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升土

遊蕩人生,漂浮不定。

你知道你在逆些什麼嗎

國師敲鑼打鼓講著水逆要來,水逆已來,水逆還沒走。我們這些領著「聖旨」的皂頭小民,戒慎恐懼,眼睜睜的面對這「無水之洪」。

在說要去台南的時候,我已經覺得很恐怖。一個以新北市為中心的案子,為什麼要拉拔到台南呢?我覺得很累,但沒有辦法,為了體貼別人,我只好挑了這個屎缺。

我想設法讓自己好過一點,決定先行到台南,我還多花了錢去台南過夜──事到如今,我已經不太在乎什麼划算不划算。

但,正如同朋友在聊天時點醒我的,水逆就是溝通上的問題,我溝通上確實碰到問題了。這也是一直以來的罩門,我希望可以息事寧人,但沒有辦法,事情就是這樣屁顛屁顛撲了過來,弄得我一身狼狽。

關關過,關關難過,總之還是要過的。幸虧近日我在睡前會冥想。我冥想是有目的,但有些有益的延伸作用,比如我早上起來會比較清醒,我睡覺時的夢境會比較...能夠掌握?還有身體似乎也有舒緩點,不會全身緊繃。

但我還沒有豁達到可以用自我調適看淡這一切。除了台南,還有下週,我不得不取消我回鄉的車票,我甚至想,唉,要不要就不回去了。想想就疲倦,愈來愈疲倦。

水逆真的是逆在溝通。我只要想到要「溝通」,頭就很痛。我能「溝」什麼呢?又能「通」到哪裡呢?對我這樣拙於言辭,不愛互動的人來說,非常困擾。

寫一寫好像沒有比較好,算了,就這樣。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