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升土

遊蕩人生,漂浮不定。

吃飯

發布於
雖說是疫情當頭,但人總要在這個景況下,給自己一點活著的動力。

這週起雙北終於放鬆用餐管制,可以內用。我昨天專程去了百貨公司的地下街吃飯,除了本來喜歡的櫃位消失感到些許失落,大抵沒有什麼差異。雖然位子變少、隔板變多,但因為內用的人也少,用餐的條件反而更好。

我相當享受因為疫情人流減少的舒適感。之前三級期間,雖然可以在家上班,但我還是選擇出門去公司。由於媒體或網路某種集體恐懼感作祟,很多人對出門非常害怕,但也感謝他們,我在大家最害怕的那段時間出門,能夠充分感受空曠的好處。上班尖峰時段的人潮宛如半夜收班,一節車廂坐不到10人,人行道上稀稀落落,台北鬧區顯得靜謐而優雅(但車流沒有太大差異就是)。

我唯一感到真正的不便,是無法內用,只能買便當。便當倒是好買,一到中午就有很多臨時攤販擺便當出來,什麼拉麵店、燒烤店、居酒屋,也得兼著做便當或外帶方便的食物,甚至百貨公司的餐廳也要在大門外賣便當,選擇很多,也不用大排長龍,畢竟一開始都沒什麼人。

但我不愛買便當。倒不是便當不好,而是我不喜歡買回去辦公室吃,這有種太社畜的感覺,好像自己被工作綁架,連吃個中餐都不得閒。其實確實是不得閒,很多工作往往到中午還在交辦,還是得回line什麼的。但我都寧願出去找一個地方吃飯,自助餐都好,至少有那麼一時半刻,我可以不要在那個工作的氛圍。

所以公司這個「場合」對我而言頗為重要,我需要場地的轉換來轉換我的心情,在家上班最討厭的,就是工作跟私人的都混在一起,切割不開,我很不喜歡。

警戒降級,壞處是人都回來了,上班時期又是人潮洶湧,但我終於又可以內用了,就算位子有限。

我看到有人對柯文哲不抱信心,還是寧願外帶,我覺得很好,這樣我就可以多享受一點人少少的時光,畢竟中午出門找地方吃飯,也是蠻麻煩的。雖說是疫情當頭,但人總要在這個景況下,給自己一點活著的動力。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