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的剖析

「人格的英雄之旅」系列:回到夢中的家

「挑戰理性」系列:理性使我們遠離真理

翦水

我的確認為這世上沒有什麼東西是可靠的,所有東西都會幻滅,都難分清真假。尤其研究了大腦神經學之後,對於人類所自以為傲的高等認知功能及意識,都感到懷疑。所以我的結論是人只能靠信心( faith )継續往前走,信心本身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未見之事的確據」。你所堅持相信的,就是真的,就足以支撐你到終點。跟理性比起來,信心的境界高太多了。

<基本收入系列>基本收入是「不勞而獲」嗎?

翦水

就理想性來說,我很想贊成這樣的制度,但我悲觀的理由恰恰來自心理學的研究及了解,對人性的不信任,尤其是在社會互動環境下所將面臨的眾多變數。

就像樓上@樹梢 所提到的,人類基本生存的動機往往是來自負面的情緒或驅動,能夠再進階到有慾望要自我實現的地步,那是兩個不同的階段。我們很難預測這種制度的實行會驅動的是哪一個階段,而我認為最有可能發生的還是停留在基本生存的階段,而不是昇華或覺悟後的階段。因為基本薪資本身談的就是一種「基本生存」所需,人們淺意識裡進入的就是一個「生存」的心理模式,而不是「進步」的心理模式。這也是為什麼當初理想性很高的共產理論在實行上會淪落至效能極低,大家都不願多做一點事,多一點付出。我認為 UBI 會同樣因著這種人性的「生存」心理模式碰到一模一樣的慘況,絕對不能過於理想化地假設人們都有想要過更好生活的覺悟或慾望。而一旦越來越多人不想要工作,政府的財政收入成為問題,很快就破產。

第二個難以預測的心理因素是在社會互動環境中人們對於公平的情緒判斷(詳情請見「沒人想當傻蛋」)。在 100% 理想的狀況底下,人們會有限度地犧牲一點自我好處,以利群體的發展。然而只要有第一個人出現自私行為(這是遲早的事),平衡就被破壞,不自覺的報復行動於焉展開,大家一起倒楣,很快就會一團混亂,難以收拾。

我認為很多新的政策及制度的擬定總是忽略了社會心理學的因素,過於理想化,假設人們總是會理性地按照我們以為的合理的方式來行動,但事實證明結果常常是相反的。

【台北交流會報名】野生的Matters團隊,台北出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