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升土

遊蕩人生,漂浮不定。

發布於
修訂於

入冬以來,大概是第一次真正有冷到的感覺。台北的冷通常會伴隨濕雨,比起氣溫低,台北的冷,更像是對失溫的懼怕,怕怎麼樣都穿不暖,怕雨打在身上,陰濕之氣揮之不去。而台灣通常室內不會有暖氣,濕濕冷冷的感受如影隨形,更有種永遠都暖和不了的錯覺。

但自從去過日本住了半年,我似乎變得比較不怕冷。關西地區現在大概是1度到4度左右,確實很冷。雖然室內有暖氣,但出門的時候仍要迎著寒風,特別是騎著腳踏車,一定全套著裝,手套、圍巾、毛帽都是必備。日本的經驗,多少讓我對台灣的冬天比較有抵禦能力,雖然天寒下雨仍舊不舒服,但至少不會蜷縮在被子裡下不了床。

但我最冷的經驗,還是在中國的時候。我在隆冬12月去北京、承德,幾乎是我遇過最冷的天氣,特別是承德。因為那時是跟著學校老師學生一起,老師安排了「避暑山莊」跟外八廟。既然是「避暑山莊」,可想而知冬天一定很冷,我們一行人就在避暑山莊走了一天,現在想起還是寒意襲來。

承德

北京也不遑多讓。我對北京的冷很有印象,因為那是刺骨的冷。不管穿了多厚,只要露出來的肌膚在冷空氣中暴露短短時間,就能感受到刺痛。而如果不走動,寒氣也會從腳上竄上來,下半身冷颼颼的。所以我在北京的時候,特地跑去買了發熱鞋墊,多少抵禦一下寒氣。北京的室內雖然有供暖,但也沒有相當暖和,更增添我對北京冬天的寒冷的感觸。

我也曾在一月份的時候去東京,彼時的東京也正值低溫,大概就是0度到4度間徘徊。但東京的冷比起北京,有種清冽的氣息,可能東京的空氣確實比北京要好。此外東京公共場所的暖氣夠熱,真的冷得受不了,進入車站或什麼店面,基本上都可以獲得緩解。我尤其喜歡去投飲料機的熱飲,手上可以握著一罐熱熱的飲料,喝著熱飲也可緩解寒意,這都是在北京不會有的便利。

日本的飲食邏輯很怪,他們大概是因為自來水可生飲,所以店家供水必然要提供冰水,以示這水是有「加工」過的,冬天亦然。我對這種習慣很難理解,覺得日本人不知變通,但待上一陣子之後,覺得好像也不是單純的行事僵化。日本外食,如果是烏龍湯麵、拉麵、一般定食套餐等,通常都很鹹,此時喝點冰水,可以稍微壓制鹹味,所以我後來也慢慢可以習慣冬日喝冰水。而且日本店家通常會供暖,室內喝冰水,似乎也沒有那麼不舒服。當然,若我可以選擇,還是會以熱茶為主。

北京雍和宮

我後來發現,喝「熱水」這個概念恐怕是華人特有,日本人固然有所謂「お湯」的概念,但他們一般不會單喝熱水,而是拿來沖茶。日本大眾餐廳一般會有熱水機,那是用來沖茶用,單喝熱水不是不行,但會這樣做的人很少。喝「溫水」這個概念就更是只有華人才會這樣,日文甚至沒有準確對應「溫水」的詞彙,勉強可以說「冷掉的水」來對應。所以日本人往往對台灣觀光客想要喝溫水的要求感到為難,因為日本人根本沒有想過要喝這種溫度的水。我就曾看過有台灣觀光客在摩斯漢堡跟店員要溫水,那個「warm water」聽的他一頭霧水,什麼叫「溫暖的水」?也只有台灣人會有這種奧客要求吧。

聽說韓國人也是不分冬夏都在喝冷水,這讓我懷疑起所謂喝溫水養生的台灣人「常識」,畢竟日本人跟韓國人都很長壽,他們銀髮族的身體也沒有比台灣人來得差。到底這種喝溫水的習慣從何而來,頗為奇妙。不過冬天能喝點熱的確實比較舒服,我也沒有想要放棄的意思。在日本的冬天,我也會想要來一瓶暖暖的罐裝茶或熱咖啡,特別是現在這種氣溫。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