狭窄细长的窗外望去就是个小广场,切割得整整齐齐的草坪拱卫着一只钟,总有人在底下坐着,那样平静,平实,生活化的场景,也是一种没有内容的背景图。

他宁愿要背景图上撕裂的伤痕。

结束了杂事,文歆到了lab,方纪苏才到,见了他的面,很有点尴尬的样子。昨天晚上方纪苏来找他,也只有方纪苏会来看看他好不好,他也只有对着方纪苏,想告诉他些什么,只可惜说不出来。

这时候来了个学生,是林亦立Chemistry101课上的助教,先去敲了林亦立办公室的门,没人应才到lab来,见他们在这里,就问,“林教授来了吗?”却原来是学生们都等着了,他还不见人影,方纪苏当下站起来,问那助教,“上到哪里了?我先去代一节?”文歆看一眼墙上挂钟,笑道,“十分钟了,人早跑了。”——此地规矩,若是教授无端缺席,学生等够十分钟便可作鸟兽散。又向助教道,“林教授今天突然有急事,忘跟你们说了,到时候占你们一节lab把课补上。”

打发走了那学生,文歆脸色却难看起来。问方纪苏,“你今天开车来的?”方纪苏答声是,他说,“麻烦借你车,跟我去一趟。”

去哪?方纪苏都忘了问。他这辆凯美瑞文歆也常借坐。在城里生活是不需要买车,方纪苏也不过是常有讲座,上新英格兰几州各大学有些短途旅行时开开。这天他就是因为要去新泽西才开了车出来。

两人从中央公园穿过去,到了上东区,这下方纪苏也猜到,问,“去Erin家?”

在麦迪逊大道85街一处高层住宅停下,是栋老牌豪华公寓,文歆先去找门卫说了两句话,立刻有人来领他们停去地库,显见都是相熟的。方纪苏知道林亦立他大少爷家里必然是豪宅,却也没想到豪宅到这种地步,俯瞰中央公园的penthouse,有市无价。文歆径自取出钥匙开了门。

一进门只觉是个巨大的很亮的白房间,文歆领他一路左拐是往卧室走。方纪苏只觉得闯入其他动物的领域,非常不自在,在这雪亮的白房间里目不斜视,忽然听见动物的濒死喘息一样的声音。

“他过呼吸。”文歆已经在床边坐下,很自然地扶住了林亦立的脸,掉过头来问完全愣住了的方纪苏,“你有袋子什么的没有?”

方纪苏手忙脚乱,一通翻找发现买好的贝果早餐还在包里,急急忙忙把食物拿出来,把那个沾了点油渍的纸袋递了给文歆。他一把接过扣在林亦立的脸上。芝麻碎屑要掉在这一尘不染的床上了,方纪苏恍惚间只是这样想。

不知过了多久,林亦立大体平静下来,方纪苏只看见他的手从被子底下伸出来,牢牢抓住文歆的衣角,骨节突出,手背削瘦,显出青筋。方纪苏问,“用不用叫医生?”文歆只是摇摇头,侧着去够床边的一只小柜子,方纪苏这才看见是个冰箱,文歆俯身取了玻璃小瓶,一只长方塑料包装袋,方形一次性酒精消毒小片。

“这是……?”

“镇静剂。”文歆一把扯开包装,把注射器也拆了出来。

方纪苏惊骇,床头放镇静剂?不用叫医生?打镇静剂?镇静剂就这样打?

文歆显然非常熟练,迅速一针推完,拔出扔在废纸篓里,轻轻抚了抚林亦立的额头,替他盖好毯子。转身看方纪苏,方纪苏站在卧室门口都没进来,公事公办的语气,“我下午还要下去,我先走了。取车找前台?”不等文歆回话,转背就走。这是其他动物的领地,他不可以逗留太久。他知道他们自有其过去,自有其世界,却没想到是个疯人的世界。


文歆在厨房中岛边坐着,就在这里工作了一天,翻他的冰箱,只有一盒牛奶,又翻柜子,倒是找出了一盒瑰夏咖啡豆,一看标注烘烤日期都是去年,他倒也不在乎,磨了豆子给自己做了一杯咖啡,加牛奶算是午饭。林亦立把窗帘全都升了起来,阳光从落地窗泄进来,雪洞一样照了一天,现在到了黄昏才有一丝暖意。

林亦立醒了。不知为什么情绪竟然看着很不错。他只穿着件居家衣服,坐下仰着头,姿势舒展,更显出体格fit,文歆停了打字的手,从屏幕上抬眼看着他。

他这一套浅灰的沙发,两年前换的。让文歆挑的,文歆本来挑的深灰,他就偏要买浅色。“帮我拿瓶酒来,陪我喝两杯。”文歆就很听话去他那酒柜里拿酒,取了一瓶易饮的玫瑰红。林亦立见了就笑,“你到底是不懂酒。整柜就这一支最便宜。”

“是啊,我是不懂酒。”文歆开了瓶子哗哗就往自己杯子里倒,仰头就喝。林亦立忽然柔声叫他,“Hale。”

文歆停顿,给他也倒上了半杯酒。林亦立抿了一口就来拉他的手,文歆顺势倒在沙发上与林亦立亲吻起来。他们都是相熟的,文歆知道他喜欢碰他哪里,知道他哪里有旧伤要避开,知道他的气息他的触感。渐渐入港了,文歆的腿蹭上去。

他打了镇静剂,没感觉,两人都有点尴尬。文歆在沙发上找到个平衡点直起身来,“我回去了。”

林亦立嗯一声算是批准。文歆去把电脑收进背包里,把喝咖啡的瓷杯端起来,迟疑一秒,径去流理台处手洗了。他擦干手,又取了一张纸毛巾擦干了杯子,收回橱柜里。

转过背去的时候,林亦立叫了一声,“Hale。”

他要是个狗,现在耳朵都竖起来了。要挽留,就现在挽留。可是林亦立打量了他一会,只说,“你把咖啡豆带走吧,反正我也不喝。”

文歆说,“好。”就又走回来拿了那盒陈年的瑰夏。

取好咖啡,他站在那没动,低头从自己的钥匙串上把林亦立家的钥匙拆了下来,放在厨房中岛上。林亦立还是没说话。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青云上(三)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