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寫作者 | 冥想者 | 入門茶人

根深蒂固之想法,实难改变

因为快要回中国了,国内的朋友也会开始问我回去的具体时间,以及我未来的计划。在这些不知不觉的交流中,可能就会涉及很多话题,例如我最近的生活,甚至是了解我对一些问题的看法。因为我也很喜欢跟别人分享最近的经历和新的感触。可能有幸从2018年以来认识的小伙伴们都还算比较棒。我似乎忘记了,有些话是不能提及的,特别是对方不认同或者根深蒂固厌恶的话题。

 讲到这里,很可能很多人以为是政治问题,其实不然… 固然知道跟同胞聊政治是很容易伤和气的。即便都是爱国的,也会义愤填膺的聊到伤肝一般的怒火来批判共同的“敌人”,虽然可能表面看似心平气和。其实在中国的时候,我跟父母都不曾聊任何政治立场或者时政话题。即便看新闻,也只是看最近发生的事情。在墨尔本,可能是有幸遇上了交心的朋友,也因在这里并没有强烈的戒备心。因此,我开始跟几个要好的朋友聊一些不曾提及的话题。同时,对于一些非中国大陆的朋友,因为出于更进一步了解的目标,我也会讲一些自己的内心经历。等到回到了故乡,一切就又会是新的生活方式。

 感恩善缘,我有幸在Mel结识善友。但是,当提及他们的时候,我没想到得到的是来自故友的否定。他们担心的是,我会被Mel遇上的朋友改变,因为从我的故事中会被感觉在这边会和一些湾湾的朋友交往过甚吧。我被认为应该以一个华夏儿女的身份做一些义举之事,弘扬我华夏之雄伟的爱国之举,之类的。这些在我看来是非常可笑的,甚至有些荒唐。可能因为国内的媒体会经常报道留学生做这样的事情吧。他们就认为我也应该如此。可是,他们是我的朋友,我是会很尊重他们的经历和文化背景。

 自己的意思被曲解并非是新鲜的经历。虽百般无奈,但是这并非能阻止我表达我自己的想法。这一切看似危险,但是不也是让我学会如何保护自己,并且让自己的语言变的无懈可击吗?即便是遇上了“思想或立场霸凌”又如何呢?

 还好这次的毕业旅行,我选择是一场内心的旅行(Mind Journey)。也希望我可以调整好自己的状态,自信和有勇气的面对新的生活和计划。我在写这些文字的时候,在听阿牛的歌曲——桃花朵朵开,我真的忘记他是马来西亚人了。

0
0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