翦水

人格心理分析諮商師,職涯發展及組織行為顧問,大腦科技新創事業者。最愛的書籍類別是詩、哲學,以及所有可以幫助我認識人與世界的運作準則的知識與方法。

歧視的是亞洲人,還是戴口罩?

前兩天跟一個在台灣的朋友聊到關於台美兩地針對疫情不同的反應及措施。的確就如大家所知,跟台灣比起來,美國這裡從一開始就態度鬆散,防護不嚴,不僅是政府、官方如此,民間也是老神在在,敏感度很低。

對話中朋友提到,聽說戴口罩的人(都是亞洲人)會被別人用關注的眼神多看兩眼,既然現在知道他們自己做不好防疫,就不該歧視亞洲人戴口罩。

我當下就說,我們應該先區別,他們歧視的究竟是戴口罩這件事,還是亞洲人。

大家很容易將之混為一談,是因為目前有戴口罩習慣的,顯然都是亞洲人。所以當有人(比如說台灣人)感覺自己因為戴口罩,走在歐洲或美國的街上或超市裡,被別人另眼相看,感覺很不舒服,很自然就會聯想到自己被歧視,而且是跟自己的種族、膚色有關。

也許有些人的異樣眼光的確是帶有種族歧視的意味的,但我也得替那些白人們說一點公道話。並不是全部的白人都是因為種族才投以異樣眼光的,他們可能只是很單純的因為沒看過有人帶著口罩在逛街。因為沒見過,因為不習慣,因為難以理解,所以忍不住多看兩眼,這是很正常的人性。若是今天那個戴口罩逛街的人是個白人,極有可能也是會引來同樣的關注的眼神。就像即使在我們自己的社會裡,若有一個人在街上穿著奇裝異服,或戴著軍事用的防毒面具,是不是也會惹人懸念?

剛好昨天我也看到一篇文章,講到為什麼戴口罩這件事在西方社會裡會被視為異類。我們先不管戴口罩究竟能否有效阻絕病毒,或究竟是不是應該做的好公民行為,這篇文章的最後有點到,這樣的社會壓力,在反過來的情況之下亦然。當Andy Chen (顯然是個華人)走在到處都戴口罩的香港街頭,卻堅決不戴口罩(因為他認為那是一種無謂的驚慌之舉),別人就會視他為異類,而與他保持距離。這是否也算是一種歧視呢?

因為在美國生活、工作了二十幾年,再加上有個白人老公,對於跨文化之間的人際互動,我著實有更多及更深的個人體會,也比較能夠用中立的立場及觀點來評量。

為什麼他們對戴口罩覺得奇怪?說到底,其實就是文化差異。

目前在台灣的社會中,出門戴口罩不算新鮮事,甚至是司空見慣。在此次新冠狀病毒尚未入侵時的一般生活裡,戴口罩的目的也許是防空氣污染,也許是因為自己感冒了,不要傳染給別人。但是,台灣人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有戴口罩的習慣?在我二十幾年前離開台灣時,不記得口罩曾經是一項生活常見的必需品。比較有可能的猜測是,2003年的 SARS,是一個轉捩點。我們都知道,當年的 SARS 對台灣算是一個慘痛的經驗,然而正因為那個教訓,這次的防疫可以做得這麼好。是否從那時候開始,人們開始普遍依賴口罩?戴的人多了,時間久了,這就變成一種文化。

什麼叫做文化?文化就是不需要用意識去思考的直接反應,是理所當然的,不覺得奇怪的事情,它就是生活的一部份。文化來自身處的環境的大量及長期的習慣,它本身就是潛移默化的,就是根深蒂固的,要不然就不叫做文化了。在組織心理學裡針對組織文化(organizational culture)有著深入研究的教父級學者Edgar Schein 教授,在他著名的組織文化理論中說道,最深一層的文化行為來自於假定的、不經思索的價值觀。這些假定及習慣,久而久之變成一種規則,一種公約。而在這個規則及習慣下的人們從來無須去討論、挑戰、或費力去瞭解它們的存在。它們是看不見的信仰,深植於這一群人的心中及日常生活中。

如果當年台灣不曾經歷 SARS 的衝擊,今天大家會有戴口罩的習慣嗎?我想像在我小時候的那個年代的台灣,如果在街上看到有人戴口罩,人們應該也是覺得很奇怪吧?印象中,戴口罩的除了特殊工作,例如醫院、建築、或化工等有機會接觸有毒物質的工作者,大概就只有搶銀行的了。所以戴口罩除了健康的目的,還有就是不想讓人看到或認出你的臉。

回到西方國家的這些白人身上。這一段時間以來,我已經不止一次聽到他們解釋為什麼他們覺得在街上戴口罩很奇怪。第一,他們從小就被教育,生病了就乖乖待在家裡休息,不要出門。所以他們根本就不認為在街上應該要防護接觸到病人。但是亞洲人工作勤奮,生病了也捨不得(或不被允許)待在家裡休養,造成身上帶著各式病毒趴趴走的人很多。第二,打噴嚏及咳嗽一定要自己用手帕或衛生紙遮住,這是基本的衛生習慣。但住在這個多族裔的文化大熔爐裡,你會發現並不是來自每一個國家的人的衛生習慣都一樣。老實說就華人來說,缺乏這種公民意識,在公眾場所肆無忌憚地打噴嚏及對著別人咳嗽的人很多(非疫情期間)。

光是以上這兩點文化差異,就造成他們和我們對於在公眾場合的期待有所不同。再加上地理、氣候的不同,比如說,我先生來自陰冷的倫敦,他說在那裡一般病菌傳染的方式和亞熱帶氣候不同,所以他們的防衛心態及措施也不同。還有,美國的人口密度低,除了一些大城市之外,一般生活中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是可以很容易控制的,不是一個令人擔憂的因素。這種種的原因,再加上未曾受過 SARS 恐懼的洗禮,看到這麼多亞洲人戴著口罩逛大街,他們會覺得奇怪,也就不難理解了。

這一次的 COVID-19 疫情,有別於他們之前的經驗,所以對於戴口罩以降低感染風險,這樣的觀念,可能還需要經歷了切膚之痛才能學會。在這種全球應該同舟共濟的非常時期,大家不用過度敏感,不要去擴大不同種族、文化之間可能會有的誤解。讓我們多一點包容,多一點互相尊重。

洗手液與衛生紙,談世界末日之從眾效應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