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嘉慧

社區報《貢想》創辦人之一,嶺南大學視覺研究系畢業生,現為嶺大編委執行編輯。

嶺南大學女工合作社「心意社」事隔一年重開 負責人嘆:好多貨過期 ,唔知點算⁣⁣

最近在嶺南編委刊登了一篇報道,寫一間位於大學,由屯門區弱勢婦女經營的合作社在疫情下面對的困境。說是「合作社」,但因收入不高、難以維生,走啊走啊,現在只剩惠平一人。但此處對惠平來說意義重大,在這裡學會認字寫字,有一份體面工作,還有與女工、同學一起相處的時間,都讓她捨不得。(感謝莊員賜圖)


-

【編委報道】心意社事隔一年重開 負責人嘆:好多貨過期 ,唔知點算⁣⁣

⁣⁣

上星期一(5號),位於嶺南康樂樓1樓、專售零食及文具、由弱勢婦女專營的心意社,隨著開學及疫情放緩,事隔近一年終於重開。記者上周五到訪,發現以往填得滿滿的貨架,當日只剩幾行貨物,反而地上堆起幾個以Marker筆寫上何時到期的紙箱,並見負責人惠平一臉惆悵。⁣⁣

⁣⁣

記者:Kaitlyn⁣⁣

⁣⁣

► 惠平泛淚 稱寧免費送出不忍丟掉浪費⁣⁣

⁣⁣

受去年「反送中運動」影響,學校即採取封閉校園政策,訪客難進校園。及後受疫情打擊,連師生也鮮有回嶺南。心意社只好自去年10月起一直暫停營業,不少貨品惟有「乾等」到過期。⁣⁣

⁣⁣

負責人惠平憶述,回來第1天點算貨物,只見一包包食物,一樽樽、一罐罐飲品都過了期,頓時大失方寸,「好焦急,唔知點算⋯⋯又唔捨得丟咗佢,好浪費⋯⋯但畀人又驚食壞人⋯⋯」⁣⁣

⁣⁣

「早幾日有學生走嚟問我,點解得返咁少嘢賣,我都唔知點答,我話好多貨過咗期⋯⋯如果你唔怕食壞肚,我唔收你錢,你拎去食,好過浪費⋯⋯」說著眼泛淚光。⁣⁣

⁣⁣


► 逐戶拍門求接收 近一年零收入⁣⁣

⁣⁣

惠平是老一輩性格,特別忌浪費,恐會「折墮」。她於是在過往一週,把心意社內過期但尚未變壞的食物,一袋袋給抬回家,並挨家拍門問鄰居願不願意接收過期食物。⁣⁣

⁣⁣

「抬到腰酸背痛,我話免費畀佢哋,甚至話畀錢佢哋要咗佢⋯⋯但無人敢要。我其實都好怕食壞人,但又唔想浪費,好矛盾,唔知點算⋯⋯」⁣⁣

⁣⁣

「我孫女見到我咁辛苦,勸我,阿嫲唔好曬氣啦,唔會有人要㗎啦⋯⋯但我好唔想嘥嘢⋯⋯」⁣⁣

⁣⁣

「有學生哥同我講,過咗期都未必變壞,仲食得,好似係賞咩限(編按:應是賞味期限),會無咁好食,但仲食得,咁我個心都無咁唔安樂。」⁣⁣

⁣⁣


「有啲教職員好好,會過嚟同我清咁啲(過期貨品),有啲保安同清潔工都係⋯⋯雖然佢哋會堅持畀錢,但我都係如果過咗期,就唔收佢哋錢。唔想賣啲過期嘢畀人,唔想攞人著數。」⁣⁣

⁣⁣

看見別人陷入困難,不少人都會想施以援手。但對長者而言,他們很怕這種援助是出於同情,不想被人施捨,覺得有手有腳,就應自食其力。而能有一份正當工作維持收入,就是他們的尊嚴所在。疫情下,惠平未能回嶺南,又因要照顧孫女,以致近一年沒有收入,耿耿於懷。⁣⁣

⁣⁣


► 疫情反覆入貨量難估算 憂費用轉嫁至學生⁣⁣

⁣⁣

過期貨品尚未解決,又要煩惱入貨問題。說到此事,惠平眉頭深鎖,擔憂疫情反覆,故不敢入太多貨;但她同時又怕點太少,供應商不肯送貨,最終轉費用嫁到學生身上。⁣⁣

⁣⁣

惠平說,現在入貨唯有盡量叫對方「畀啲擺得耐少少、無咁快到期嘅貨」,其中一批近日到貨的就是萬樂珠。她著記者幫忙「檢查」一下,發現其中一款在3個月內到期。惠平即感焦急,「唔係呀嘛,我叫咗佢哋畀長啲貨期,死囉⋯⋯」⁣⁣

⁣⁣

期間,記者不小心弄掉一筒萬樂珠以致一粒跌出,遂掏錢說要買了這筒。惠平立即搖頭拒絕,「千祈唔好,係我叫你拎嚟睇,我請你食」。爭持幾次,說不過惠平,記者只好買其他貨品當作致歉。⁣⁣

⁣⁣

►租約剩一年望成功續租:好唔捨得呢個地方⁣⁣

⁣⁣

訪問尾聲,惠平表示,現在最頭痛的是,不知道學生喜歡甚麼貨品,「汽水隔離茶樓有賣,出面又有汽水機」,希望同學可以給她意見,入些同學喜歡的貨品。⁣⁣

⁣⁣

惠平又說,現時租期約剩一年,希望能夠獲學生會續租,繼續為同學服務,「好唔捨得呢個地方」。⁣⁣

⁣⁣

#嶺大編委 #心意社 #筆能盡鹿

原文刊於 嶺南大學學生會編輯委員會 Lingnan University Students' Union Press Bureau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