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升土

遊蕩人生,漂浮不定。

擺明了亂記

發布於

之一

我想去買HowHow業配的中二款口罩式空氣清淨器,但售價新台幣快四千真的太貴了。現在想中二,口袋得要有錢。

之二

李琴峰得了芥川獎,一時間台灣街知巷聞,但她在推特上的過激言論引起日本部分網友炎上。我雖然看完之後也是一陣「なにこれ」,但這畢竟是她的言論選擇,也不好講什麼。後來我看到一個訪談中,她提到她高中的時候背了藤村操的辭世文,我本來就是看過而已。但當我去查了一下這文章的來歷,有點嚇到,卻又了解這可能跟她的性格或遭遇有關。總之,她得了獎,最終也只是她自己的成就,跟台灣無關,也跟她的政治立場無關。

之三

上星期五台北市的公立運動中心解封,星期六我就一馬當先去運動。運動中心防疫陣仗很大,光是前面實聯掃描跟量體溫就有三個人,用桌子圍成一個迂迴的通道。健身房只開放20人,跑步機縮限到剩下4台可用,還得一邊跑步一邊戴著口罩,很難喘氣。

這樣實在太不便了。但我一方面又覺得,可以維持這樣少少的人也沒有什麼不好,至少不用搶器材什麼的。但長久來看,我還是希望能完全開放。

之四

最近Youtube的日本新聞頻道上傳了一段德國學者Markus Gabriel的訪談,講到所謂「後疫情時代」。他提到疫情來臨等於提醒人類過去的生活模式是不可持續的,每個人都被重重的提醒,要有根本的改變,這點我是同意的。但怎麼改變?他提了一個「倫理資本主義」,我卻覺得太天真。

我看人類一向相當悲觀。人類處理事情的模式有限,能想到的前景也很有限,基本上都只能依賴長時間的經驗積累。但依賴路徑的結果,就是不可能驟然跳脫現有的模式,若要大破大立,基本上就是打掉重來,但最終人類還是在既有的路徑中循環。人類如果有因為疫情改變,一定是被迫的,不得不然。而被動的改變會推向哪裡,我們其實也無從知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